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第三十七章 邻居靳可竹?

小说: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作者:若朝兮 更新时间:2021-11-16 13:02: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陆晨想法频动,六师姐不是事业心很强的人,如果可以,她肯定乐意一直呆在燕京和大师姐一起才对。特意跑柳城过来,做什么?

  “二师姐跑去当明星了,现在发展很好,大红大紫。”

  陆晨忍不住一笑:“我就说,当演员太合适了。”

  陆晨想起山谷中的日子,二师姐就是个戏精,一不小心就给陆晨来个情景剧。一会儿和陆晨搞个生离死别,恋人难近的生死恋,一会儿和陆晨来个父女、兄妹、母子戏码。不做演员,那才白瞎。

  “三师姐我不大清楚,四师姐就行医咯。五师姐和小七不大清楚,你也知道,她们两个一直都神神秘秘的。”

  两人正聊着陆珂从楼上下来:“哥哥,姐姐,你们回来啦!”

  顾凝兮笑着起身:“是啊,给你做大餐!”

  顾凝兮动动脚,发现落地完全不成问题,只有隐隐一丝疼痛。陆晨的医术着实不赖呢!

  “今晚我让你们看看我的厨艺!”

  ……

  “哇,姐姐,好好吃!”

  “喜欢呀?那以后姐姐都给你做。”

  “嗯嗯。”

  “我也要。”陆晨。

  “来姐姐房间,晚上让你要个够。”

  “……”陆晨轻咳一声,六师姐开车功底一如既往的强悍。

  ……

  夜渐深,陆晨坐在顶楼露屋檐上,遥望远空。繁星点点,明灭不定。天气入秋寒风萧瑟,偶有清风吹拂,扬起陆晨睡袍,猎猎作响。

  安静的环境让陆晨心生平静,平息了复仇欲,平息了三年厮杀的沸腾热血。

  “师尊说我迟迟突破不了第三层是我心境太急躁,让我静下来。”陆晨喃喃道。

  “大仇未报,谈何平静?”

  “未手刃仇人,我如何静心?”

  陆晨面对任何场合都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对于血仇之事,无法平静。面对仇人他表面上可以冷静以对,但内心深处早已风起云涌。

  “嗯?”

  突然陆晨看到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是一位模样清丽可人,看起来纯欲美丽的女性,正是那靳可竹。她正背着粉色双肩包,往不远处的别墅走去。只是她此刻面色略有愁容,兴致不高,微微低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住这里啊?”陆晨微愕,“我记得以前不是啊,看来这几年她爸爸公司发展得不错。”

  陆晨当年上的学校是贵族学校,当时靳可竹家里还不是那么有钱,在学校时常被欺负。初中阶段的学生叛逆期,校园霸凌就是这个年龄段。靳可竹便是被霸凌的对象……

  那个贵族学校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有了等级划分,家族豪门是一级,普通有钱人是一级,还有一个是择优录取的普通人。靳可竹属于第二级,也是属于被欺负的。

  当时陆晨去过靳可竹的家,是一栋比较不错的公寓,现在住进别墅区,看来这八年来有很大的提升。

  陆晨单手支着下巴看着靳可竹走进家中庭院,微微而笑,他心中在想,该怎样去回报靳可竹。当年之事,恩情大过天。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顶着无数压力来收尸,哪怕是至亲都未必有这样的胆子。

  女人的第六感很奇妙,靳可竹好似感觉到了什么,扭头往陆晨方向看了过来。

  两人距离大概几十米,虽然月夜朦胧,她还是隐约看清陆晨的模样。

  “是你!”靳可竹讶异。

  陆晨被发现,无奈笑了笑,对着靳可竹招手。

  靳可竹螓首一歪,有些疑惑,她见过这栋别墅里的主人,是一位很漂亮的姐姐,这个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来我家做客呀!”靳可竹唤道。对于早上帮了自己的陆晨有好感,她也想回报一下陆晨。

  陆晨看看自己的睡衣:“我换套衣服。”

  “我在这里等你。”靳可竹招手。

  换过衣服,陆晨来到靳可竹家门口。靳可竹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陆晨想到刚刚她脸上的愁容,心中一动:“在想什么呢?有什么麻烦吗?”

  靳可竹抬起头,挤出笑容:“没有呀,进来进来。”

  看来是有!陆晨暗道。

  和靳可竹走进别墅内,里面灯火通明,装修风格比较冷,冷色调的装修让这个家里显得有特色,却少了几分人情味之感。

  “来坐,我给你泡茶。”靳可竹放下粉色背包,小跑到旁边柜子取出茶叶。

  陆晨张望一番:“你家里就你一个人住吗?”

  “爸爸出差去了,妈妈估计还在公司加班。”靳可竹无所谓道,“他们两个都是工作狂人,家里一般只有我在。”

  说完靳可竹警惕盯着陆晨:“你该不会准备趁着我家没人对我做点什么吧?”

  陆晨突然变脸,一脸“淫笑”:“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伪装了。”

  “……”靳可竹翻了翻白眼,“表情也太不像了,不够凶狠,不够猥琐。”

  陆晨感慨:“怪我,长得太帅了,当坏人都没人信。”

  “呸,臭美。”靳可竹轻啐一声。

  靳可竹亲自泡茶,陆晨心念流转问道:“你刚刚看起来心事重重,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靳可竹动作一顿,还是笑道:“没有啊。”

  陆晨深深看了眼靳可竹:“如果有事要帮忙尽管说,我一定会帮你。”

  “唔。”靳可竹明眸轻眨,聪慧的她忍不住问道,“我们以前一定认识对不对!”

  “哪有,不认识。”陆晨矢口否认。

  “不可能,一定认识!”靳可竹盯着陆晨,“首先第一点,如果不认识你为什么会这样说,一定会帮我?我们才刚刚认识,凭什么一定去帮一个你不认识的人?这不现实。第二点,今天早上你叫我靳小姐!我可不记得我自我介绍过!如果你不是早认识我,为什么知道我姓靳?”

  陆晨一怔,靳可竹捕捉细节的能力还真强,这点上竟然露了马脚。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靳可竹道,其实她还有第三点,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陆晨很熟悉,这种熟悉感说不清道不明,但她总觉得一定认识,甚至……很熟悉!

  陆晨犹豫许久,抬起了头,看着靳可竹。

  “说吧!”靳可竹眼中有几分得意,猜中了吧!

  “不认识。”

  “不可能,那你怎么会知道我姓靳!”

  “因为我暗恋你好久了,暗地里打探过你的消息,知道了你事情。”陆晨随口胡诌,关于自己的身份,他还是不能说。复仇大业不简单,他生怕牵连了靳可竹。

  “啊?”靳可竹愣住,大眼睛忽眨忽眨,半天没回过神。喜欢自己,这个答案她实在没想到。

  可是,这个说辞靳可竹又觉得很合理,毕竟和她表白的人确实太多了。只要出门一定会有人和她要联系方式,学校里表白的同学更是数不胜数。

  “本来是想隐藏一下的,可你都问到这个份上了,没办法。”陆晨“无奈”道。

  靳可竹忸怩了,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反而是把自己整被动……

  陆晨见状笑道:“不用有心理压力,我虽然喜欢你,又没说要追你。就让我默默喜欢着就好了,你别想太多。”

  陆晨这说辞把靳可竹整不会了,见过无数表白的男同学,可也没听说喜欢了但不追你,那还表白干什么?

  靳可竹原本对陆晨是有些好感的,可这话一说她不知所措。和陆晨搞对象?这是不可能的事,才刚认识,彼此不够了解,说恋爱太早太早,即便是有熟悉感。而且自己……

  “你……”靳可竹犹豫许久开口,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陆晨笑道:“都说了不用有压力,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你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麻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