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六十三章命中人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那些往事也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这些人既然想听那就听吧。黎朗轻叹一声欣欣然的看向沈妙倾。

  “夫人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过,我曾顶着大雨上工,回家途中却高烧晕倒了。”

  沈妙倾脑子一转,点了头。

  “就是在那一天遇见了她,我晕倒路边。醒来的时候,雨停了,发现我身上盖着一条小毯子,额头还贴着一张退烧贴。身旁还坐着一个差不多五岁的小女孩,她撑着下巴一脸迷茫的盯着我看。”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黎朗的回忆依然是清晰的,清楚记得那个小女孩漂亮水灵的一双眼睛,带着茫然和好奇。

  一大一小的眼睛对视了好一会,直到黎朗双目发涩,眨了眨眼。

  “你是谁?”

  黎朗记得当时自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警惕眼前人。

  小女孩却半点没有畏惧,反而对他的单纯一笑,继而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果。

  “大哥哥,吃糖吗?”

  这下黎朗完全错愕了,看着眼前这个大胆的小女孩慢慢的松懈防范。

  “我生病的时候,妈妈都会给我吃一颗糖,甜甜的就不痛了。”

  小女孩歪了歪头,笑得纯真灿烂。

  黎朗盯着小女孩手中的糖果发了好一会呆。直到小女孩掰开他的手把糖果放在他手心。

  黎朗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看到远处一个穿着管家服的男人往这边招手。

  “小姐,该回家了。”

  “好,来了。”

  小女孩招手回应一声,起身离开。

  走了几步复又转回身,把自己的小雨伞送给黎朗。

  “大哥哥,以后出门要记得带伞,不然淋雨会感冒的。”

  叮嘱了一句,又是纯真的一笑。

  雨刚停,路上还有积水,小女孩踏着雨水一蹦一跳的回家了。

  她家就在不远处,是一座庄严的别墅,黎朗才发现自己身在公园里。大约是病得厉害,既然迷迷糊糊中走错路来到富人的居住区,看到公园里有座凉亭,实在支持不住了才随便找了个地方休息,晕过去都不知道。

  小女孩穿着雨靴雨衣还带着雨伞,大概是冒着雨出来公园玩耍才发现了昏迷的黎朗。

  黎朗盯着女孩子的家门,繁华庄重望不可及。坐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起身离开。

  几天后,黎朗再一次上工回家路过那个别墅区。那天因为下了大雨安保松懈,他才误闯了进去,现在他只能远远的望着小女孩的家。

  以他现在的寒酸的样子,别说进去跟小女孩说声谢谢了,就连小区大门都没资格进去。

  罢了!救过一次性命已经是万幸了,还指望认识她不成。人家是千金之躯,他贫贱如尘埃,身份有别,还是走吧!

  黎朗就是这样自卑的想着,失落的准备离开。刚迈开步忽的衣角被一只小手拉住。转过头还是那单纯天真的笑容。

  “大哥哥,你病好了!”

  小女孩开口就问道。

  “我……”

  是惊喜也是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小姐,不可以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还是那个照顾小女孩的管家,因该是追着小女孩而来,呼吸还有些急促。

  “叔叔,大哥哥又不是坏人。他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是好人。”

  小女孩还是个看脸辩好坏的主,黎朗觉得好笑又不好意思,还是头一会有女孩夸他好看。

  管家也无语了,他家小姐向来胆子大他是知道的。不过也很聪明懂事,从来不和陌生人搭话,今天怎么这么向着一个陌生人。

  不过眼前这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人长得确实很俊俏。穿着是寒酸了一点,不过衣服都洗得很干净,穿着也很整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因该不会有多坏的心思吧。何况是他家小姐主动缠上人家。

  于是管家只能任由她家小姐拉着这个好看大哥哥进了小区公园,赖着他陪自己玩游戏,自己和司机保镖紧跟在身后保护。

  小女孩在公园里玩耍,一会滑梯,一会堆沙,一会画画,全程都拉着黎朗跟在身边。小孩子想法单纯只想找个人陪伴自己,然而拉着大哥哥玩了这么久,他都是沉默不语的陪在身边,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那时候的黎朗虽然只是个少年,因为从小生活过得艰辛,心智已经和成年人差不多了。因为自卑并不敢太多接近小女孩,而是跟在他几步之外陪着她。

  黎朗不开心小女孩有没有心思继续玩耍,两人坐在秋千上轻轻晃动。正是入秋季节,秋风吹过,打响周围树叶的窸窣声,扫落枯叶,吹动发丝凌乱。又逢傍晚十分,日落西山,天边是不尽的红云晚霞,似是在脸上涂了一抹绯色。

  小女孩的目光一直好奇的盯着不苟笑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小孩子思绪简单,只知苦笑表达情绪,这个好看的哥哥一直没有笑过,一定是不开心。

  “没有。”

  黎朗摇摇头说道

  小女孩当然不会注意到他眼底暗藏的喜悦。

  只是他不擅长和人打交道,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笑?”

  小女孩问道。

  黎朗疑惑的侧头看她,难道开心就得笑吗?他体验不到小女孩的无忧无虑,女孩也不会懂他的艰辛。

  他们是不同阶级的人,不管是出生,生活环境都差得十万八千里。

  黎朗很高兴认识小女孩,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

  “我们不一样。”

  最后黎朗只能说一句。

  “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人,一样有鼻子眼睛嘴巴,哪里不一样了?”

  小女孩自然不会懂得这句话的含义,歪歪头问道。

  黎朗自然不会奢望小女孩会理解什么,只是看着天边的红霞。

  “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黎朗问道。

  “不怕啊,妈妈说过喜欢吃糖的孩子都不会是坏人。”

  小女孩天真的说道。

  黎朗募的耳朵红了。

  “大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你生病了他们都不在你身边?”

  小女孩十分不理解。

  “我没有爸妈。”

  黎朗说道。

  “大哥哥没有爸爸妈妈?”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小女孩睁大了那双清澈的双眼。

  “没有?”

  “那你有家吗?”

  “算有吧。”

  “有姐姐吗?”

  “有个好朋友。”

  两人你这么一问一答的聊着,知道夜幕降临,黑夜吞没了天边最后一抹绯色晚霞。他们相约着下一次见面之后,女孩回家了,黎朗也离开了。

  从那以后,黎朗每当路过那别墅区,那片公园,小女孩都会在哪里等他,她总是随身携带几颗糖果,见到黎朗的时候总会歪着脑袋,带着最纯真的笑容,捧着糖果送给黎朗。那是黎朗艰苦日子里最甜蜜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老天爷有意跟他做对一般,要把他最有一点甜蜜也带走。那一天为了多赚一点钱,他下工很晚,用着自己攒了好多天的钱买了一个漂亮的小蛋糕,满心欢喜的准备送给小女孩。

  那是候已经是入夜了,已经耽误了和小女孩相约的时间,他小心翼翼的护着蛋糕,一路快跑,只盼小女孩还在公园等他。

  可他赶到时,小区已经闭门禁止外人探访。

  看着怀里的蛋糕,再不吃就要融化了,黎朗不甘心,凭借着自己不错的身手,他偷偷潜入小区,找到小女孩的家。

  看到的是,整片区域最繁华庄重的别墅,已经被淹没在熊熊烈火之中。

  黎朗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手里的蛋糕滑落在地,摔得稀烂。

  黎朗顾不上这些,他想冲进去救小女孩,却被消防人员给拖走了,什么都做不了。

  自那之后,他经常来到那片别墅区,却没有人在门口等着给他开门,也没有人满心欢喜的捧着几颗糖送给他。

  不过他总能听到那片区的人在议论小女孩一家,说是那一家人都已经全部丧生。

  听了这些,黎朗一路狂奔离开,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终于像一个少年一样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这一段过往很短很美好,也很残忍,黎朗从没有人跟人提起过,现在提起来。现在提起来有甜蜜也有心酸。

  “…………”

  沈妙倾肖彻阿衍朱容珹听完这段故事,都陷入死寂当中。

  “故事说完了,你们想笑就笑吧。”

  看着他们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黎朗愠怒更多的是不好意思,耳跟都羞红了,头一回跟人讲自己少年密事,好丢人啊!

  “有些狗血,不过也没什么嘛,很稀松平常嘛。”

  阿衍先发表意见,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恋。

  “原来不是恋爱史啊!”

  朱容珹觉得惋惜。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你连续一个多月都回来得很晚,原来是偷跑出去玩了。”

  肖彻更是抓不住重点。

  “……”

  黎朗无语了,搞了半天没人因为他的故事而感动!看来他真是多心了!

  “后来呢,那个小女孩她是真的葬身火海了吗?”

  只有沈妙倾听得津津有味。还为小女孩赶到惋惜。

  “开始我也以为是,之后我才知道,小女孩并没有葬身火海,我不知道她去哪了,也就没再见过她。而我就开始做起生意,买下她家的别墅,就等着她回来。”

  黎朗说着,笑意浅浅。

  “那她要是不回来了呢。”

  沈妙倾有些急了,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黎朗。

  “那没关系,我也会继续等啊。”

  黎朗笑着说,眼低藏不住的期待和深情。

  沈妙倾轻笑,不知说些什么好。就是心里好疼,是羡慕也是嫉妒。

  难怪黎朗至今为止都还没有娶妻,原来是在等他的命中人。

  s..book36650205692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