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3 章 第3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冷不丁被她扑到怀里,席世承额前发丝轻晃,垂眸,诧异地看着池晚。

  鼻息掠过一阵微风,带着池晚特有的香气。

  他想起昨晚的面具舞会上,女孩纤细的手握着帕子,一下一下,轻轻拂过他的胸膛。

  此刻,香香软软的胳膊正环在他腰上,搂得紧紧的。

  一直没看到空中浮现的对话框,池晚心里忐忑,脸贴着席世承的胸膛,双手抱着他的腰没敢松。

  ……这算成功了吗?

  应该不会变秃了吧!

  席世承偏过头,看向旁边的厉书白,扬了下眉。

  眼前的一幕莫名碍眼,厉书白冷着脸,抓住池晚的手臂,把她从席世承身上扯开,“一只耳环而已,你至于感动成这样?”

  池晚病还没好,脸颊红红的,举起耳环,眸底流露怀念的光芒:“这是我妈妈传给我的。”

  厉书白轻嗤,“就这几块钱的塑料?”

  池晚:……能别拆台吗大总裁?

  目光扫过那只耳环,席世承似乎笑了下,看向池晚:“不介绍一下?”

  “池晚,我的女伴。”厉书白顿了下,又向池晚介绍,“这是席少。”

  池晚伸出白嫩的手,眼眸纯真:“你好,叫我晚晚就行。”

  席世承抬手,和她握了一下。

  一触即收。

  超级跑车的轰鸣声老远就听得到,一水法拉利、兰博基尼停在席家老宅门口,车上跳下四五个衣着光鲜的青年。

  看到圈子里的几位朋友,席世承抬了下手,转向厉书白,“我过去一趟。”

  厉书白点头:“好。”

  一群富二代凑在一块,嚣张地出来炸街,豪车云集,惹眼得不行。

  席世承手插裤兜,慢悠悠朝那边走过去,一个染着雾蓝色头发的男生勾住了他的脖子。

  有人递上来一根烟,席世承别过头,表情冷漠,露出轮廓分明的侧颜。

  厉书白收回目光,转向身侧的池晚,仍有些不相信:“昨天晚上的面具舞会,那个女生是你?”

  池晚做了个摘面具的姿势,尾音妩媚,像软软的小勾子:“可不就是我么?”

  “你为什么要装哑巴?”厉书白隐隐有些生气,“既然是去找我的,为什么又装不认识我?那条裙子是谁给你买的?”

  被他一连串的质问搞得有些头疼,池晚抱着胳膊,唇角勾起,看着他笑。

  厉书白皱眉:“不解释一下?”

  “我是你聘请的替身,不是你的女朋友。”池晚抬起手,在他衬衫的胸口上画了一个x:“厉总,注意你的身份,你只是肥……雇主而已,管这么多,我都要怀疑你爱上我了。”

  厉书白:“…………”

  韭菜就要有韭菜的样子,她不是原来的池晚,不会考虑男主的心情。

  抬头,看了看周围,见附近没什么人,厉书白冷笑:“我会爱上你?池晚,你记清楚了。”

  池晚掀起眼皮,笑吟吟看他。

  厉书白拽了拽领口:“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张和她相似的脸,我压根不会多看你一眼。”

  哦豁,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霸总语录走来了。

  池晚沉默一阵,叹了口气,忽然露出哀恸的神色。

  见她情绪不太对,厉书白目光顿住。

  他忘了,池晚有多么喜欢他。

  刚才当着他的面,故意抱席世承,也不过是想让他吃醋。

  厉书白抿了抿唇,想说点什么来补救,肩头忽然搭了一只手。

  “厉总。”

  池晚踮起脚,朝他凑近了些,红唇移到他的耳廓,远处看,像恩爱的一对情侣在说悄悄话。

  厉书白偏头看她,浓密的睫毛覆盖下来:“嗯。”

  她红唇开合,字字句句清晰地传入他耳中:“放心,我只爱你的钱,不图你人。对了,这个月的50万,好像还没打给我?”

  厉书白:“……”

  池晚拍了拍他的肩,笑容温婉,两根手指伸入他的衬衫口袋,夹出邀请函,扬了扬,“现金,支票,我都可以哦~”

  任她挽上自己的手臂,厉书白冷着脸,没再说一个字。

  兔子趴在池晚背上:“你也太直接了吧。”

  池晚微笑:“与其让他怀疑我目的不纯,不如直接说出来,说不定,霸总哪天看我不爽,让我拿钱走人呢?”

  她无比期待一个场景:

  厉大总裁甩来一张卡或是支票:“你不就是图我的钱吗?女人,拿着这五千万,给我滚!”

  光是想想就很开心呢。

  池晚尽职地扮演着女伴的角色,与厉书白并肩走向席家大门。

  旗袍美女拿着仪器,扫描了邀请函上的二维码,微笑:“可以了,两位请进。”

  进门时,池晚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

  席世承倚着兰博基尼引擎盖,胳膊撑在车上,勾着一只脚,不知看了她多久。

  旁边雾蓝色头发的男人搭着他的肩,望着池晚。

  “世承,那是哪个明星?”

  ……

  进了宴会厅,池晚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厉书白的视线。

  池晚关上门,把包放在洗手池的台面上,与脑海里的声音对话:“怎么样?”

  兔子单爪倚着水龙头,摆了个自认很酷的姿势:“lady,恭喜你摆脱秃头的命运。”

  池晚戳戳它细软的毛:“我要跟你们老大说话,他装什么死?”

  仿佛在随时监视她的动静,话音刚落,上空浮现出半透明的蓝色对话框。

  依旧是做了处理的声音,闷而低沉。

  游戏任务完成得很出色。

  你可以在面前的三张牌卡中,任意选一张作为奖励。注:奖励永久有效。

  池晚面前悬浮着三张牌卡,正面朝后。

  她抬起手,点了一下中间的牌,“这张吧。”

  被选中的牌卡翻转过来,上面是美女图,底下标注一行字:优越的发际线。

  接受放弃

  池晚捏着那张牌,好奇问:“接受了这张牌,我会有图片上的同款发际线?”

  是的。

  池晚顿了一下,试着点击接受。

  兔子走过来,爪子碰在一起,星星眼望着池晚。

  池晚凑近镜子,摸着新长出来的小碎发,感到很不可思议。

  不光头发变多了,颅顶都变好看了呢!

  “说不出来哪里不同,但明显感觉颜值变高了。小白,你觉得呢?”她低头问兔子。

  兔子笑起来露出两颗大板牙,傻憨憨猛点头。

  “另外两张牌是什么?”池晚很好奇。

  未选的牌面消失在空气中,兔子的老大没有回答。

  期待你成为终极万人迷。

  ……

  米色沙发上,坐着几个年轻的公子哥,席世承姿态懒散,眼睑微垂,漫不经心地点着手机屏幕。

  音乐悠扬,舞池里衣香鬓影。

  曼丽的女人搭着男人的肩,随着节拍舞动腰肢。

  某个富二代看向席世承,掌心盖着酒杯:“席少心情不好?”

  “世承今天和他爸吵架了,正烦呢。”

  雾蓝色头发的青年叫陆勋,是席世承一起长大的死党,国内一家知名经纪公司的太子爷。

  昨天的舞会就是他撺掇的局,不少明星都在场。

  厉书白位置离陆公子比较近,抿了一口酒,“席老平时,可是最宠他这个儿子。”

  陆勋笑得肩膀一抖一抖,“老爷子给我打电话,问世承是不是gay,我说您放心,他肯定不是,他前女友能凑一个连。”

  席世承抬头,眼眸扫过来。

  陆勋双手作揖,做了个告饶的姿势:“这不外面瞎传的嘛。”

  精神心理性ed的毛病,是席世承十八岁发现的,别人早恋的年纪,他却心如止水,对再漂亮的女生都没感觉。

  他性子冷淡,对自己的事也不上心,却急坏了席家二老,到处咨询权威医生,早上甚至连知名催眠师都请来了。

  席世承一直知道,在家人眼里他不正常,也就越来越不想回家。

  在外纸醉金迷,花天酒地,成了别人眼中的豪门浪子,女朋友每天都不重样。

  只有朋友们知道,他私生活比白纸都干净。

  一局游戏结束,席世承起身,往宴会厅外走。

  出了别苑,他走到池边透气,一根烟抽出一半,又慢慢塞了回去。

  池对面,穿白裙子的女生猫着腰,似乎在草丛里找什么。

  傍晚光线暗,她蹲下来,短裙往上移几分,曲起的腿又细又长,在夜晚白得晃眼。

  一头浓密的卷发滑落肩头,细腰盈盈一握。

  席世承不慌不忙走过去,来到她身后,目光在地上扫一圈,“什么东西丢了?”

  “兔子。”池晚回头,捂着后裙摆,站起身,眼睛大大的,透着一股孩童的纯真,“你看见我的兔子了吗?”

  席世承顿了一秒:“你带了宠物?”

  “是呀,你帮我找找吧,它好像跑那边去了。”池晚语气着急,拉起他的手,往副楼的方向走。

  席世承没说话,本能地想要抽手。

  女孩掌心的触感柔软滑腻,带着淡淡的体温。

  看她一脸单纯,连防备陌生人的警惕都没有,席世承轻声说:“真是个大小姐。”

  这是被家里保护得有多好?

  他犯了懒,任由她牵着手,跟着她绕着小洋楼走了一圈,来到没人的地方。

  “确定在这里?”席世承偏了偏头,留意着周围的动静,没看见什么兔子。

  有风吹来,掀起池晚的长发。

  一草一木,安安静静。

  席世承垂下眼,看她。

  女孩晃动着雪白的胳膊,长发飘荡,小精灵似的,慢慢往前走,头也不回。

  他舔着唇,嗓音很轻:“这么单纯啊。”

  池晚没注意到他在说什么,温柔地喊:“小白?小白!”

  兔子在地上蹦跶:“晚晚,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哈喽??你是不是瞎?”

  看着她单薄的背,席世承顿住脚步,起了捉弄她的心思,故意吓唬她:“再往前走,不怕我欺负你?”

  池晚背对着他,松了手。

  不谙世事的女孩,逐渐有了御姐的眼神。

  她转身,诧异盈满眼眶:“为什么要欺负我?”

  席世承定定看着她,觉得这位大小姐还挺有意思。

  宴会上故意不说话,瞎比划哑语;

  找到了耳环,开心地抱他,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

  怎么会有这么随性又天真的人?

  席世承慢悠悠走了两步,手往她身后的墙上一撑,低头,刻意压低声音,“你说呢?”

  池晚眨巴着眼,脚退到墙边,紧紧攥着手机,“我不加陌生人的。”

  “嗯?”席世承愣了下,忽地笑起来。

  他笑够了,才摊开手,故意吓她:“对,把手机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弄哭你。”

  见池晚一动不动,像是吓到了,席世承慢慢俯下身,手绕到她后背,单手抽走她的手机。

  “嗯?密码都不设?”席世承轻挑眉梢,漫不经心垂眼。

  上滑锁屏,顺利进入主页面。

  下一步……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犹豫几秒,看一眼池晚,继续装坏人,点进微信,搜索自己的手机号,发送好友申请。

  屏幕白光映亮他轮廓分明的五官,睫毛根根清晰,长得令人嫉妒。

  池晚靠着墙,露出甜美的微笑。

  ——欢迎哥哥踏上入网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