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10 章 第10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席世承拿着手机,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满怀。

  香香软软的女孩扑过来,他抬了抬手,还在犹豫,池晚已经松开他的腰,抱着怀里的流氓兔,“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看一眼娃娃机旁的小情侣,席世承目光微转,意味深长地瞥着池晚:“技术那么好,还要我帮你抓?”

  他伸手,点了点她怀里的娃娃。

  池晚眨眨眼,果然是被他看到了啊!

  席世承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让他回家一趟,见见从德国飞过来的心理医生团队。

  他心里抵触,说了没几句就挂了电话。

  刚从洗手间走出来,就看见池晚变了个人似的,一个接一个娃娃被她抓出来,送给旁边的小姑娘。

  娴熟的姿势,不知道玩了多少遍了。

  怕席世承多想,池晚勾住他的手指,晃了晃:“我更想要你帮我抓嘛~”

  灯光明亮,席世承默默望着她,浅色的眼眸里映着星空般的光,清亮,干净,仿佛能望到人心里。

  “真的?”他拖着调,温声问。

  池晚不假思索:“当然是真的,快走吧,电影要开场了。”

  她拉着他的手,往检票闸口走。

  席世承任由她拉着,唇角轻轻上扬,慢步往前走。

  路过一群长手长脚坐着的大男生,池晚瞥了一眼中间那位穿白t,低头玩手机,身形略单薄的少年。

  从上往下看,男生头发蓬松,鼻梁很高,额前发丝遮着眼,拇指在屏幕上戳着,手很漂亮。

  这小哥哥挺帅的啊。

  池晚心里掠过这个想法,打游戏的少年顿了顿,忽然抬起头,和她对上视线,眉眼桀骜不逊。

  池晚:“……”嗯?

  怎么是季修远?!

  看到小狼狗阴沉的脸,池晚笑容不变,仿佛不认识他似的,脚步都没慢一下,拉着席世承走过去了。

  小狼狗应该没认出她……吧?

  低头看一眼自己这身迪士尼在逃公主的打扮,池晚心里有点虚。

  望着池晚擦身而过的身影,华子唏嘘:“还真是那个姐姐啊。她不会有个双胞胎吧?还是人格分裂?”

  季修远拎着手机,直到池晚消失在视线中,他才偏过头:“就凭她抓娃娃那么熟练,就知道是她本人。”

  华子:“阿远,你不是说,她化成灰你都认得吗?”

  默了半晌,季修远捏紧手机,骨节都泛了白,“我眼瞎不行?”

  谁知道她扮得了御姐,也演得了萌妹呢。

  ……

  放映厅内的人不多,池晚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抱着爆米花,专注地看电影。

  席世承很安静,偶尔垂下眼,修长的手指轻扣,心不在焉地思索着什么。

  影片中途,恐怖的气氛渲染到了,底下的观众看得目不转睛,前排的妹子尖叫一声,倒在了男朋友的怀里。

  池晚偶然一瞥,发现席世承闭了闭眼。

  ……他不会在害怕吧?

  女鬼出现的瞬间,席世承手机没拿稳,从指缝里滑了下来。

  见他弯腰捡起手机,眼神平静,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继续看着巨幕,池晚又不确定了。

  十五分钟后,恐怖镜头再度出现,池晚扭头,看大少爷的反应。

  席世承恰好转过脸,与她四目相对,眼底的情绪来不及藏好,泻出一点不适应。

  乍然脸对脸,他怔了下。

  池晚忍俊不禁,歪头看着他笑,少顷,一点点朝他凑近,用气音撩他,“原来你怕鬼呀,怎么不早说?”

  席世承:“……”

  电影院没开灯,光线暗,巨幕里的画面也暗了下去,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轮廓。

  黑暗中,席世承安静地望着她,一只手伸过来,塞给他一个毛绒绒的娃娃。

  紧接着,那只手温柔地伸入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

  他呼吸乱了些。过了片刻,犹豫地弯起指节,轻轻握住她的手。

  恭喜你解锁一张新的牌卡:执手相望。

  池晚挺好奇:“这算不算他对我有好感?”

  准确来说,是感情的羁绊。

  池晚咦了一声:“席世承对我疏远又礼貌,从不主动,我还以为他不喜欢我呢。”

  正想趁热打铁,一举攻破大少爷的心房,调成静音模式的手机亮了起来。

  池晚扫一眼屏幕,厉书白打来的。

  公共场合不方便接电话,她按了拒接,点进微信,给厉书白发了一条消息。

  池小晚:厉总,有什么事吗?

  厉书白:怎么不接电话?

  厉书白:2小时之内来见我,迟到一分钟扣你工资。

  下一条,他发来了定位,在山区的某片林子里。

  池晚:卧槽!!没人性啊没人性!

  和陪美男看电影比起来,还是事业比较重要。

  池晚脑海里的花花心思全没了,抽出自己的手,语气万分抱歉:“世承,我突然有点事,先走了啊。”

  席世承捻了捻手指,情绪平静,轻声问:“很急吗?”

  池晚:“急!十万火急。”

  她还兼职当着替身呢,这些天日子过得太舒坦,她都快忘记这回事了。

  席世承点了点头:“好。”

  小声和他告了别,池晚拿起包和手机,猫着腰,穿过左侧的人群,低调地离开了放映厅。

  一排排座位的中央,席世承孤零零坐在那里,看着手里的流氓兔,眼前过电影一样浮现昨天在海边的画面。

  她浑身湿漉漉,紧紧抱着他,像是抓住唯一的生机,无助地在水里沉浮。

  她摊开手,脸颊酡红,把捡到的心形贝壳送给他。

  她趴在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晃着脚丫,迎着海风笑得像个孩子。

  巨幕里的惊悚剧情仍在继续。

  席世承弯起手指,捏了捏流氓兔的脸,气息很轻,像是浅浅的呢喃:“松开我的手,是要去见谁?”

  ……

  池晚毫不怀疑,她迟到一分钟,厉书白真会扣她钱。

  半毛钱都不想让他薅走,池晚上了车,按照他发来的定位打开导航,一刻不停地驶向目的地。

  厉书白名下有一套远离城市喧嚣的房产,建在郁郁葱葱的竹林中。

  小河潺潺,庭院深深,翠绿的草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

  彩色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尽头,厉书白一身白色绸质衬衫,袖口随意卷起,下身是一条垂坠感不错的西装裤。

  他站在木桌前,弯着腰,左手按着宣纸,右手执着一根极细的毛笔,蘸上墨,在纸上练习书法。

  这个清心养性的习惯,厉书白保持了很多年。

  燃上檀香,听着袅袅琴音,身处大自然中,挥毫泼墨,能够暂时忘却俗世的烦恼,享受难得的安宁。

  只是,落笔之后偶尔瞄一眼腕表的动作,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第八次看了看时间,厉书白搁下笔,吩咐旁边的殷助理:“你去看看她来了没。”

  “好。”

  殷助理沿着小路往外走,迎面碰见气喘吁吁的池晚,诧异道:“池小姐,你跑上来的?”

  池晚的心脏怦怦跳,凉鞋的带子都跑断了,掐着最后十分钟赶到,一句话都没说,坐在庭院的凳子上大口喘气。

  厉书白走过来,细微地皱一下眉头:“财迷。”

  他挥了挥手,让殷助理先离开,回到桌前继续练字,神情比刚才悠闲安适了许多。

  池晚喘匀了气,看了看周围清新宜人的景色,以及气派幽静的中式庭院,切身体会到了大总裁的富有。

  “喜欢这里吗?”厉书白头也不抬地问。

  池晚愣了一下。

  她可不会自恋地以为,厉书白是在问她的意见。

  想到她现在是顾小栀的替身,池晚迅速进入状态:“喜欢。”反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笔尖一顿,厉书白偏头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见识到静谧优美的林中豪宅,池晚一开始还很新奇,感觉来到了世外仙境。

  但她很快意识到了弊端——蚊虫也太多了吧!

  她穿着短裙,纤细的腿被蚊子咬了几个包,又痒又麻,还不能挠,挠破了皮肤会留疤。

  池晚轻声抱怨,腿并在一起,小幅度蹭了蹭,站起身在地上踱步。

  “痒死了。”

  蚊子怎么光咬她,不咬厉书白呢?

  听到池晚气急败坏的声音,厉书白抬起头,从头到脚打量她几眼,目光落在她裸.露的腿上。

  他扯了扯嘴角,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垂头,悠闲写字。

  他在等她说点好听的,最好软声软气求他。

  “厉书白,我什么时候能走啊?”池晚弯腰摩挲着小腿,跺了跺脚,苦着脸问。

  “996工作制,晚上九点下班。”厉书白这个没良心的资本家这么回答她。

  池晚想捶爆他的狗头。

  深山里的大蚊子毒性不强,但被叮一口是真的痒,池晚往屋子里走,想去弄点碱性的皂水。

  厉书白直起身,放下笔扭头,慢步朝她走过去:“下次还敢穿这么少吗?”

  “……谁知道你会叫我来这种鬼地方。”池晚瞪着他,把对蚊子的怨气迁怒在了厉书白身上。

  厉书白冷笑:“真当钱那么好赚?在这等着。”

  他进了屋,取了一支药膏走出来,递给她:“这是驱蚊止痒的凝胶,拿去涂。你痒得这么厉害,怎么不和我说?”

  池晚接过来,拧开盖子,挤了一点清凉的胶状体在手背上,腼腆地笑了笑:“我这不正要和你说吗?”

  看到她灿烂的笑靥,厉书白的心也跟着软了些。

  “你说。”

  池晚一边往脖子上擦着凉丝丝的凝胶,一边和他商量:“我上来的时候,鞋子坏了,小几千块钱呢,你给报销一下呗,还有啊,我被蚊子咬得这么惨,算工伤吗?”

  厉书白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派风雨欲来的平静。

  “至少这个数。”池晚伸出五根手指,决定讹他一笔,“少一个子都不行。”

  就跟他要五千!

  “……行,可以。”厉书白点了点头,沉着脸掏出手机,给她转了过去。

  下一秒,池晚的手机响起钱入账的提示音——

  “支付宝到账,五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