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诸敌会面

小说:我家师姐不太正经陆晨 作者:若朝兮 更新时间:2021-12-02 20:3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罗家。

  今晚的罗家很热闹,客厅里来了一堆客人。罗立恒在走进来后,看到周围的全都是陌生的守卫人员。他心中暗想,这些都是韩家带来的人吧。

  韩家所带人员至少二三十人,个个气势慑人,一眼便知不是寻常高手。

  罗立恒身边已经没了那儒雅男人,他的身份信息不能暴露在任何人面前,任何人!

  罗立恒走进房内,一位中年男人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手中握着两枚核桃,面沉如水。他身边坐着一位差不多年纪的男人,男人面容狰狞可怖,一道长长疤痕从眉角穿过鼻梁落在嘴角处。他手中正握着一柄长刀,拿着布在轻轻擦拭。

  罗铮坐在对面局促不安,在柳城格外优秀的罗铮,此刻气度有些不够看。面对韩叔恒与吕一刀的强大压迫力,他连说话都有些僵硬。

  罗立恒见状快步上前:“阁下便是韩叔恒韩三爷?”

  韩叔恒抬眼:“你就是罗立恒?”

  “正是。”

  韩叔恒颔首:“不错,我便是韩叔恒。我儿承天在此地八年,对柳城了解颇多,回家时曾提过你。”

  罗立恒心头一跳,果然是韩叔恒,并且还是韩承天的亲生父亲!这一次他来柳城,恐怕是要搅个天翻地覆了!

  “韩三爷来此是否为令郎之事而来?”罗立恒轻声问道。

  韩叔恒眼神微微变化,狠厉几分:“不错,这件事,具体如何,你与我详细说说。”

  罗立恒不敢怠慢,立即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告知韩叔恒。

  “与情报并无多少差别。”韩叔恒淡淡道,“关于凶手,你可知道是谁?”

  罗立恒脑中立即闪过陆晨,他沉吟一番:“有一个人很可疑,但是他上次理应死在令郎手上,所以我也不知道是谁了。”

  “嗯?应该?”韩叔恒挑眉,“什么叫做应该?”

  “就是我方才和三爷你说的,琉璃厂的爆炸,那个追杀楚天震的人就是可疑之人。他就是这段时间突然出现在柳城,先是在我家的罗威酒店杀了岳伯谦,接着是楚天震,这两人都是当年覆灭陆家的罪魁祸首。”

  陆家二字让韩叔恒眉头一动,为陆家报仇之人么……

  “以此推测,对王家出手他的可能性极高!只是,上次在琉璃厂的布局,他不可能有逃生机会才对。所以我对于他是不是杀了令郎的人表示怀疑。那样的爆炸下,他就算是活下来也该遍体鳞伤,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又杀向王家。”罗立恒说道。

  韩叔恒眯眼:“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我儿的死,必须血债血偿!不管他死没死,都当做还活着给我查!”

  罗立恒点头称是:“我罗家一定配合三爷您。”

  韩叔恒满意点头:“事情办得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罗立恒神色一喜:“多谢三爷。”

  “等你办妥了再谢不迟。”

  说罢韩叔恒起身就要走,这时突然来了个电话。

  “嗯?”韩叔恒拿起手机,一看是个莫生号码,沉吟着接通。

  “韩三爷,贵安。”

  “你是谁?”

  “在下陆庭风,陆天锡之子。”

  “哦?那个家伙的儿子,找我何事?”陆天锡是陆家中流砥柱,他的儿子让韩叔恒正视。

  “听闻三爷来了柳城,正巧我就在这,想来拜访一番。”陆庭风道。

  “改日吧,今天没空。”韩叔恒道,他满心都是儿子的死,根本无心考虑陆庭风说的这些。

  陆庭风心中微动笑道:“我来这里有些天了,对于柳城的事也了解不少。关于承天世兄的事也略知一二,还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因而特来拜访三爷。”

  听到这里韩叔恒来了兴趣;“好,明日你过来。”

  今晚韩叔恒还有事需要处理,明日倒是可以见见。

  ……

  这一夜,看似波澜不惊的柳城暗地里暗流涌动。

  作为暗流中心人的陆晨,正坐在楼顶看着明月。

  “呼……”

  一道强劲风声响起,伽罗出现在陆晨眼前。

  “来得正好,有些事正要问你。”陆晨道,“唔?你这边有事?”

  伽罗低声说道:“我王,罗家出了些怪事。”

  “嗯?说说看。”陆晨侧目。

  “我等奉命派人跟踪罗立恒,在城东发现古怪,那里有个工厂极其可疑。不过内部森严,我们没能进去。”

  陆晨颔首,这个听顾凝兮说过了。

  “夜间,留在罗家的铁龙发现了罗家来了一批高手!”伽罗道,“那群人个个实力彪炳!铁龙察觉有怪,潜入进去,得知对方乃是韩家来人。”

  “嗯?”陆晨眉头一拧,韩家来人!好快!

  看来事情的不妙程度远超想象,陆晨知道韩家一定会派人来柳城,本以为可能会迟一些才到,没想到来得那么快!自己的伤势复原还需要几天时间,他们来得太快了!

  在杀了韩承天之后陆晨就知道韩家一定会来人,毕竟韩家在柳城八年,大概率是为了找当年的东西。当然了,故布疑兵的可能性也有,只是概率较小。

  但是,即便是故布疑兵韩家也会派人来复仇。装样子也得装个全套!并且,韩家人不可能白白死了,复仇是大概率的事。

  现在果然来了,陆晨神色微敛,若说怕他倒是不怕。以他的实力,哪怕是地级高手前来,他也有能力逃生。但是,身边有顾凝兮、靳可竹以及陆珂,陆晨担心她们遇险。

  “我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伽罗问道。

  陆晨遥望明月:“方法很简单。”

  “你们只负责保护好我师姐、珂珂还有靳可竹、韩爷爷。”陆晨道,“四个人,保护四人,够了吧?”

  “足矣。”伽罗点头,“对方若是动手,我们或许不敌,但逃跑不成问题。”

  “好,如此,便够了。”陆晨目光幽幽,“对方真要鱼死网破,那我便如他们所愿!”

  “去吧,罗家那边不必再盯着,守护好她们是你们最重要的任务。”

  “是。”

  伽罗消失原地,陆晨缓缓躺在屋顶上,从怀中掏出那枚怪异物体。透着月光看着这枚怪异物体,竟然有几分通透之感。

  “这是玉佩吗?月光下竟有几分通透。”陆晨暗道。

  “如此怪异的物体从未见过,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山谷中师尊也教过许多杂类知识,见识不弱。可这玩意儿,未曾听闻过。”陆晨暗道。

  “问问师尊或许会知晓一二。”

  但是找师尊太难了,陆晨苦笑。成天钻入深山老林,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深山老林啊,陆晨笑容微微收敛,脑中闪过一张仙颜。师尊这些年深入深山老林其实都是为了她……

  吹拂夜风直至深夜,陆晨下楼,回到房间修炼修罗决。

  那种将破未破的感觉让陆晨很难受,只差一线,可就是难以突破。若是突破,即将来临的仇敌他丝毫不惧。

  “恐怕是来不及了。”陆晨睁开眼,“他们来得太快太快。”

  “王家一役杀了所有人,没人知道是我动的手。琉璃厂那次大部分人也都知道我可能死了,但在这之后我显露踪迹多次,以韩家在柳城深耕八年的情报网,想必很快能确定我还活着的消息。”

  “确定消息,对方必定拿我开刀。即便无法确认王家一役是不是我动的手,他们都会找上我。韩承天是韩家人,以那世家的霸道,对我动手是大概率的事。”

  世家是什么?大过天,对他们而柳城只是巴掌大的地方,一个小小的陆晨更只是蝼蚁。蝼蚁可能杀了他的嫡系血脉,必定杀错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