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六十章林家遗孤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孟远,你起来说话。”

  沈妙倾说道。

  照孟远这副坚决的态度,这林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如今恐怕只有他清楚了。

  “刚才你说还林家一个清白,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冤枉的?”

  黎朗问。

  “因为当年我就在现场,亲眼看到老师和小姐被害。”

  果然,孟远知道内情。

  “当年发生了什么?”

  黎朗坐下抱手往后一靠。

  “当年的林家是梵洲将门之首,我的老师林正康是当时名震一时的将领,他为人忠厚仁善,多少名门子弟想拜在他门庭,与他结交。”

  “可老师他收人从不看家世出生,为了挑选合适的学生,他亲自前往孤儿院挑选,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的孩童,我和许宁便是他在孤儿院带回林家武馆。”

  “林家的学生起码有一半以上都是孤儿,武馆里有人教我们读书习武,老爷时不时来到演武场指导我们,这一进林家就是十年。”

  “我们夫人去世得早,林家只有老师和小姐,他们都待我们很好。我和许宁是老师加以培养的学生,时常被他邀请到家中亲自教导,小姐也很好客,每次到访她都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

  “记得有一点段时间,我们又一次到访林家,因为老师在招待客人我们不方便进门,就在院子里陪小姐的两个闺女。不久我就听到屋里传来老师愤怒的斥责声,说什么不和你们同流合污,赶紧滚出梵洲之类的话。最后还把几位客人赶出家里。”

  “那时候我只是匆匆一撇,没能记住那些人的面容,不过我记得他们都穿着梵洲官员的服饰。那些人走后老师气急败坏的屋里斥骂,小姐便独自去安抚。当时我也不敢多问。”

  “接下来的日子,老师在行政楼的工作处处遭受排挤刁难,最后还被停职调查。”

  “老师出了事也没跟我说们说什么,那时候小姐曾告诉我们,这梵洲就要成为别人的地盘了,林家恐怕是难逃一劫了。”

  “因为和一句话我一直惶惶不安,当天晚上就决定去问老师。可当我去林家的时候,林家的护卫全都不见了,大门紧闭。察觉到异样,我从后院的围墙翻进去,林家其他地方都熄灯了,只有大堂是热闹的,一群我没见过的护卫堵在大堂门口。”

  “察觉到异样,我偷偷从窗户潜入厨房,那里连接客厅,透过门缝,我又看到那几个官员,他们再和老师商量交易,说什么只要和他们合作,就能让老师恢复官职。老师誓死不从,最后被逼举枪自尽,小姐闻声赶来,争执之下被那些人用花瓶给打晕过去。”

  “之后那些人离开了,临走前还点了一把火。当时我被被吓坏了,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等人都走了,我才去查看情况。老师断气了,小姐也只剩下一口气,她最后嘱托我把她两个女儿给带走之后也跟着老师去了。”

  “听闻两个孩子还在家里,我逃离了现场,冲到卧房找人,可我寻遍了整个林家都没有两个孩子的踪迹。”

  “自那知乎老师就就被扣上一个畏罪自杀,杀害亲女的罪名。武馆也被迫关闭,我也无处可去,一直流落在外寻找小姐的女儿。”

  故事说我完,孟远满是悲愤和自责。悲愤自己亲眼看到老师一家被害被污蔑却什么都做不了,自责自己连小姐最后的嘱托也没完成,丢失了她最疼爱的女儿。

  “你也不要自责,你已经尽力了,你当时只是一个林家学员,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经不容易,你的老师既然是一个仁厚之人,又怎么会怪你。”

  沈妙倾看出他在自责,安抚道。

  “你说你一直都在找林家小姐的两个女儿,可有下落。”

  黎朗追问道,

  “算是找到了吧。”

  孟远看了黎朗,迟缓的点了头。

  “她在哪?”

  黎朗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这个……”

  “怎么了?”

  孟远似乎有难之隐,黎朗不安的凝眉。

  “我只找到了那个小女儿,她没事,她现在过得非常好,只是我没吧真相告诉她!”

  孟远说道,黎朗才暗自宽了心。

  “其实不说也好,她现在过得好,确实不因该让这些痛苦往事干扰到她的生活。”

  黎朗对沈妙倾说道,沈妙倾也认同的点了头。

  “我原本是想给林家洗冤之后在跟她说明的,不过确实没有必要让她徒添烦恼了。”

  孟远似是宽慰了。

  “这件事是梵洲境内之事,要想给林家洗冤,我还需要跟督长通报一声在做决定。”

  沈妙倾说道。

  “那就烦劳夫人了。”

  孟远俯首致谢。

  “那我现在就进会长府一趟。”

  说着便起了身离开。

  “夫人慢走。”

  黎朗将她送出门,目送她直至消失。

  沈妙倾一离开,黎朗脸上的温柔散去,关上门回身注视着孟远。

  “爷?”

  他主子的脸还是变得这么快。

  “你说你已经找到了林简的小女儿?”

  黎朗回到座位坐下。

  “是?”

  孟远有些心慌的点头,仿佛被黎朗一眼看穿的错觉。

  “她现在哪里?”

  语气沉稳果断,没有一点遮掩。

  “爷你问这个做什么?”

  黎朗可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想,想不通怎么突然打听起别人的事情了。

  “你别管,我只想知道她的下落。”

  黎朗语气凌厉。

  孟远对黎朗是绝对的信任敬重,既然他想知道,告诉他也无妨。

  轻叹一声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钱包,在他和温柔的结婚照片后抽出一张老照片,递给黎朗。

  “爷你看了这个就清楚了。”

  孟远说道。

  黎朗带着疑惑接过照片,看到上面的人时,双目顿时瞪大。

  照片上就是林家父女,本没什么特别的,唯一让他震惊的是林简的模样,温柔端庄,笑颜似玉,生的一副绝美容颜,眉眼轮廓都和沈妙倾七成相似,第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沈妙倾本人。

  “这是?”

  黎朗不可思议的看着孟远。

  “这是老师的女儿林简。”

  孟远回答道。

  “怎么会这样?”

  这也太太巧了,哪怕心里已经有答案了,黎朗一时间还来不及笑话。

  之前在林家废宅里找到的照片有破损,林简的面容不是很清晰,所以看不出什么。可现在孟远给的这张照片是那么明显,让他不得联想到沈妙倾。

  “林家落败之后我一直都在打听两个孩子的下落,多年未果,我辗转到了南洲打探消息,为了维持生活,就在爷您的酒吧工作,直到先督长大婚那年,我在酒吧见到了夫人,和小姐相似的面容。”

  “刚开始我也以为只是长相相似,后来我结识了柔柔,从她哪里得知,夫人是被洪城府收养,刚好就在林家败落那年。”

  “后来又调查了一番,打听道那一年二爷曾经到访过梵洲,从那里带回来一批人补充门庭,当中就有夫人,我才肯定了夫人的身份。”

  “所以这些年你一直呆在南洲,入南洲官场,也是为暗中保护夫人。”

  黎朗问道。

  “正是,对亏了爷提拔,才让我有机会保护老师的后代。”

  孟远点头表示。

  “我也没白提拔,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黎朗很欣赏他这一点。

  因为林家的知遇之恩,他早年四处游历,只为找到老师的恩师的遗孤,找到后又默默在身后效忠保护,几乎大半辈子的光阴都用在报恩身上。

  “这些年我陪着夫人四处游历,很多次都想向她说明,可就是开不了口。如今夫人尊贵显赫,比当年的林家不知道风光多少,我担心说了会影响到她。”

  孟远一直都在纠结。

  “你的顾虑是对的,现如今她已经不是林家的遗孤,二十南洲夫人,若是她的身份暴露,让人知道她是梵洲人,一定会动摇她的地位,现如今多少人看着夫人眼馋,恨不得拿捏她的把柄。”

  一个梵洲人在南洲手握重权,一旦让人认准这一点,南洲的官员定不会罢休。就算不深究,沈妙倾这个南洲夫人位置也坐到头了。

  “那因该让夫人知道吗?”

  孟远纠结。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交给我处理吧。”

  黎朗说道。

  “是。”

  这种费脑子的事他巴不得有人替他处理。

  “对了,你刚才说林简有两个女儿,夫人是其中一个,那另一个呢?”

  若是那大女儿不出意外,沈妙倾因该还有一个亲姐姐才是。

  “完全没有消息,当年二爷带走的女孩只有夫人一个。”

  孟远摇头说明。

  “这件事你有没有跟其他人提起。”

  黎朗又问,关乎沈妙倾的身份,这可是件大事,要是透露出去那就麻烦了。

  “是我昨天跟许宁提起过。”

  孟远坦诚说道。

  “你告诉他了?”

  黎朗顾虑。

  “是他见了夫人猜出来的。昨天他约我出去就是为询问这件事。”

  许宁见过林简,和沈妙倾长相相似,难免心中有疑。

  “爷放心,许宁他不会透露出去的,之所以打听也是为了给夫人的父亲一个交代。”

  孟远相信许宁的为人。

  “父亲!夫人还有父亲?”

  有一个重量级消息,压得黎朗快喘不过气来。

  “自然是有的。”

  谁生来还没个父亲。

  “这又是怎么回事?林简不是单亲妈妈吗?”

  “是,小姐命苦,她喜欢上我们武馆的学员,他只是个普通人没办法风光迎娶小姐,两人私下好上,还生下两个女儿。”

  “后来进了行政楼他当上了武官,被派到镇守边境,直到林家落难他都能回来,现在他已经是梵洲的高层武将了。”

  原来林简终身不嫁就是为了等一个人,真是个苦命的女人!

  s..book36650205691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