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第一百一十七章 罗家疑云

小说: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作者:若朝兮 更新时间:2021-12-01 18:47: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脑中思绪万千,又搜寻一番无果,陆晨最后只带走了怀中这物件。其他的没法带走,未来想用了再想办法运出来。

  出来时天色已经很晚,陆晨驱车回去,路过一家花店时他心中一动,停了车……

  ……

  这里是城东一家废弃工厂,这里曾是化工厂,因为城市规划导致荒废。正常来说会被开发成别的,但这里却没有,一直废弃在这。

  此刻,在废弃工厂里走出来几个男人,为首者是两个人。一个身着青裳,模样儒雅,器宇不凡,年纪大概三四十。

  而另外一人则是……罗立恒!

  罗立恒微微躬身,看起来很是尊敬的模样。儒雅男人神色淡淡然,随性自然,正在和罗立恒说着什么。

  两人从废弃工厂走到车前,走进车内,坐进后座的儒雅男人鼻子微微一动,侧目看向罗立恒:“有人进过车子。”

  “嗯?”刚坐进后排的罗立恒一顿,“不可能吧,一直有人在看着。”

  儒雅男人眯眼:“我所学便是此道,不可能出错。虽然很轻微,但还是留下痕迹,这味道,是女人!”

  罗立恒有些错愕,能嗅到?真的假的?

  儒雅男人看出罗立恒的疑惑:“我嗅觉独特,不会错。对方没有喷香水,但独特味道保留着,必定是女人。”

  罗立恒想想男人的身份,点了点头:“小张,你一直守在车旁,有没有发现有人过来?”

  司机小张摇头:“没有,不过我中途有去一趟厕所,时间三分钟不到。”

  “够了。”儒雅男人道,“三分钟时间足矣,找找车内,或许被安装了窃听器。”

  罗立恒心中还是觉得无稽,但还得依照对方的话开始寻找。

  此刻,废弃工厂遥远处一辆车内,顾凝兮脸色凝重:“这怎么可能!竟然从嗅觉就能判断出来?唔,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四师姐就有这样的能力。”

  咔擦一声,顾凝兮耳膜微微刺痛,窃听器被对方毁坏。她调转车头迅速离去,扫了眼手机:“不过微型监控应该拍到了我想要的画面,至少会知道那个人是谁。”

  “果然,这里有秘密!”顾凝兮暗道,“中午时分就一起进入废弃工厂,到了现在才出来。在谈论什么样的事?又或者,废弃工厂内部有什么东西?谈事可没必要特地来此。”

  “当年那个实验室我太过年幼,忘记在哪个位置,会不会就是在这里?依稀记得实验室是隐藏在一个建筑下……”

  顾凝兮在从情报上得知罗立恒经常来此会面一个男人时,她心中就隐有猜测,这里会不会就是当年的实验室?已经确定罗立恒和当年之事关系颇深,只要确定这里有实验室,那就能确定罗立恒就是当年害死妈妈的人!既算不是亲手所为,也能从他口中得知想要的东西。

  “回去看微型监控视频!”

  而另一边,罗立恒看着手中捏碎的窃听器,脸色阴沉。

  “看来有人察觉这里不对劲了。”儒雅男人道,“彻查周围,可能对方还安放有其他监控、监听设备!全部毁坏。”

  “是!”

  一群人开始行动。

  罗立恒沉声道:“我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这么多年如履薄冰,竟然还是露出端倪。”

  “这些年来,借助韩承天的刀杀了不少人。只要是有可能暴露我们实验室的,通通杀了个干净。果然不可能天衣无缝。”

  儒雅男人道:“完全不露出端倪的确是难事,人在动,自然会留下痕迹。但是,我们所做之事,就要彻底隔绝怀疑!”

  罗立恒吐出口气:“难。”

  儒雅男人深深看了眼罗立恒:“善谋者草灰蛇线,有时候露出点痕迹来,更能伪装自己。”

  “嗯?”罗立恒体味着这句话。

  “好了,走吧。这里留给他们,关于实验室还有些话和你说。”

  “是。”

  两人上车离去,路上罗立恒来了个电话。

  “喂。”罗立恒老神在在。

  “你就是罗立恒?”

  “嗯?我是,你是谁?”罗立恒看了眼手机,不认识的号码。

  “回到你家,我们见一面。”电话那头淡淡说道。

  “你在我家?你是谁!”罗立恒突然有些慌了,尤其是今天发现了窃听器的情况。儒雅男人也看了过来,眉头一皱。

  “韩叔恒。”

  韩字一出,罗立恒心里反而安下来,大概猜到对方的身份。

  “阁下来自于韩家?”

  “不错,回来,有事问你。”

  “好,很快就回。”

  ……

  顾凝兮回到家中,立即鼓捣视频查看。

  如她所愿,看到了一个儒雅男人。顾凝兮沉吟着:“这个人,情报中之前没见过类似特征。不在情报之内,是没调查到,还是突然出现在这的?”

  咔哒……

  门推开,陆晨走了进来。

  顾凝兮立即合上笔记本电脑,淡淡扭过来:“你又这么晚……嗯?”

  顾凝兮一愣,看到陆晨手中一大捧玫瑰花时半晌说不出话来:“你,这是?”

  陆晨轻轻一笑:“路过一个花店,感觉这捧玫瑰很好看,比较适合师姐就买了。”

  顾凝兮嘴角忍不住微微牵起,又立即敛去:“哼,想收买我?”

  “收买你干嘛啊我?”陆晨失笑。

  “谁知道你什么狼子野心,说不定就是想趁虚而入,对我图谋不轨。”顾凝兮捂住胸口,“就是想谋害我这纯洁的小白兔。”

  陆晨瞥了眼顾凝兮胸前:“小白兔有是有,纯不纯洁就不知道了。”

  “喂!”顾凝兮瞪大水汪汪的美眸,“你敢调戏师姐?”

  “师姐教的好。”

  顾凝兮当即扔下笔记本电脑,拿起旁边扫把狂追陆晨!

  陆晨大笑跑走,他知道,师姐不生气了。能开玩笑的顾凝兮就证明气消了,如果板着脸,那才是生气。

  最后陆晨放水让顾凝兮拍了自己好几下,算是给顾凝兮下了台阶。

  重新在沙发上坐下,顾凝兮气喘吁吁。

  陆晨给她倒了杯茶:“师姐,那个爆料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顾凝兮起了劲:“舆论一边倒,对方要完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没有悬念的,对方根本拿不出比我更有力的证据,想要反转是不可能的事。起先不过是后台太硬,我们没办法,现在王家和背后的韩承天倒了,他们什么用都没有。”

  “你可是不知道,今天他们背后的人给我打了电话过来,叫什么孟祥天。”顾凝兮说道,说着看了眼陆晨,“他好像知道一些内幕。”

  “什么内幕?”

  “关于王家和韩承天死的内幕,电话里能听出来很怕我。”顾凝兮道。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

  顾凝兮冷笑:“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报警就是,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那些罪名估计判得不轻。”陆晨道。

  “无期起步,死刑都是便宜他。”

  顾凝兮对于那类人深恶痛绝!

  “那你接下来可以轻松点了。”陆晨笑道。

  顾凝兮笑容微微一顿,看了眼笔记本电脑:“或许吧。”

  嗯?陆晨心念一动,目光扫过笔记本电脑,还有别的事?陆晨想到之前在顾凝兮办公室时她隐藏文件时的举动,师姐似乎有什么东西隐藏着自己。

  从燕京回到柳城,定然是有事情要做,是什么呢?

  顾凝兮不愿多说,陆晨也没有细问,他知道顾凝兮的性格,如果想说就会告诉自己。现在她不想说,那就没必要逼她。

  “师姐。”陆晨轻声道。

  “嗯?”顾凝兮回眸。

  “不论有什么事都和我说。”陆晨认真道,“我已经不是山谷里那个需要你们细心保护的小师弟了,现在的我有能力保护你们。我的能力,远比你想象得更强大。”

  “不论什么事,只要你需要,我永远都在。”

  顾凝兮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