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七十七章认可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刚才无意听闻舅爷的忧虑,黎某倒是有计策可解当下顾虑,不知舅爷可愿意一听。”

  “先生有何计策?”

  沈长岩惊奇。

  “先会长虽然不在了,他还有一双儿女,舅爷既然顾虑后继无人,为何不以沈家的名义收养两个孩子,先会长之子加以辅佐教导也能当大任。”

  “可以吗?”

  沈长岩从未想过,毕竟是首领之子,不是什么人想收养就能收养的。

  “只要夫人和会长同意便可,以您现在的身份,向会长申请他是不会拒绝。”

  黎朗喝了口茶说。

  “先会长之子身份何其尊贵,即使将来不上任会长,也可以继承一方之地,若是沈家来抚养,足够彰显沈家的地位,我可以试一试。”

  沈长岩想了想不失为一条妙计。

  “虽说两个孩子身份尊贵,可没有父亲撑腰也不过徒有虚名。沈家来抚养一来有了厚实的靠山,保证他们的地位,二来也是为了保护他们平安顺遂。”

  “南洲府已经无暇顾及孩子,若会长有一子更加没什么地位了,倒不如退一步回到沈家养精蓄锐。”

  黎朗分析其中利弊。

  在南洲府现已经没有两个孩子的位置,回到沈家就不一样了。

  “先生说的极是。”

  沈长岩认同。

  “需要这么麻烦吗?”

  朱容珹听得有些糊涂了。

  “当然需要,倘若会长现在有了孩子,你觉得和先会长的孩子相比,谁当会长的几率大。”

  黎朗反问他。

  “南洲当选会长从来能者居之,是靠选举的,也不一定是首领之子才能胜任。”

  若是没有能力就算是首领之子也会被来下台。

  “话是这么说,可人们更愿意拥戴条件最好的,就好比先会长和现任会长,他同为首领之子,二人都有能力,为什么先会长一开始就是众望所归。”

  “因为大哥贤明,深得人心?”

  “不止如此,还有他自身条件,相比现任会长,先会长家世优越,更容易满足拥戴者的期望。”

  “以此类推,先会长的儿子与现任会长的儿子,人们的目光也会汇聚在条件更好的那个人身上,另外一个总要受冷落。”

  “等过个十几二十年没人记得先会长,他的子嗣也会随之淡忘,谁还会支持一个默默无闻的首领之子。相反,回到沈家整个家族的精力都放在他身上,有好的条件培养,更多人的注意力在他身上,将来不成才也难。”

  “我明白了,这就是金子放在珠宝堆和石头堆里的区别,前者容易埋没,后者发光发亮更容易发觉。”

  朱容珹大悟。

  “就是这样,这也是个收买人心的手段。”

  “我学到了。”

  又上了一课,朱容珹悄悄记下黎朗的指导。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同意把孩子寄养在沈家。”

  沈长岩顾虑。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带到沈家照顾,只需向会长争取抚养权,让夫人时常带着孩子回沈家住几天,以此表明立场。”

  孩子年纪还小,离不开母亲照顾。好在两孩子都跟着沈妙倾住在外面,可以随时回沈家。

  “那好,明天我就向会长说明,至于夫人哪里?”

  沈长岩把目光锁定在沈夫人身上。

  沈夫人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妙倾和阿初哪里我会说明,只要为了孩子好,她们会同意的。”

  沈妙倾和阿初那里倒是好说话,她们也不会甘心孩子埋没一辈子。何况沈妙倾对黎朗绝对信任,他的主意没理由拒绝。

  “今天就多谢先生献策了。”

  沈长岩向他点头致谢。

  “舅爷客气,卖弄技巧,无须挂怀。”

  黎朗也点了头。

  作为外甥当然要照顾一下自己舅舅。

  而且现在南洲府已经易主,他和母亲能仰仗的只有沈家了,帮他就是帮自己。

  “不得不说,先生和先会长真的很像。”

  沈长岩上下扫视了黎朗一圈。

  “您说容貌,很多人都这么说。”

  黎朗和朱容瑾本就是亲兄弟,长相相似,后来按照他的容貌修整过,自然一般无二。

  “不是,才学也很像,先会长生前也是学识渊博,看事能力精准透彻。”

  “哪能和先会长相提并论。”

  表面谦虚,心里倒是挺得意的。

  那当然,他的才学可是朱容瑾手把手教出来的。

  “我倒觉得先生比容瑾能耐多了。”

  沈夫人借机赞许儿子。

  朱容瑾才华过人,到底没有黎朗经历得多。一个养在温室的花朵注定要比经过飞吹雨打存活的花朵脆弱得多。

  “母亲,老师说过,人和人所处的环境不同,经历不同,受到的熏陶有差异,大哥和老师各有各的好,是无法比较的。”

  朱容珹对沈夫人说。

  “你说的是,是母亲愚昧了。”

  到被晚辈教训了一顿,沈夫人难为情的笑了。

  “我儿真是长大了。”

  宁夫人表示宽慰。黎朗的确把他教得很好。

  “不过你刚才这段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沈夫人垂眉思索。很久之前他好像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话。

  闻黎朗干咳两声,喝茶掩饰心虚。

  沈夫人瞬间明白了,这话不就是朱容瑾曾经说过的吗?

  她微微摇头笑了,这黎朗是把他大哥的还当做教材原封不动的教给朱容珹了。

  眼看天色已晚,沈夫人朱容珹将神沈长岩送出庄园。

  “长岩,家里一切拜托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临别前,沈夫人不忘祝福弟弟。

  “嗯。”

  沈长岩点了头,眉头一紧心头仍有疑惑。

  “这黎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他跟容瑾到底是有什么关系?”

  两人实在太像了,无论样貌还是才学。

  “一时也跟你说不清楚,以后再跟你解释,你只需知道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沈夫人淡淡一笑,神情藏不住的慈爱与欢喜。

  “行吧,那我也不多问,大姐你自己多保重。”

  只要沈夫人高兴就行,至于黎朗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

  “舅舅慢走。”

  朱容珹躬身送行。

  “好好努力,你有个好老师。”

  沈长岩拍拍朱容珹的肩膀说。

  虽然搞不清黎朗的来历,可从刚才短短的相处,那人的确很有本事。

  告别沈长岩,朱容珹搀扶着沈夫人回去,途中他不禁疑问:

  “母亲,您和老师为什么不相认啊?”

  “不是不认,而是时机未到。”

  沈夫人回答。

  “真希望老师早点认祖归宗,这样以后南洲府也好,沈家也好都有个寄托。”

  朱容珹叹息道。

  “你就不怕他回来了,会成为你一大障碍。”

  沈夫人轻笑。

  “老师才不会呢,他教我那么多,就是为了让我早日继任。如果将来他成为我的阻碍,也只能说明我能力不够,我也心甘情愿输给他。”

  “那你可要更加努力,将来做一个无人可取代的会长。”

  “人的天赋有限,我知道自己的能耐,恐怕在努力也不会超越大哥和老师。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当选会长,早就打算做个地方首领安然度过一生,谁想突然这么大的担子压在身上,实在有些措手不及。”

  “所以现在你哥亲自来教导你,你只要用心学习,也会是个出色的会长。”

  “我会尽力。我现在总想若是当年老师没有流落在外还会有今天的局面吗,他这么睿智的人,只怕更得人心,这会长之位都没有大哥二哥和我的份吧。”

  要是黎朗从小就在南洲府成长,经过最好的培养,几兄弟之中因该没人比得上他。

  “那不一定,你哥他小时候特别顽皮,也不喜欢学习,要真的在南洲府长大,或许会成为个纨绔子弟。”

  若不是形势所迫,黎朗怎会受那么多苦,把自己磨练得无懈可击。他本该无忧无虑的做个世家公子活在家人的庇护之下。

  “是这样的吗?”

  是受了什么样的苦才让一个不爱学习的人变得满腹经纶。

  “别看你大哥和老师是亲兄弟,两人的性格是完全相反,你大哥生性内敛沉稳好学拘谨,而你的老师性格活泼狡猾散漫。”

  这兄弟两小时候,沈夫人最头疼的就是小儿子性格太活跃,没有哥哥懂事,总是拿他没办法。

  “可我看他不像啊!”

  从朱容珹得知黎朗这个人之后,在他印象里一直都是稳重睿智的存在,根本不像沈夫人说的那样。

  “那可能是他装出来的,你老师小时候就有个毛病,特别能装,一闯祸就装可怜,几乎每次我都被他蒙骗了。”

  那时候沈夫人总被小儿子气得不清,可现在回想,那段时光他他们母子短暂而深刻的温馨了。

  “没想到老师还是这样的人,他就没有害怕的人吗?”

  朱容珹觉得有意思,追问。

  “有啊,就是你大哥。”

  明明是个小滑头,却偏偏害怕一本正经的朱容瑾。

  只要沈夫人拿黎朗没办法,她就请朱容瑾出马,保证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原来老师最怕大哥,不因该啊?大哥很和善的。”

  朱容珹又糊涂了。

  “不是怕你大哥会打人,是怕他讲道理。你老师闯祸以后,就把他拉进房间里关起来,给他讲半天的大道理。”

  说着沈夫人忍不住笑了。那时候母子三人虽然清贫,却十分满足,比起做首领夫人,她更愿意回到那段只有母子三人的时光,做个平凡的母亲。

  “真是一物降一物。”

  朱容珹也笑了,没想到无所畏惧的老师,既然害怕端正和善的大哥,还真是兄友弟恭。

  s..book36650205693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