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13 章 第13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天边最后一丝余晖消失。

  池晚从石头上起身,踩着松软的枯枝烂叶,朝季修远走过去。

  季修远薄唇染血,看着她脚上的人字拖,视线缓缓上移,盯着对方妖艳的脸蛋。

  许是发烧引起的幻觉,他微眯着眼,大咧咧打量她。

  直到面前的池晚弯下腰,犹如玉雪的手搭在他额上。

  掌心触感微凉,滑腻,不是幻觉。

  “好烫,发烧了。”池晚轻轻叹了口气。

  听到妩媚的御姐音,季修远浑身都僵了下,头猛地后仰,躲开她的手:“别碰我。”

  嗓子哑得像着了火,格外凶戾。

  可惜他浑身是伤,眉骨还破了血,虚弱的模样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看在池晚眼里,现在的季修远就是一只纸老虎,可以随意捏圆揉扁,晾他也不能怎样。

  池晚举起还冒着热气的烤肉串,心情颇好地闻了闻,“真香。”

  季修远眉头皱得更紧,像桀骜的小狮子,把脸扭开,闷咳了两声,眼睛一转,看了看四方天地。

  这里野树狂乱生长,遮天蔽日,偶尔有勤劳的小松鼠跑过,静谧的夜空墨蓝铺就,悄然挂起浅色的弯月。

  鬼都不光顾的地方,却平白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是戏弄过他的死对头,季修远低头一声没吭。

  小狼狗拒绝交流,池晚也不介意,目光流转,提着裙摆走开了。

  季修远撩起眼,瞥着她的背影。

  有风拂过,墨绿色的真丝裙摆轻扬,如柔软的水,贴着她的肌肤,曲线毕露。

  慵懒的大卷垂到腰际,随着她优雅的步伐,在身后轻荡。

  美是挺美的,就是看起来病的不轻。

  他看了看头顶的天色,摸出兜里的手机,按下侧边开关键。

  滚下来的时候撞到了石头,屏幕碎成了蜘蛛网,勉强剩了点电量,发不出信号。

  两小时后,黑暗彻底笼罩了这方僻静的角落。

  夜鸦鸣叫,温度逐渐降低,季修远发着烧,脑袋昏昏沉沉,口渴得厉害。

  他坐在地上,靠着树快要睡着时,闻到了一阵清雅的香味。

  睁开眼,池晚清晰的脸近在咫尺,眼尾微微上挑,一身丝裙,像志怪话本里专吸食男性精气的艳鬼。

  季修远喉结动了动,哑声说:“吓我?”

  “我是来救你的。”池晚蹲在他面前,莹白的手指刮了一下少年的下巴,“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帮你。”

  季修远短促笑了声,脾气挺傲,懒散靠着树,“我宁愿死,也不会叫你姐姐。”

  池晚的眼神依旧温柔,在他受伤的左腿上流连一阵,撩起裤腿。

  “想干嘛——”季修远条件反射曲起左腿,嘶了一声,疼得弓起了背,额发划过眉眼。

  池晚按住他的肩,妩媚地望着他的眼,嗓音婉转:“你呀。”

  “……我操。”

  季修远是个落拓不羁的小霸王,荤话没少讲,逗过不少小姑娘,被池晚这么一调戏,直愣愣地忘了反应。

  光线昏暗,他耳软骨有点烫,不太明显。

  按在他肩头的手抬起,在他头顶上揉了揉,哄小孩似的。

  倒计时:033000

  季修远面色阴沉,眼睛染着红血丝,低声问她:“真把我当你弟弟了?”

  “嘴还挺犟,你比我小,可不就是弟弟么。”池晚站了起来,抱着胳膊,摸了摸冰凉的手臂。

  她穿得少,山上不比市里,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季修远撑起一条腿,扶着树干缓缓站直身子。

  他个子高大,眉眼带着少年的风神清绝,鼻梁挺直,睫毛长,眸底雾气氤氲,标准的一张校草脸。

  看她冷得发抖,季修远脱下外面的黑夹克,不耐烦地扔给她。

  只剩里面的白色短袖,卷一条裤腿,摇摇晃晃往前走。

  外套还带着少年的体温,池晚两手拿着,扬了下眉:“嘴硬心软。”

  “别走了,前面是死路。”池晚趿拉着拖鞋,几步跟上,把衣服递给他,“还是你穿吧,骚得这么厉害。”

  季修远头一偏,看她,眉骨下方的眼睛藏在阴影里:“说什么?”

  “那个烧,发烧。”池晚咬住了唇。

  季修远看一眼外套,舌尖顶了顶腮,似嘲非讽地轻笑了声:“发音不怎么标准啊,女士,要不要我教你?”

  少年态度恶劣,池晚昂着脸,全不在意他的挑衅,笑靥如花:“好呀,你想怎么教我?”

  季修远抿了抿唇,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怎么正经说个话,都像打情骂俏,让她解读出另一种意思。

  没走多远,前面果然是死路。

  季修远拖着一条腿,额发垂落下来,眼睛半睁半闭,薄唇颜色发淡,呼吸渐渐粗重。

  他一下站不稳,身体灌了铅似的,往前一栽,却压到了瘦薄的肩膀。

  池晚架住他的胳膊,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记得谢我。”

  季修远垂着头,手臂横挡在她身前。

  意识逐渐模糊,薄薄的腹肌压在她背上,连带着她往前摔。

  ……

  再次清醒时,是在一个干燥的石洞里。

  季修远靠在石壁上,受伤的腿用一根木棍固定,t恤下摆做绷带,给他系了个丑丑的蝴蝶结。

  娘得要死。

  盯着那蝴蝶结看了一会儿,季修远低下头,想抽根烟缓解疼痛,一摸裤子,没找着打火机。

  洞内火光摇曳,池晚用外面的枯叶树枝生了堆火,手里还拿着几串烤肉,重新热了一下。

  季修远伸直一条腿,头一转,看向池晚:“谁让你摸我裤子?”

  “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烧傻了,面对救命恩人不说声谢谢,反而指责我。”火堆旁的池晚回过头来,侧脸明暗闪烁,“真是东郭先生与狼。”

  狼弟弟噎了会儿,侧身靠着石壁,嘴角干巴巴咬着烟,神情恹恹没说话。

  倒计时:000300

  马上到午夜12点,虽然做好了任务失败的准备,但最后3分钟,池晚还想再抢救一下。

  季修远闻到一阵诱人的肉香气,半睁开眼。

  池晚递来一把香喷喷的烤串:“吃吗?”

  他取下嘴里的烟,瘦长手指无意识捻着,别开头,抵抗胃里的饥饿感。

  “好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吧?”池晚继续诱惑,“只要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都留给你。”

  季修远嘴角一扯,看着手里的烟丝,头都不抬:“你是对这个称呼有什么执念?”

  池晚俯下身,将发丝撩在耳后,“叫不叫?态度好点儿,大丈夫能屈能伸。”

  季修远把皱巴巴的烟放石头上,染着烟草味的手拍了拍,屈起一条腿,没什么表情:“我说过,宁死不屈。出尔反尔还是男人?”

  池晚脸上的笑绷不住了:“……”妈的。

  倒计时:000059

  超时的惩罚时刻悬在头顶,池晚在对面的石头上坐下,像是拔掉气门芯的皮球,有气无力地看着洞外。

  季修远抬眼,明显感觉到她兴致不高,觉得好笑,勾起嘴角问她:“就这么想占我便宜?”

  池晚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女士?”

  “……”

  “飞镖小公主。”

  “……”

  倒计时:000003

  季修远耙了耙头发,舌尖抵着牙槽,看向别处,清清嗓子。

  他嘴唇动了动。

  池晚聋了。

  直到肩膀被拍了两下,她猛一颤,转头看见季修远拧着眉,薄唇开合,说了句什么。

  很遗憾,任务完成得不够出色,听觉屏蔽24小时。

  听到惩罚提醒,池晚心头一梗。

  这熊孩子嘴怎么这么硬呢?叫她声姐姐又不会少块肉!

  “跟你说话,怎么不理人的?”季修远歪歪斜斜站着,哼笑着问,“至于生我气?”

  解释起来怪麻烦,池晚不想让他看出异样,盯着他的嘴唇:“去哪里?”

  季修远一顿,后退半步,插着口袋:“要走么?现在?”

  现在是晚上12点多,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一不小心就会摔沟里。

  “天明了再走,别瞎跑。”季修远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说话带点生病的鼻音。

  池晚眨了眨眼睫,坐在石头上,抬头看他:“我哪里不好?”

  季修远纳闷,挑眉,默了几秒:“谁说你不好?”

  鸡同鸭讲了半天,他气笑了:“你故意跟我装傻?”

  池晚柔柔地:“啊?”

  季修远突然伸手,在她耳边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正常人受到惊吓会突然一抖,或者一缩肩膀,池晚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跟聋了似的。

  “你听不见?”季修远皱眉,神色认真了些。

  他手缩回口袋,低头看着她,半晌后,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头顶的发旋抵着石壁,目光投落在荜拨作响的火堆里。

  清晨,一夜没睡的少年抬起脑袋,按了按脖子,转头一瞥。

  池晚坐在干燥的石壁深处,身上披着他的黑外套,修长白皙的腿叠在一起,脚边是两只坏掉的拖鞋,睡衣脏兮兮的,被荆棘勾了丝。

  怪可怜。

  “阿远——”高处有人喊了几声。

  季修远慢慢腾腾站起来,走到洞外应了一声,折返回来,把冒烟的余烬用土灭死,来到池晚跟前。

  看她一眼,他俯身,把她横抱了起来。

  “这么轻?”季修远低眼瞥她,“搂紧我。”

  池晚什么都听不见,干脆不吭气。

  季修远啧了声,抽出一只手,抓着她的胳膊搭自己肩上。

  他腿受了伤,走路不便,连带着怀里的池晚一晃一晃,贴着少年单薄温热的胸膛。

  没走两步就停下来,季修远低眼一扫,又移开目光。

  池晚的丝裙纸一样薄,贴着腰线,和没穿一样。

  吊带是细的,裙子是软的,肩背的肌肤玉雪莹白,抱起来没骨头似的,一身嫩肉。

  要被华子他们看见……

  “阿远!”“你在哪?”伙伴的呼喊渐渐逼近。

  季修远暗暗骂了一声,飞快抱着池晚返回石洞里,藏进一个狭窄的拐道。

  “躲什么?”池晚猜到他的想法,挣扎着站在他脚上,手伸向他的t恤衣领。

  冰冰的手指贴上颈动脉,季修远抽了口凉气。

  浓稠的目光胶着在她脸上,他歪头,吊儿郎当地笑:“不怕我把你扔这儿不管?”

  “怎么没人?”洞里走进几个男生。

  季修远怕她发出声音把人招过来,掌心迅速盖住她的嘴唇。

  池晚眼神嘲弄,直直望着他。

  季修远拿她没辙,胸膛前倾,头一偏凑到她耳边,几不可闻地呢喃:“藏好,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