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七十二章孽缘不可追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是参加生日宴,可沈妙倾连一口茶水的机会都没有喝上,中途就被朱容琛众目睽睽之下硬拉离开。

  被朱容琛强制带到暗香院,这座他已经准备多年的婚房,别院一直有人打理,种的是沈妙倾喜欢的花草,屋里布置的是她最适应的简约风格。

  “会长。”

  “夫人。”

  暗香院的佣人刚循例打扫完毕,准备离开就看到两人进了院子。

  “都退下。”

  朱容琛打发走多余的人,拉着沈妙倾进屋关上门。

  “暗香院不是不允许其他人进来吗,爷怎么把夫人带过来了?”

  两个女佣退出院门,忍不住怀疑。

  从她们负责打扫暗香院开始,朱容琛就特别吩咐过,除了平日里负责打扫的人员,其他人一律不得进入,就连孙羽晴都不能踏进别院。

  “这还不懂,恐怕这暗香院就是给夫人准备的。”

  另一个女佣倒是看到透彻。

  “意思是,夫人可能要回南洲府了?”

  这些两个女佣都是南洲府的老员工了,沈妙倾还在南洲府的时候善待员工,待人亲切,给过不少恩惠,这样的主子她当然乐意伺候。

  “都和会长回房了,想来是快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要人误会都难!

  一进屋里朱容琛就把沈妙倾推到在沙发上,迫不及待的想要亲吻她。

  “慢着。”

  沈妙倾抬手捂住他的嘴。

  朱容琛不甘心继而栖身压下来,沈妙倾弓膝盖抵住他的肚子,他想要锁住她的手腕,她反手一按阻止他,他攻她就挡,沈妙倾武道在朱容琛之上很轻易就化解了他的攻势,朱容琛没占到半点便宜。

  “小琰,你这是做什么?”

  朱容琛不高兴了。

  明明是他轻薄别人,反倒这么理直气壮。

  “这话因该我问你才是,二爷,你太放肆了。”

  沈妙倾是真的气了,语气都变重了许多。一把推开朱容琛,从沙发上起来,整理了妆容。

  “我们又不是没做过,害羞什么。”

  朱容琛没有在意她的脸色,又重新握上她的手,双目含情,暧昧的说。

  她了解沈妙倾的性格,直来直往惯了,若是不对她发起攻势,她定然不会停下脚步。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早就不记得了。”

  她不敢回忆也不愿意去回忆。

  “没关系,我还记得。”

  虽然只是酒后情迷,强迫她做了一夜夫妻,却让朱容琛回味到现在。

  那一夜对朱容琛来说或许是似水温情,可对沈妙倾来说却是刻骨剜心的折辱。被自己信赖的人欺辱,她怎么可能不心痛。

  “二爷,我是你嫂子,不管以前我们发生过什么都只不过是一段孽缘罢了,我也没想过再续前缘。”

  沈妙倾甩手起身,距离朱容琛一米之外的地方,背对他站着。

  朱容琛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他一声叹息,向她走了过来。

  沈妙倾警惕的回身,又退后了几步。

  “你别再靠近了。”

  沈妙倾警戒一声,他便不动了。

  “小琰,大哥已经走了两年了,我知道你把他看得很重要。可我们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我不求别的,就想留你在身边而已。”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对这一次的来不易的机会格外的珍惜。说他霸道也好,自私也罢都无所谓。

  “我们没有可能。”

  深妙倾态度很坚决。

  在她嫁给朱容瑾开始,就已经完全断了和朱容琛的情分,现在他们可以做伙伴,可以做家人,却做不了夫妻。她对他没有男女感情。

  曾经的一夜荒唐,就当做茫然无知,年少轻狂。

  现在她只想履行自己的职责,护着自己喜欢的人。

  下半生她早已经做好孤身一人的打算,怀揣这那份隐秘的爱意,默默的守护那个人,她这一生已经别无所求了。

  “小琰,你是没有新的打算,还是不想跟我在一起?”

  若是前者,那么他还有可能,若是后者只能说明沈妙倾还在怨恨他。

  沈妙倾抬眸注视他,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

  “是没有打算。”

  她也不是针对朱容琛,是真的没有打算。

  她对黎朗是有过一丝向往,当得知他心中有等待的小女孩,她便选择继续隐藏这份爱意,不会去打扰他。

  一个人也挺好的!

  朱容琛似是喟叹一声,欣然一笑。这样也好,只要沈妙倾没有再婚,那他就还有机会。

  “我先回去!”

  沈妙倾是不敢继续和朱容琛单独相处。毕竟有前车之鉴,就怕他再受什么刺激对她强来。

  虽说以她现在的身手,朱容琛是绝对占不到便宜。可她怎么说也是个会长,这种强迫硬来的事情传出去,不止他面子上过不去,自己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沈妙倾被朱容琛带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可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生日宴上大都在议论纷纷,几乎认定了沈妙倾和朱容琛要再续前缘。

  宋以晨不放心便出了宴会去找人,对南洲府的地形他是熟悉的,只是不知道朱容琛会带着沈妙倾去了哪里。

  只能先往朱容琛的别院去找一找。不曾想还没找到人,倒在中途装上上了让她含恨半生的仇人。

  “孙旭?”

  孙羽晴的哥哥。

  这个人曾经害死了她的姐姐,她为了报复,本想抓了孙羽晴报复,却无意错抓了沈妙倾。

  如今在遇上他,宋以晨心头的愤恨依旧没有减少。

  孙旭本打算去参加妹妹的生日宴,无意撞见昔日故人,先是一愣,而后轻蔑的一笑。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好像叫宋什么来着。”

  当年宋以晨曾经告过孙旭,让他吃了一场官司,这件事孙旭一直没有忘记。

  “你这个畜生还敢出现在这里?”

  宋以晨恨得咬牙切齿。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如今我妹妹可是南洲府的首领夫人,我们孙家今时不同往日,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了。”

  孙旭极为得意。

  “老天爷真是不长眼,怎么没让你这个畜生下地狱。”

  姐姐宋以微被害死后,她把这个人告上法庭,奈何他利用钱财打通关系,加上妹妹又是朱容琛的未婚妻,最后既然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她心有不甘才想出报复孙家的想法,让人更痛心的是,害了无辜的沈妙倾。

  “下地狱,哈哈哈,只有你们这种卑贱的人才会下地狱。”

  孙旭狂妄自大。

  当年凭借这家里的关系逃过一劫,现如今妹妹有成为南洲府的夫人,孙家因此沾光,风光无比,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宋以晨。

  “再看看你,我记得你因该进了大牢,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还穿着佣人的工作服,是那个人不长眼的把你保释出来的?”

  宋以晨现在穿着庄园的工作服,孙旭就能确定她不是南洲府的人,只要不是南洲府的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我家主子其实你这种人配提的。”

  在他面前提沈妙倾她怕脏了沈妙倾的名誉。

  “你对你家主子还真是忠心耿耿。这样,他给了你都少好处,我出十倍,今晚你来陪我怎么样?”

  说着轻佻的摸了宋以晨的脸。

  宋以晨简直恶心到不行,拍开他的脏手。

  “其实你比你姐姐漂亮多了,我当年就应该把你带走才对。”

  孙旭绕着宋以晨走了一圈,面露邪恶的表情。

  “你早晚会遭报应的。”

  宋以晨指着他大骂。

  “有话好好说,干嘛这么大火。”

  孙旭顺手握住宋以晨的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对她上下其手。

  “孙旭,你这个畜生。”

  宋以晨挣扎着,被锁在怀里侵犯,却无力反抗。

  “别啊,要是把人叫来,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你说他们会相信我这个首领夫人的哥哥,还是你一个女佣。”

  一边威胁着,一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混蛋。”

  宋以晨挣扎着咒骂。

  她不能随便大喊,要是把人引来了可能和孙旭所说一样结果,被他反咬一口。如今这南洲府已经不是她们能做主的地方了,事情闹大了沈妙倾脸上也挂不住。

  孙旭得意之际,打算把宋以晨拖进房里。突然间,一只修长的手落在他肩头,只是一拽便把他拉开,随之而来的就是腹部一脚,他被人扣押跪地。

  “夫人?”

  宋以晨一回头,看到沈妙倾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委屈落泪,揪着衣领向她跪下。

  “哪来的禽兽,也敢在南洲府放肆。”

  沈妙倾狠厉的眸子对上孙旭,她要是再来晚一点,宋以晨就被他拖走了。

  “你什么人,快放开我。”

  孙旭没见过沈妙倾,更不知她的身份。被人这么按跪在地,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像疯狗一样叫喊。

  “以晨,这人哪来的?”

  沈妙倾并没有理会他,转而询问宋以晨。

  “夫人,他是孙羽晴孙夫人的哥哥孙旭。”

  宋以晨含泪抬头,攥紧了拳头。

  “哦,孙羽晴的哥哥,就是你啊?”

  沈妙倾低眸扫了一眼孙旭,穿的倒是人模人样的,干的却不是人事。

  就是这个人害死宋以晨的姐姐,沈妙倾一直想找个机会给宋以晨讨个公道,却因为工作耽搁了,眼下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正好她刚才在朱容琛哪里受了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出,暂且就拿这个狂妄自大的人出出气。

  “知道我是谁了还不放开我,对首领夫人的亲属无礼,当心吃不了兜着走。”

  孙旭还真以为有孙羽晴这个靠山就能为所欲为。

  可沈妙倾是谁,四海嘴尊贵的夫人,首领见了她都要点头致敬,还会顾忌一个没名分的孙羽晴。

  当场就几脚踹了过去,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自己也给宋以晨出口气。

  s..book36650205692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