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2 章 第2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厉书白愣了一下。

  看着对面不像开玩笑、宛如身处谈判席的池晚,有点没反应过来。

  池晚叹口气,柔声碎碎念:“妆造,约会,纪念日买礼物,哪一样不用钱?我为了你,连工作都辞了,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听到最后一句,厉书白黑沉的脸色和缓了些。

  他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团了团丢在一边,点头:“可以,我报销。”

  至于合约终止后承诺给她的八百万,按月分期预付,每个月给她打50万。

  四舍五入月薪50万……

  这么顺利就脱贫了吗?

  池晚眼角眉梢都带着愉悦,恨不得现在就去放一挂鞭炮,点一首恭喜发财24小时循环播放。

  她忽然想起,原主曾经痛恨自己和顾小栀相似的脸。

  现在看分明是财神爷爷赐给她的福运啊,有钱去找听话的小狼狗不香吗?

  签字按手印时,厉书白突然打断她:“等等。”

  池晚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答应的太干脆,厉书白反而后悔了。

  见她嘴角上扬,双眼发亮,厉书白找不到她开心的原因,自动将池晚一系列反常的行为,归结于太爱他而做出的妥协。

  尽管这样的妥协,她好像还挺乐意?

  厉书白点了点协议书:“第十七条看了吗?”

  甲方提出见面时,无论乙方身在何处,都应随叫随到,不接受任何理由的推辞。

  池晚将一缕头发撩在耳后,妩媚地笑了笑:“没问题。”

  金主嘛,偶尔提一点不讲理的小要求,她也能接受。

  生怕他反悔,池晚小心翼翼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厉书白没好气:“嗯。”

  看着池晚低下头,爽快地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他有片刻的失神,想起了舞会上的人间富贵花。

  一袭明艳红裙,美得嚣张,夺走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却从不为谁停留。

  池晚懦弱,自卑,和那位大小姐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怎么会联想到她?

  晚上处理完邮件,厉书白坐在电脑前,仍然忘不掉池晚签署协议时潇洒的模样。

  捏了捏鼻梁,他拿起手机,给顾小栀发了条消息。

  美国那边正好是白天,顾小栀发了个自己的表情包过来,双手举起按在头顶,比了个心,俏皮又可爱。

  厉书白盯着那个表情包看了很久,长按屏幕,保存。

  与此同时,次卧的池晚正在打喷嚏。

  原主的体质较弱,淋了冷水,又频繁脱换衣服,不着凉才怪。

  池晚踩着楼梯下到客厅,找到还在忙碌的保姆:“赵妈,家里有感冒药吗?”

  保姆看她一眼,默不作声去把药取了出来,板着脸递给她。

  池晚扬了扬眉毛:赵妈对原主好像很有意见啊。

  赵妈心里清楚,厉先生喜欢的人是顾小栀。

  认识顾小姐这么多年,赵妈早把她当成了厉家的女主人,对后来的池晚自然没有好脸色。

  在赵妈看来,池晚是插足两人感情的第三者,加上她性格孤僻,住进别墅这么多天,从不跟人说话,就更加不喜欢她。

  服了感冒药躺下,池晚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

  兔子跳到她身上,爪子捧起她的脸,mua猛亲一口,疯狂摇醒她:“池女士,你有新的任务!”

  池晚一咕噜爬起身,头探出床边,呸呸几声:“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昨天的假面舞会上,你不慎遗落了一只珍珠耳环,谁捡到了它?任务:找回丢失的耳环,并拥抱对方表示感谢。

  时间限制10小时,超时惩罚:脱发三天。

  倒计时:95959

  池晚捂着自己的头发,简直不能再清醒。

  这也太狠了点!!

  仙女誓死不能秃,池晚顾不上理会钻进自己被窝的兔子,冲到卫生间洗漱。

  楼下沙发,厉书白拿着报纸,抬起手,看了眼腕表,“她还没起?”

  打扫卫生的赵妈放下座钟,看一眼楼上,没有提起池晚发烧吃药的事:“厉先生,早饭已经凉了,我上去叫叫她?”

  厉书白工作繁忙,很少有在家休息的时间,今天恰好是周末,上午有空闲。

  他想了想,沉声问:“她在家,平时都是这么晚起床?”

  “池小姐每天七点就起来了。”赵妈顿了顿,絮絮叨叨开口,“就是吃完饭后,老闷在房间里不出来,坐在画板前就是一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和可爱嘴甜的顾小栀比起来,池晚的性格实在不讨喜。

  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池晚蹬蹬蹬走下来,在厉书白和赵妈的注视下,手按着额角,满怀心事地走进厨房。

  不一会儿,厨房里响起吐司机的闷响,紧接着是冰箱被打开的动静。

  住进别墅这么久,赵妈还是第一次见池晚拿冰箱里的东西,微微错愕。

  要知道池晚可是连忘了带门禁卡,都不敢主动打电话找她帮忙,在小区外傻站四个小时的人啊。

  厉书白放下报纸。

  池晚刚刚下楼时,眼睛通红、嘴唇毫无血色的模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签协议时演得那么逼真,好似一点都不难过,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

  脸色酡红,脚步虚浮,像生病了似的,脸都白了。

  昨晚的行为得到了解释,厉书白思索一会,吩咐赵妈:“她最近心情不好,赖床也正常,让她多睡会儿。”

  池晚不知道男主已经脑补了一出琼瑶大剧,嚼了两片吐司,咕嘟咕嘟喝了热牛奶,又拿起一只煮熟的鸡蛋。

  生病了吃饱饭才好得快,池晚握着鸡蛋,随手磕两下,一边剥鸡蛋壳,一边想着今天的任务。

  乙女游戏的主线是攻略卡牌上的男主们,耳环只有可能是被昨晚在场的席世承捡到的。

  那么问题来了,她要如何找到席世承?

  原主独来独往,通讯录里的号码少得可怜,从小到大几乎没什么朋友,更不可能和席世承的圈子有交集。

  难道天要秃我?

  池晚吃着鸡蛋,绝望地想。

  咦,等等!

  昨晚的面具舞会,厉书白也在场,都是一个圈子的朋友,说不定、他有席世承的联系方式呢?

  解决完早餐,池晚踩着拖鞋上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刚结束完十分钟的视频会议,厉书白靠在椅子上,转头:“进来。”

  见是池晚,他拿起牛皮本上的邀请函,递给她,“你来得正好,晚上陪我去一个地方。”

  想起正在进行的任务,池晚有些为难:“改天行吗?”

  厉书白撩起眼皮,盯她:“第十七条忘了?昨天不是说没问题?”

  池晚:“……”

  昨晚被天降大财迷了眼,现在冷静下来,才想起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假如替身期间突然接了游戏任务,她是选择秃,还是五十万?

  纠结的时间有点久。

  实在、太难抉择了啊!

  看她咬着下唇,一声不吭,似是还没从伤痛中走出来,厉书白语气放缓:“席氏集团董事长和他夫人金婚,今晚只是让你以女伴的身份,陪我去露个脸。”

  她眨了眨眼,低下头,看见烫金邀请函上“席氏集团”的字眼。

  “好呀,”池晚脸上绽开笑意,“我在家呆着也没意思,正好出去透透气。”

  厉书白点头,眼眸幽深:“如果心情不好,不用勉强自己。”

  池晚:不不我心情可好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近席世承呢!

  见她双手拿着邀请函,露出满意的笑容,厉书白也被她的情绪感染,勾了勾唇。

  跟他出去,就这么高兴?

  ……

  倒计时:023949

  出发前三个小时,厉书白联系了全能的殷助理。

  大总裁果然挥金如土,七位数的珠宝配饰,衣服鞋子,全部让人开着商务车运到家里,任她挑选。

  免费住上亿的豪宅,还包吃喝,每个月拿50万,这样的替身生活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

  换上纯洁的宽肩带连衣裙,池晚站在镜子前涂口红。

  虽说是按顾小栀的风格挑选的裙子,看在不花钱的份上,凑合穿吧。

  下午厉书白去了公司,由殷助理开车带她去席家老宅。

  碰面的时候,豪车后座的厉书白竟没认出她。

  纯洁的白色压不住她骨子里的艳,池晚乌发红唇,宛如不小心坠入凡间的精灵,站在喷泉池边等他。

  倒计时只剩最后5分钟,池晚正着急呢,看见厉书白的车,踩着高跟小跑过去,埋怨:“你怎么这么慢呢。”

  头一次被她指责,厉书白噎了一下。

  他面色染上薄怒:“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说话的女人。”

  听到雷人的霸总语录,池晚愣了下。

  说话太重吓到她了?

  厉书白拽了拽领带,正想再说点什么,忽然被池晚强行拉下了迈巴赫,“下来吧你!”

  殷助理:“…………??”

  哎哟卧槽!

  那可是厉总!

  倒计时:000119

  厉书白还没这么狼狈过,踉跄地下了车,挥开她的手,看一眼陆续往席家走的宾客,转向池晚,冷冷道:“别忘了,你只是她的替身。”

  他凑近了些,声音只有两人能听见:“你不会以为,模仿顾小栀的性格和打扮,我就会喜欢上你?”

  池晚:“……”

  大肥羊的内心戏有点多啊。

  “厉总。”

  席家大门口走来一位肩宽腿长的年轻男人。

  背带西装,袖口卷到小臂,额前的乌丝垂落,露出多情的桃花眼。

  漫不经心侧过头时,眉骨、鼻子、嘴唇到下巴的线条很漂亮,皮肤白,气质冷,远远看过去,让人一眼注意到他。

  瞥见他腕上的陀飞轮表,池晚认出这个好看的男人,就是宴会上戴着面具的席世承。

  兔子在地上蹦跶:“嗷嗷,就是他!池女士,超时会变秃的,不停地脱发哦!”

  直接抱住人家,会被当成女流氓抓走的吧?

  她要怎么不经意地提起耳环的事?

  池晚很苦恼,试图和它商量:“小白,能换一种惩罚吗?比如,禁什么的?”

  兔子抱着胡萝卜,抬起脸:“每次的惩罚都是随机的,不能更改,这得我们老大说了算。”

  池晚:“你们老大是谁?也是只兔子?”

  000010

  没时间了!!

  池晚抬头,看着面前不好接近的豪门大少爷,高跟鞋往前迈了一步。

  席世承凝视着她的眼睛,摊开掌心,淡淡问:“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骨节分明的手中,躺着一只珍珠耳环。

  厉书白瞧那只耳环有些眼熟,联想起舞会上的人间富贵花,笑了下:“那位小姐有语障碍,不会说话,席少认错人了。”

  “天啦,我找了好久,怎么在你这里?”池晚掩着唇,细白的指尖擦过席世承的掌心,捏起那只廉价的塑料耳环。

  “——谢谢,你不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

  在厉书白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池晚一把抱住了席世承。

  倒计时: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