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第一百一十五章 韩承天之谜

小说: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作者:若朝兮 更新时间:2021-11-30 19:07: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陆庭风在一家酒店休养了好些天才缓过来,澹台明雪的秘药着实有效,剑伤很快就好了。这几天陆庭风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对付那个小子!

  陆庭风想回家叫些高手过来,可是,回去如何解释他的伤势?

  陆庭风不想丢脸,这涉及到了地位之争。世家之内有隐性排名,从你的事迹能力来进行评估。陆家继承者之位他肯定夺不过陆明笙,但往后的排名肯定要争!

  去一个鸟不生蛋的柳城结果自己和陈老都负了伤,这传回陆家他面子往哪搁?

  可是,陆晨的强大显而易见,光靠陈老恐怕无法对付陆晨。

  “庭风少爷,燕京那边传来了些古怪消息。”陈老走进房间道。他是武人,依靠澹台明雪的秘药复原更快,只是内伤隐隐还有一些,陆晨一剑贯穿可不是那么好受。

  “什么消息?”陆庭风抬眼。

  “韩家三爷亲自来了柳城!”陈老说道。

  “嗯?”陆庭风眉头一挑,“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会亲自来柳城?以他身份地位,来这鸟不拉屎之地,古怪!”

  陈老神色道:“我也是好奇之下向族中调查了一番,知道了点东西……此事还和陆炎有关。”

  “嗯?详细说说。”

  陈老将当年发生的事粗略说了一遍,家中情报部门也没有很清楚知道个中详情。但也了解了大概情况,就是韩家得知陆家有很重要之物,毁掉陆家!具体得没得手不得而知。

  “当年的事情闹得很大我们陆家才在时候得知,后来韩家留下一个子弟在这里,八年没有离开,想来东西没有得到。”陈老说道,“而就在这几天……”

  “等一下。”陆庭风叫停,古怪道,“有个问题,家族起先不知陆家便是陆炎所建,所以没来,这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后来知道了,八年都不过来?偏偏现在叫我们过来?”

  陈老一愣,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

  陆庭风沉吟,心中若有所思,莫非是当年在其他地方发现了陆炎?所以家族知道这里没有价值。而近来又发现了什么才派自己再来此地?又或者是……

  嗯?等等。自己不能过高看待自己的任务,我在族中地位不算太高,所以这件事的优先级必定不是很高,但也是不可或缺。也就是说,我的任务对于家族有辅助作用!

  “我的任务是调查陆家当年的具体情况,如果发现陆炎,将他带回去。陈老,你有特别任务吗?”陆庭风问道。

  陈老摇头:“没有,我的任务只是保护少爷你。”

  陆庭风沉思,思索着自己的任务。调查陆家的具体情况肯定是想了解韩家这八年为什么都不走,陆家着实不弱,不可能做无的放矢之事,这里应该是还有点东西。这可能是家族重视的点,才派自己过来调查清楚。

  至于带走陆炎好理解,就是他偷走那样东西,家族想带他回去,问清楚那件东西的下落。

  那看来韩家当年就是为此物而来!八年来一直没走,可能还没找到,就一直在这里寻找。也可能是障眼法,其实找到了,但韩家害怕怀玉其罪……

  无数想法交织,陆庭风说道:“然后呢,你说这几天怎么了?”

  “说起来有点巧,我们来的这几天,韩家留下的那个子弟韩承天出事了!”陈老将韩承天之事全都告诉陆庭风。

  “……所以韩叔恒亲自前来,儿子死在这里他肯定是要闹个天翻地覆了!”

  陆庭风却是心中一动,或许可以借刀杀人?

  “那个杀了韩承天的人是谁?有没有查出来?”

  “没有,不过快了,韩家在这里布置八年,情报网无比庞大,韩叔恒应该很快就查到。”

  陆庭风一笑:“陈叔,到时候韩叔恒来了通知我一下,我上门拜访。”

  “应该是今天下午或晚上就能到。”

  “好!”

  ……

  陆晨大早上进行训练,这已经是他的日常,只要没事陆晨就会进行锻炼。

  靳可竹大早上起来准备去学校,虽然舍友的事情解决,但她还是有些不想回去,或许是有心理阴影了。

  一出门就看到陆晨在锻炼,靳可竹莫名俏脸一红,本想打招呼的话语也咽了下去,避着陆晨走。

  “hi,早上好。”陆晨见靳可竹有些鬼鬼祟祟,不由道,“怎么了?准备做贼?”

  “谁要做贼啦,早上好。”靳可竹只能正面面对,“你早上都这么早起吗?”

  “嗯,锻炼。”陆晨颔首,“你又每天早起上学么?学校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

  “要你管。”靳可竹娇嗔,“我是为考驾照提前做准备。”

  “这两者有关联?”

  靳可竹扭过脸:“走了,不然迟到了。”

  靳可竹快步小跑离开,脸颊微微发烫,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今天看到陆晨格外紧张……

  陆晨疑惑:“感觉她今天怪怪的。”

  练完回房,顾凝兮已经在做早餐。

  “咦,师姐,今天有空做早餐啊。”陆晨笑道。

  顾凝兮嗯了一声,斜了眼陆晨:“别看,没你的份,只有我和珂珂的。”

  “不是吧师姐,这么小气。”

  顾凝兮冷笑:“你才知道!”

  “师姐,你生气了?”陆晨问道。

  顾凝兮一顿:“没有。”

  陆晨心中微动,又道:“是因为靳可竹?”

  “都说了没有!”顾凝兮略有几分慌乱。

  “我和她出去,你为什么要生气?”陆晨再问。

  “想什么呢,不过是看你这个哥哥这么不称职而已!”

  “不过……”

  顾凝兮啪的一声把菜刀拍在案板上:“再问,我骟了你!”

  陆晨胯下一凉,立马上楼。

  顾凝兮轻咬樱唇,面色变得有几分忸怩:“我生气了?是因为他和可竹约会?”

  顾凝兮有些发愣,心中复杂难。有一个很奇怪的猜测,但是……不可能吧,怎么会,没有征兆啊!明明一起在山谷那么久。

  顾凝兮想到山谷时的陆晨,少年感十足,俊朗小生一枚。而现在,刚毅果敢,霸道迫人,气质完全不一样。

  “是有些不一样……”

  “啪嗒……”

  “啊!”

  顾凝兮不小心切道手指,立马拿出药箱裹上创口贴。

  她甩甩脑袋,将其他想法甩出,今天自己还有正事要做呢!

  顾凝兮凝眸:“罗立恒去的地方,该去探探了……”

  “在此之前,把那个孟祥天解决一下!王家灭了,没人给他撑腰,我看谁还敢帮他!”顾凝兮冷哼,“这重磅炸弹够他死的了!”

  ……

  陆晨上楼洗了个澡,而后动身去福伯的酒店看看他。

  福伯那边陆晨一直有派人照料,自己有空也会过去,不过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今日无事,刚好过去。

  酒店规格比较高,应有尽有,福伯不缺吃喝用度。伤势也有一位修罗刹的手下在帮忙照料,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陆晨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

  来到福伯所住酒店,福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过眼神没有焦距,在发呆。

  “韩爷爷。”陆晨唤道。

  福伯回神,露出笑容来:“来啦,快坐,我给你泡茶。”

  满脸褶子的福伯格外慈祥和蔼,伤势好了七七八八的他,手上动作麻利了许多。

  “我来我来。”陆晨接过茶壶,开始沏茶。

  和福伯聊了几句家常陆晨道:“韩爷爷,你说我爸留给你一个宝藏地址?”

  “是。”福伯点头,“少爷,你要过去吗?”

  陆晨神色悠悠,是的,他想去看看。尤其是知道了韩家动手的原因之后……

  陆晨想知道,这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