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第七十一章 慕南歌!

小说: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作者:若朝兮 更新时间:2021-11-16 13:02: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咯吱咯吱!

  顾凝兮死死咬着牙,转身坐回椅子。

  顾凝兮当时就昏了过去,再醒来就是在山谷之中,她被燕南归救走了。

  出山谷后她先和大师姐一起开办公司,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而后独自一人南下,来到柳城,开始了自己的调查!她要查清楚当年胁迫母亲的人是谁!那家科研小组是什么公司的!害得她们家破人亡的仇人是谁!她要复仇!

  这一查就是一年,对方远比她想的更加隐蔽,即便是她,也只查到一鳞半爪。

  “罗家,是罗家么!”顾凝兮紧锁眉头,查到现在,她还是没法完全确定!

  对方的行动隐蔽到不可思议,以她的水准都摸不大清。就好像有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罩住了柳城,让她调查处处受限,根本找不到一点头绪。

  一直到前些天,才有了些许讯息。

  “罗家,罗家。”顾凝兮手指瞧着桌面,思绪飘飞。

  “正常调查渠道证明,很难有进展。得用别的方式试试看了……”

  ……

  一栋别墅之内。

  韩承天悠闲靠在沙发上,品着红酒,看着电视。

  “孟祥天,有事?”韩承天淡淡道。

  旁边站着一位男人,正是派手下对顾凝兮出手的孟祥天。

  孟祥天说道:“那个女人有点难缠,还在用各种角度曝光。”

  韩承天不屑一笑:“有我韩家一句话,谁敢让她出头,安你的心。”

  孟祥天微微舒了口气,想了想道:“对了,有件事还没有和您报道。”

  “说。”

  “顾凝兮身旁有个高手,首次出师不利后我派了许前辈去,结果被对方一招秒杀。”

  韩承天眉头一挑,又突然冒出的高手?秒杀玄级高手?

  “那个人很年轻,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韩承天一愣,年轻,秒杀玄级高手,这么巧么?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韩承天问道。

  “这倒是不清楚,我可以去查查。”

  “嗯,查查看。”韩承天念头流转,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我的人一直都有在盯着,我到时问问看。”孟祥天说道。

  “好。”

  ……

  陆晨下楼,突然想到慕南歌。慕南歌两次帮忙,他心中对慕南歌颇有好感,既然来了这里,就去看看她。

  慕南歌的公司名为南笙时创,破有意思的名字。是一家服装公司,走的是潮流品牌。目前柳城方面,南笙时创的潮流衣物颇受年轻人喜爱,在国内也小有名气。

  慕南歌曾经是服装设计出身,初期的衣服都是她亲手设计,现如今公司内多位知名服装设计师,已经用不上她亲自出手。不过偶尔技痒,也是会设计上几件。

  来到南笙时创楼层走了进去,前台小姑娘看到陆晨的模样愣了片刻,好帅啊!

  “先生您好,请问你是……”

  “我找你们慕总裁。”陆晨道。

  “请稍等。”前台小姑娘给里面打电话,“先生贵姓?”

  “燕。”

  没一会儿前台小姑娘便笑道:“请跟我来。”

  这个燕字,慕南歌显然懂了。

  里面有办公区,有设计师专属办公室,有服装展示厅,有会议室。陆晨暗自颔首,挺齐全的。

  来到慕南歌办公室前,前台小姐姐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慕南歌清冷的声音。

  推门而入,慕南歌正坐在沙发上品茶。眼眸一抬,略有讶异:“坐。”

  前台小姐姐离去,陆晨在慕南歌前头坐下:“不上班在喝茶啊。”

  慕南歌淡淡道:“累了。”

  “倒是你。”慕南歌怪异,“一周时间,能出来了?”

  “都说了我是神医。”陆晨笑道。

  慕南歌黛眉微蹙,难道是真的?这几天赵馨岚不断给她打电话,就是因为陆晨的事,认为陆晨太任性,他的伤势太严重了!

  在赵馨岚眼中,这种伤势半个月能下床就不错了。可现在才一周,陆晨就活蹦乱跳?

  慕南歌真的有些怀疑了,唔?等一下,隐约听书过燕南归懂医术,不是传闻?是真的?还传给了陆晨?

  “其实和我体质也有关系。”陆晨道,“我的体质异于常人,恢复速度是常人数倍。”

  这一点不假,修罗决第一层的修炼需要用各种草药打熬,这些药材的特殊药性改变了陆晨的体质,加上修炼了修罗决,让他的恢复速度很惊人。

  “……”再怎么说在普通人眼中也太恐怖了些,那般爆炸下还能如此迅速恢复身体。

  “这几次,都承你的情,如果你有什么忙需要帮,尽管说。”陆晨道。

  慕南歌淡笑:“退婚,这是唯一要你做的事。”

  “好说,过年我和你去一趟燕京。”陆晨道。

  慕南歌点头:“到时候我通知你。”

  和慕南歌闲聊几句不疼不痒的话,陆晨准备告辞。和慕南歌现在只能算熟悉,说朋友都挺勉强。两人聊天甚至有几分不自在,陆晨也不逗留。

  正要开口时,推门进来一位秘书,着急说道:“慕总,事情不妙了,那群人又来闹事了。”

  “嗯?”陆晨一顿,没动。

  慕南歌看了眼陆晨,还是说道:“具体怎么回事?”

  “就在大厦楼底下,那群人非要说我们的衣服染色颜料有毒,皮肤开始腐烂,说要赔钱。”

  慕南歌神态自若:“问他们要多少,合理范围就赔。”

  “啊?”女秘书一愣,“真要赔啊?我们的颜料肯定没问题啊!”

  “去。”

  “……是。”

  女秘书离开,陆晨笑道:“好办法。”

  其实对南笙时创这样的大公司来说,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染色颜料中毒,这件事可大可小。或许不是真的,但谁在意呢?这样的事闹大了,对南笙时创总会有影响。

  对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钱,给了就是。

  慕南歌起身:“算不上好办法,只是最基础的保险而已。”

  “别无他法,不是么?”陆晨笑道。

  “怎么没有。”慕南歌回眸,“蓄意让它闹大,然后给出权威证明。这波热度会让我的公司名头更响,并且不花一分钱。”

  陆晨眉头一挑:“依旧会有影响。”

  “自然有影响,但利大于弊。黑粉也是粉,商业收益反而会有一定程度增长。”慕南歌道。

  “那为什么不这么做。”

  慕南歌嘴角一牵,遥望远空。

  “没意思。”

  陆晨一顿,望着慕南歌的侧颜,她自信坦然的模样,带着几分直率与笃定。似乎,她的心里有某种坚持。

  是啊,致力于更加广阔天地的人,总会不计路上的小小得失。对于这一路的行走,不会迟疑,不会不折手段,只会坦坦荡荡,昂首向前!

  陆晨会心而笑。

  她是一个有梦想的人!虽不知是什么梦想,但知道,必定远大、广阔。

  ……

  离开慕南歌家,陆晨回到家里陪了陆珂许久,天色渐晚。

  坐在阳台上,陆晨仰望星空,突然耳边传来急促风声。

  “来了?”陆晨眼皮子都没抬,淡淡道。

  “是,我王。”伽罗低声应道。

  “特意回来,有特别消息?”陆晨伸出手掌,透着指缝看着皎月。

  “罗家,似乎有秘密。”

  “嗯?”陆晨侧目。

  “罗家似乎有在秘密接触什么人。”伽罗说道,“罗立恒对他很恭敬。”

  陆晨缓缓坐起:“什么人?”

  “不知道,那人戴着口罩,穿着长风衣,看不清模样,不知身份。”

  陆晨眯眼。

  “但是我能察觉到对方的实力不简单,我被他发现了!”

  陆晨微微肃容:“能发现你的行踪?”伽罗在修罗刹内并非实力最强之人,但隐匿之法极为不俗。能将他发现,实力至少是半步地级的强大高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