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二章 学院怪谈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

  “恭喜你考入学院初中部!介于各位都是直升成功人士,为让你有一段愉悦和快乐的初中四年院内生活,我们制作了一份面对你们这些升入学院初中部学生的入院指南,请务必要熟记这几条

  记住自己的着装。

  请时刻记住每时每刻的穿着打扮。如果忘了,请确保身边有人并立刻确认。

  请确保自己的头发有光泽。一天洗一次头是常识。

  当你见到白发人,不要说话并迅速离开。不要逗留在其视野范围内。

  关于院里有昆虫这一说法是不实的。

  如果有,请联系教师前来杀虫。虫子是一种无毒无害的生物。

  不要靠近学院后花园。

  如果必须去,请时刻与教师保持手机视频通话联系。

  不要去食堂四楼以上区域。

  食堂四楼是教师专用食堂,五楼是专为素食主义者开设的食堂。若你到四楼找教师时闻到楼上传来肉类腐烂的气息时,请不用担心,解答完问题后请求教师陪伴你从入口处回到学生就餐区即可。

  如果食堂八楼的电脑突然蓝屏并开始倒计时,请立刻闭眼爬上顶楼并坐下三十分钟。

  请注意,学院不为食堂五楼及以上区域供电。

  如果你发现食堂外出现蓝色圆月时,请立刻由入口处离开食堂。

  手机不被允许带入学院大门。这是校规。

  远离任何玻璃制品。

  如果必须使用,请保证你处在别人的视野范围内并请求其看护和记录你使用时玻璃制品时的着装。请确保下午1600-1900夕阳落山时不触碰任何玻璃制品。

  当你感觉开门有困难时,立刻向教师报告并迅速离开该门。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强行撞开门。若感觉门后有人,请立刻下楼,不要回头。

  图书馆只有借书室没有阅览室,更没有学生可用的电脑,没有借阅室,没必要有阅览室,没有,没有。

  如果见到红色绣球花或蓝色牵牛花在白色或黄色土壤上开得旺盛时,请立刻远离该区域并通知教师。

  请在烟花大会时直视烟花,立刻坐下不要行动,特别是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移动。在烟花散尽后尽快尽快回家,铁锈味只是烟花燃烧不充分。

  永远不要相信他人的话。

  永远要相信他人的话。

  永远不要相信

  永远要相信

  永远不

  永远要

  永远

  永

  最后不要过度打游戏。

  在遵守以上规则和校规后,烛大家在学院初中部赌过美好的逝光!”

  1015年6月9日,周四,上午920,第一节课下课。

  一片混乱中好像能听到两人的聊天。

  “你知道学院谬论论坛吗?”

  “这玩意不是被官方打压的吗?”

  “是个学校都会出些灵异的东西,就连刚建成的学校都有。学院作为直属的官方并指定高材生必读的幼小中高本硕博贯通肯定会强力抵制这种东西的产生咯。”

  “可是它怎么还没被封……?”

  “我也不知道。”

  莫辞遐被吵醒了,听到上面的话不由自主啧了一下。不就是背后有人嘛,官方规定院里连续四年每项考试年级总分一直都是第一的人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权利,也就是说本应该被封的网站在后面有一个状元站着撑腰。否则按这种直属关系原建立者肯定已经判处死刑了。

  “那最开始为什么取名叫谬论呢……”

  很简单啊,就算是背后有状元撑腰,但这种如果取名xueyuanguaitan的话绝对会被查封,同理可得xueyuanqishi也会。取一个比较让人听不出,甚至带有自嘲的意思就可以表面上采用忽悠忽悠大法了,xueyuanmiulun刚好可以咯。莫辞遐心想。

  “反正至少现在这网站是绿色的,能上就行。”

  第三个人插入了聊天:“谬论论坛吗?我昨天才逛过。没什么新的,上一次更新都是……我想想……三年?还是四年?让我掰一下。”

  “喂喂,你不会没记住吧。”

  “那又不是寂酱的直播!寂酱的直播时间之类的才是该记的时间!”

  救!

  “可是你连寂酱的脸都没见过。”

  “谁见过呢?话说那最新的帖子叫啥?糖果女孩还是什么草莓女孩?”

  “我不记标题。大致内容好像是个女孩喜欢吃东西来着的,没仔细看。写的很烂。”

  “是《巧克力女孩》。‘巧克力的女孩喜欢吃巧克力,她将巧克力偷偷塞进包里;巧克力的女孩最喜欢巧克力,她偷偷拆开它放入自己嘴里;巧克力的女孩突然间毛孔中涌出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巧克力;巧克力的女孩惊讶着尖叫着成为了巧克力,被女孩选中了,被女孩吃掉了’。这篇完全不知所,也脱离了学院这个主题,就像不遵守世界法则不上学还没被处理的人偷父母手机写出的文章,也不知为何它能留到现在。它之前几篇质量就和吃了华某士的汉堡后做出的事一样,怕是有团队刻意在这上面发布幼稚论,可惜他们忘了有热度榜和置顶。”羽涅参与讨论。

  意外地发现羽涅居然也看这玩意。

  “想不到班长也会看这种东西。”

  “玩好某种游戏需要各种猜想并和制作组斗智斗勇,所有地方都要插一脚。对了今天早上论坛上有新帖,虽然不是‘我死了又没死’那篇的续篇。”

  没想到涅姐你不仅看这种玩意还打游戏!

  “班长也玩游戏吗?”

  羽涅思索了一下:“你们大概不会涉足的游戏吧。”

  莫辞遐在桌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那寂酱有没有玩过这种游戏呢?班长你也会看寂酱直播吧。”

  不是,这关寂酱什么……事了啊喂!!ky了诶!!!

  “寂不玩剧情向相关的游戏。”

  牙杯!涅姐你怎么还看喂!

  “看到没你这假粉!”

  “寂酱不是以前说过她什么都会玩的吗!是两年前发帖留了半个小时然后删的!”

  “有关寂酱的事怎么可以不叫上我呢?!不不不不是的,寂酱说过她很讨厌游戏中穿插的所有剧情,忘了吗?”旁边有人参与了战争。

  “我有截图为证!!”

  什么时候上课啊。我要睡觉。莫辞遐想。

  随着40分钟的睡觉时间的结束,后面又开始聊起来了“班长,最新的帖子讲了些什么呢?差点忘了这事。”

  “简而之,学院五至七楼有很多人被suicide了。仅仅如此。”

  “被suicide不就是homicide吗?”

  “确切地只能用‘被suicide’来说。我就不多剧透了,你们回去慢慢看。”

  这番话勾起了莫辞遐的兴趣,中午阅览室的电脑区也难得没有被学弟学妹们占满。莫辞遐赶紧抢好座位成功打了一中午游戏。大约还有五分钟上体育课的时候,莫辞遐摘下耳机开始搜索谬论论坛的新帖:发帖人匿名了,无从知道是谁发的帖。

  看来可以进行一波沉浸式阅读。那就把我代入主角吧。莫辞遐想。

  开屏第一句话“学院初中总部的食堂是个奇妙的地方共十层楼,一层充饭卡,二层中式快餐,三层西餐,第四层则是学生被禁足的地方,因为是教师用餐处。

  那第五层及以上呢。素食主义者去哪里吃呢?我被同舍的朋友们拉去试胆一起探索食堂五楼以上禁足区域。当天晚上二十三点,我们顺着水管爬下,溜到宿舍隔壁的食堂。食堂里只剩下应急通道一闪一闪的绿色光。我们很庆幸那是绿光。要是是红光那得加钱。

  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很害怕。可毕竟是试胆大会,而且不就是应急灯闪一闪,根本不是事。于是我们就继续上楼准备探索未知区域。到第四层,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前三层除了第一层没有上锁,毕竟是大门,其他层都有上锁,开都开不开的那种,可第四层的门推一下就开了。我往里面瞧了一眼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吃饭用的椅子,桌子,打饭的窗口,正常情况下二三层该有的一切器具什么都没有,只有幽蓝的圆月挂在窗外,蓝色的月光撒入第四层,非常静谧。可月亮根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其他人感觉一切良好,因为月光是蓝色的,其他没什么问题,探索第五层吧。

  第五层的门上有几重锁绑在上面。门质地也很好,撞不开,而且像是有隔音效果。我有点害怕,就劝宿舍的人别探索上面未知的区域了。

  他们嘲讽说“胆小鬼就呆下面吧!”就去了。

  我不甘心,大声骂了一句“放尼玛的臭屁老子胆比你们都大”后也冲上去了。

  到了六楼,我们发现那门居然没被锁。我们中有两个率先推开门刚走两步就掉下去了我们想拉都拉不住。他掉到下面,然后……

  ……

  ……

  然后下面穿出怪物的吼声,我指,我从没听过那种吼声,它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恐惧,让人感到惊慌失措,从而发展成无助又绝望的感情,最终连逃跑的勇气都消失殆尽,只剩下刻在骨子里的恐惧。接着下面传来惨叫声,我们也在这瞬间恢复了行动力如梦初醒,可……

  ……

  可下面不间断传来浆糊状物体飞溅声和惨叫声。我们丧失行动力时楼底也飘来一股奇怪的烟,好像是紫色的,而且散播速度及快,一位同伴迷失在了烟雾里。目前幸存者只剩三个了。

  我们仨逃到七楼。我同桌跑得快先一步到了七楼,但那里全是蟑螂蚂蚁苍蝇蚊子甚至还有老鼠。感觉像是为生物战而准备的。最关键七楼没!有!门!那些虫子都一拥而上叮我们。同桌因为先我们一步到了七楼立刻身上爬满了那些东西。在它们蚕食我同桌的时候,下面还有烟雾追赶,我和我下床被迫丢弃我同桌而逃。在七楼到八楼之间,我们听到断断续续的女鬼哭声我确定那肯定是女鬼,因为以前我在谬论论坛上看过有人发帖说七楼和八楼在早上都能听到女鬼的呜咽声。

  八楼是曾经的计算机房。我们刚到八楼,电脑齐刷刷亮起蓝屏,蓝屏上面还有红色的字符不断跳动着1001,1000,101,100,1……这时传来了一阵齿轮启动的咔咔声,并且五楼的烟雾追了上来,我们只好跑到十楼——九楼被砖块堵了,只能到十楼。奇怪的烟雾到了楼顶就散了。

  我们惊魂未定。暂时,暂时安全了。夜晚的风很冷,夜晚的风很冷,吹打在人身上就像刀子割肉一般,冷冽刺骨。可是马上就夏至了啊……?不管了,为了取暖我和我下床背靠背缩在一起,然后——

  “砰。”

  我眼前的景色逐渐镀上了一层蓝色,并且越来越蓝越来越白。我感觉我和我后桌好像坐在地铁上,并且这辆地铁越开越快,座位上还坐着几个垂暮老人……这时我对面的下床突然说了一句话,我耳朵不行听不清就支支吾吾点点头,然后我就躺在了我宿舍的床上。我从床上迅速蹦下来,我下床正在酣然入梦中。

  但其他两张双人床上……没有人。

  “喂!其他人呢?”我想到刚刚的一切后赶紧摇醒下床。

  “啊?不是吧你是不是睡迷糊了?其他人?我们不是恰巧分到一个六人间吗?”

  啊???我赶紧拿出手机这个违禁品进行一波相册搜索。不可能,我可是存了我们六个人的照片,不可能……可是原来的六人合照上只有两个人。

  “带手机了所以做了噩梦是吧。”

  “没有。”

  “晚安。”不一会我听到了他的呼呼声。

  可是我不理解,难道真的……不……可是……?

  我不理解。

  莫辞遐失语中。今天也才十一号,根本不可能出现圆月,除非在说谎。可他话的字里行间又不像在说谎……哪天去看看食堂去。

  “辞遐你果然在这。该上体育课了。”一片黑暗中透出一点光,羽涅在借阅室的腐朽的门槛上看着莫辞遐。“还有一分钟。”

  “了解。”莫辞遐从座位上离开,顺便一把拉了电闸。

  s..book58584270864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