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三章 搞怪社会调查活动和游乐园……互相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辞遐,最近学院在举办搞怪社会调查活动。”羽涅拿出一张a4纸放在莫辞遐面前。“你看看。”

  “活动啊,免谈。”莫辞遐磨磨蹭蹭从桌上抬头咪了一眼就扎进书堆里睡觉去了。

  “有奖品和学分。”羽涅义正辞。

  “学分没用。晚安。”

  “行。”羽涅稍微提高嗓门引起大家注意,“家人们。学院最近在举办搞怪社会调查可组队活动,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有丰盛的奖品比如最新的vr设备……”

  “涅姐,组队嘛?”莫辞遐猛地从垫头用的书堆中抬头。书本哗啦啦洒了一地。宣读完通知的羽涅和莫辞遐一起低头看着一地狼藉。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莫辞遐挠挠头嘻嘻哈哈地把这小错误打发过去了。

  “《世界通史》?”羽涅捡书的时候看到一本书。

  “还没看……在看《东元前百》。”

  “那本书有些东西都没说完整。或者说都是猜想罢了。”

  “是啊,因此东元前一百年被翻成了很多游戏。但它们并非史料,而是经艺术手法加工过的资料,他们只有一点史实成分。而且能够参考的只有那本日记,大多也只是杜撰的玩意罢了。”

  “不选历史可惜了。”

  “当然不选。”莫辞遐将捡起的书一股脑塞进台板,里面再次变得乱糟糟的,“历史后期就是政治。考政治已经要我命了还要我多考一遍披着历史皮肤的政治?打咩……我铅笔呢?”

  由于莫辞遐的台板乱到连一只铅笔都找不到的程度,羽涅只好暂时不告诉莫辞遐社会调查活动细则的内容,而是先帮她整理台板。

  “台板好乱。”羽涅将一本一本夹杂着乱七八糟的试卷的书拉出来,“里面还有死蛾子。呃……”

  “果咩我知道你怕虫子!”

  “故意的?”

  “嗯呐!因为涅姐你怕虫子嘛!还记得当时在小教室看到鼻涕虫的时候你声音都有点变形了呢!”

  “它的出现是在措不及防。突然从小教室桌子堆里爬出来谁不怕。”

  “是嘛!但那次我打算在闲仔上卖东西你凑过来就看到我开屏推送是‘400条蛆大甩卖’的时候呢?”

  “这是正常人刷到都会难受吧。”

  “那生物书上果蝇的图片?还有生物实验考的果蝇唾液腺……”

  “你单独做社会调查吧。”羽涅转头就走。

  “??no——涅姐我错了!”桌肚吃进最后一本书后莫辞遐就以冲刺的速度飞向了奖品区——果然羽涅在去往的路上。

  “涅姐我现在就给你士下座……”

  “大可不必。话说你不应该有那些游戏吗?”

  “独占游戏买不到啊……而且当时亮相的时候就掀起了全游戏圈的一场大风波。我馋好久了所以先看看学院弄到的是不是真货。”

  “有所耳闻。”羽涅点点头。

  “你知道发售日在周四早上十点的绝望嘛!!!完全就是抢不到的说!!”

  “可以找代购。”

  “早就被黄牛一抢而空了!还能代什么!一要网速好二要手速快,能抢到的都献出了自己八百年单身了!而且黄牛开的价还离谱,价格完全无法在承受范围内啊!”

  “多少?”

  “一套房的价格。嗯对没错,大约一百万。这可未曾设想的道路。所以……”莫辞遐一脚开箱锁踹开门,“还有海景房?!对不起学院我看错你了非常对不起我非常抱歉但你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带电子产品?”

  “高中。”羽涅还是这样回答。

  搞怪社会调查活动要求很简单,以最正经的写法研究最搞怪的东西。在前期的准备工作完毕之后,涅遐二人对于问卷填写这一重要环节产生了分歧。莫辞遐觉得网上问卷效率高而且总结起来更快,因为有soss和amps这两款总结数据用起来比较顺手的软件;而羽涅则认为线下数据更加真实,因为难保线上数据有人全给你选了个中立“辞遐你还记得做问卷的时为了有更多时间打游戏,所有李克特量表问题看都没看直接选了中立不一定选项吗?”

  “对哦……”

  于是二人最后达成共识即收集一千份问卷,其中五百份线上问卷,五百份线下问卷……

  ……

  “然后这就是携带‘宅’这隐形纯合子的人不仅出门还来游乐场的原因。”莫辞遐坐在阴凉处手指飞快地敲动着《过山车乘坐人群调查研究》(模拟答辩)

  (1)问为什么选择该课题做研究?

  答总所周知人们乘过山车的理由千奇百怪有的只是想寻找刺激而已;有的是在同行的请求下陪同的;有的只是想来网红地打卡。调查这种人群可以探究现代人们的从众心理,为日后研究知觉歪曲、判断歪曲和行为歪曲提供可靠的资料,因为这部分没有先人的资料参考,并也为人格独立性……”

  “游戏本拉出来用来工作总感觉有点奇怪,但也没什么问题,毕竟风扇没有呼啦呼啦吹起来。这边应该不会被人注意……”莫辞遐抬头缓解一下眼球的肌肉紧张。这倒好,没看到远处的涅姐,面前还真有几个毛孩子来围观自己……人类幼崽打咩……

  莫辞遐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晕3d的痛苦,当然脸上还得挂着被迫营业的微笑,因为另一边羽涅也在忙活:“这位先生,您好,非常抱歉打扰到先生了,但请问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是填一个问卷,大约会耗费您两分钟时间,如果可以请帮忙填写一下这份问卷。本问卷收集的数据仅供课题研究使用,不会泄露任何资料,全部匿名,不做商业用途。”

  羽涅这是明知故问排队等过山车的人因为怕手机在360度旋转的时候掉落早都把手机寄存了。他们现在无事可做,只能前后聊天打发时光。这种时候没人会拒绝羽涅的问卷,甚至还可以缓解他们紧张的心情。但碍于礼节等关系,这堆话还得说,所以属于明知故问。那位先生果然没有拒绝。见他填完,羽涅双手接过问卷“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填写这份问卷,预祝您接下来的一天游玩愉快。”

  “客气了客气了。”

  羽涅抱着问卷直接转身对后一位女士问出同样的问题,而莫辞遐边的气氛更加焦灼,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声音充斥在莫辞遐耳里。

  “姐姐乘过那过山车吗?”

  “做过啊,感觉还可以,就是不能解开安全带站在过山车上duel这点有点难过。”

  “那很危险的!”

  “不危险啦,有的人在战斗机上都能打牌,还坚信科学,过山车什么的已经是小巫见大巫啦。”

  “你在玩电脑吗?”一个男生突然插嘴。

  “写稿人的事怎么能叫玩呢?”莫辞遐反问。

  “那姐姐现在不玩游戏吗?”

  这要发出去的话标题绝对是震惊!打破了游戏中很多世界纪录的游戏界最神秘的人物寂居然不打游戏——的感觉好吗!!!莫辞遐内心板块剧烈运动,但脸上挂着笑容“好啊,来把昆特牌嘛?”

  “切——什么破烂玩意啊——”

  哦。

  “这年头连人格寻觅都不玩。”另一个女孩突然插嘴,然后和前面的男孩突然同时叫到,“你——好——菜——啊——!”

  好像里面设计最好的那个从原稿到技能设计还都是我投稿的来着的吧,实装时看到内建模我巴不得买张飞机票跑过去揍建模师……当然我没钱,而且我也退坑了。你倒好,还嘲讽?好了那我已经先攻击完那个具有嘲讽的随从了,那另一个呢?是谁先把那张鼻涕横流长相猥琐的胖脸的脸凑到我面前看我电脑的隐私的呢?直接在我背后偷窥被抓包后还质问我为何不玩抄袭游戏?

  “对不起我不玩抄袭游戏啊,果咩!”

  “抄袭?明明获得授权了!怎么能叫抄袭!!”

  “先斩后奏就是抄袭,别以为是软柿子就好捏。这圈钱厨力游戏只会一直被钉在耻辱榜上受人唾弃。”

  随后莫辞遐丢出了她霸占榜首的截图,合上电脑扭头走向羽涅。刚巧羽涅也收齐了,两人去玩了把真人cs。羽涅总是灵活避开所有子弹近战攻击;而莫辞遐则是疯狂拉距离扣扳机。一把结束精力还没有全部耗完,两人便来到游乐园传统项目鬼屋。刚进屋首先是刺眼的明晃晃的白织灯先暂时让人失明,然后眼前一片漆黑,四处充满阴森恐怖的气息,一道道诡异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股股强烈的阴冷袭来……

  莫辞遐:“啊,这不就是那啥!环境描写,渲染恐怖气氛嘛!”

  羽涅:“嗯,为接下来鬼从黑暗中现身做铺垫。”

  “并且100是女鬼!”

  就像听到召唤似的,一只女鬼蹦了出来。她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黑气,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她身着带血破白裙,整个人都显得极为阴冷诡异。涅遐二人无语。

  “果然来了呢!但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我掏出香蕉手枪或苍蝇拍!”

  “……是的呢。”

  “而且这家伙连跳杀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

  “嗯!果然!接下来应该要抬头了吧!”

  “然后是对鬼面部的白描特写。”

  女鬼感觉尊严扫地,她迅速抬头,眼珠从眼眶中弹出,还晃了几下。

  “恭喜女鬼还阳!!”

  女鬼当场气晕在两人面前。

  莫辞遐还意犹未尽:“诶——这就结束了嘛——不好玩诶——但是内,死人就别还阳了嘛,对吧涅姐?”

  羽涅这次没有表态,两人一路畅通顺利离开鬼屋。

  这之后又玩了几个项目,很快到夕阳西下回家之时了。两人最后坐上了传统游乐园游玩的最后一个项目——摩天轮。莫辞遐靠在一侧的玻璃边:“如果有飞行器能带我们从家飞到学院就好了。”

  “保持平衡很麻烦。”

  两人同时看向玻璃外的夕阳。莫辞遐张口:“不过涅姐,这样就可以看到高清无码无修的夕阳了,我一直对夕阳情有独钟,因为丁达尔效应出现了。之后一家人团聚,黑暗中透露着温馨的光。老人们和通勤者都会陆陆续续回家。不过别家的事情我可管不了。”

  摩天轮上升的声音。

  沉默半晌,羽涅开口了“但我不太喜欢夕阳。”

  “诶是嘛,没关系啦。”

  “因为夕阳是我孑然一身的时候。”

  又是一阵沉默。随后莫辞遐张口。

  “我感觉……什么时候都一样。在学院里你也知道的,在家嘛,我妈,呃,她和别人家的妈不一样。与其说是‘母亲’,不如说是‘保姆’,每天做的都像是被程序所制定好了的一样,对我没有一切关心。不过大概只是因为成绩好的原因,秉承着孩子好,万事好,随她怎么搞,只要能长好就是好的原则,她不会来烦我,所以我才能天天通宵打游戏。”

  “你父亲呢?”

  “在我记忆中他就没出现过。”莫辞遐直截了当。

  “我也是。”羽涅说,“我最初的记忆就是幼儿园的记忆,幼儿园强制所有人住宿。”

  “这段记忆有点模糊了。”莫辞遐说。

  “从那时开始我就一直住宿在学院的宿舍里,幼升小的暑假都住在那。小升初的时候,他们突然找到了我小学班主任并让她转告我,如果我考上了学院初中本部就回家当走读生。我当时就想看看那个把我撂在学院里不管我快十年的父母长什么样。”

  莫辞遐认真倾听完后评论道:“然后你如愿以偿了,恭喜!”

  “并没有。班主任把地址给我时我摸那里后发现门上插着一把钥匙。我先用那把插在门上的钥匙进了门。一进门餐厅的桌上放着一张纸,大意是说我的生活费,我的学费,我的水电费等一切他们都会付给我,但是他们到了另一座城市去上班,所以他们接不了我。这样他们完美的做到了在孩子面前一次都不露面。”羽涅结束了这段话。

  “那也太不负责了。”莫辞遐说。

  摩天轮慢慢转到了最高处。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二人身上。

  不知何时,羽涅手上出现了一张红桃八。

  “那次没收的?”

  “新买的。世界的扑克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莫辞遐的手指在金色玻璃窗上画了个r=a(1-sinθ)。

  s..book58584270864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