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五章 第一次去食堂和嫖小学妹的零食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速递!速递!电归!电归!

  周一晚上电回归了,和它消失时一样突然。各大社交平台的服务器几乎同时炸了;各大线上游戏平台人数爆满;归来之电带来的冲击感令世界上所有人都一夜未眠,第二天工作的时候精神抖擞。不知多少年后,当莫辞遐回想起那天的景象时,那爆红的服务器,那一个个光亮的窗口,永远都不会从莫辞遐的记忆中消失。

  顺带一提,莫母在晚上通上电的时候回来了,刚好逢上莫辞遐摁电脑开关。两人至始至终没有一句对话,没有谈论今天怎么突然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一事,什么都没有说。莫辞遐的手不一会就开始疯狂晃动。一切都恢复了原样。莫母的房门上也没有上锁,一切家具都在原地,断电时发生的一切都是假象。没有断电。

  没有断电。

  没有断电。

  没有断电。

  断电是不可能发生的。

  没有断电。

  想想也对,什么时候有发生过断电?世界的供电系统一直很正常。

  而且世界最不缺电了。这世界科技发达,已经回到了西元时期了。有清洁能源如太阳能,风能,潮汐能等各种清洁型能源,还有传统的火力发电。这么多总不能一个都不发电吧?想想也对,世界什么时候缺过电呢?

  还有一个小问题……

  断电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十四日,星期二,无事。羽涅手持一卷书依在教室的窗边。一阵轻风吹来,薄白色窗帘透着淡淡的光辉飘舞飞扬。阳光灿烂,万里晴空,教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银。

  「多年惜别后,

  抑或再相逢

  相逢何所语?

  泪流默无声。」

  一根黑色的呆毛从书前弹了出来,是莫辞遐。她和众人一样今日精神尤为集中,眼里甚至还跟开了滤镜似的一闪一闪亮晶晶:“涅姐!今天你有事嘛!陪俺一起去食堂呗!”

  羽涅立刻合上书:“终于去吃饭了?”

  “怎么可能吃饭,当然是去嫖汤!涅姐你就不想想食堂有什么菜能嫖!”

  “我等下再去班主任办公室。”

  “好耶!!”

  食堂的菜向来品种丰富,从白水煮白菜白米饭清汤清水煮面到蒸羊羔蒸熊掌烧花鸭卤鸡晾肉什么都有,但莫辞遐一直保持自己的看法之“谁会给食堂送钱啊”,因此这成为了她一次都没去过食堂的原因之一。另两个是去学妹教室蹭吃蹭喝和去图书馆打游戏,且后者优先。

  今日莫名牺牲了游戏时间的白嫖大师排队拿汤的时候听到刚拿完汤的几个人的对话:

  -“你知道为什么今天食堂的汤是白菜肉丸并且肉丸还那么多吗?反正食堂大妈认为是白菜好吃。”

  -“我不知道。”

  -“因为今天食堂白菜买的太多了。”

  -“可是汤里也就几条白菜啊。”

  -“最近能吃到白菜已经很好了。”

  -“那肉丸呢?”

  -“对啊肉丸量好多啊今天。”

  -“嗯……”

  -“因为猪肉价格狂跌我记得。”

  -“但这肉也可能是牛肉啊。”

  -“怎么可能是牛肉!异想天开呢!”

  ……

  那群人吵吵嚷嚷地离开了。莫辞遐随后双手接过汤碗,看了一眼大妈,拿好筷子坐定后就单怼汤里浮着的肉丸不吃:“我说啊涅姐,你吃过食堂的脔嘛?”

  羽涅:“不吃。”

  莫辞遐继续捣着汤里飘来飘去的肉丸:“汤内?”

  羽涅:“不喝。”

  “袜涅姐你这是要成仙呢!”

  “我不吃学院的饭,都是在班主任那里干完活后她提供。”

  莫辞遐露出微笑:“哇哦,被剥削了那么久了诶……”

  “还好。”

  “话说你去老班那儿那么久了,知道她名字了嘛?”

  班主任的名字是个神话,她的学生们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只得叫她班主任。而且问上问下问谁谁都不知道,她也接受学生们的这个称呼,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她身高八尺四寸,红瞳玉肌,黑色短发,四六分的斜刘海配只扎左半边的马尾,显得端正又带了丝生动,与她的不苟笑和辣手无情的行事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总之,是个可怕的人。

  果然看人要看眼睛。那双血瞳已经暴露一切了!

  和她唯二有联系的除涅姐外只有园艺社的社长,似乎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但基本上没在班里露过面。这俩人几乎同一个脸模建出来的,不过社长的身高目测矮一寸,即169厘米。总之比我高就是了,莫辞遐想。她黑色的头发扎着高马尾,头上一对狼耳偶尔还会摆动,而且是个眯眯眼。

  莫辞遐去社团活动为了打岔的时候总戏谑说这对狗耳朵把这脸长残了,紧接着她总少不了被社长威胁说要踢她去一个晚上九点才下课的社团。打咩啊!

  想到这里,水里的肉丸在最后一戳中彻底烂了。

  肉丸烂在了汤里。

  羽涅看了一眼时间先行一步告辞去班主任那里了。反正今天只是看看,食堂的菜做工精细,色香味俱全,没有虫子和塑料之类的玩意。蛋白质含量正常,很好,下次不来了。

  一群鸡从门口咯咯咯地路过。学院高层不知在想什么,居然在初中里面建养鸡场,看样子还蛮鸡丁兴旺的。虽然鸡是不能杀的,碰都不能碰一下,但是白斩鸡口水鸡盐酥鸡叫花鸡扒鸡烧鸡……

  完了更饿了,去嫖小学妹的零食吧。小学妹名为椿末,黑发靛瞳,右眼前挂着一副单片眼镜,因为她左眼50右眼40。她有个朴实无华的梦想就是把名字改为椿氘未,因为椿末这个名字实在普通。

  莫辞遐总喜欢叫她“羊”。

  此刻掀开酸奶天灵盖正舀着喝的她还在同步苦背历史,紧接着教室前门把手就弹飞到天花板上。莫辞遐大摇大摆晃了进来。

  “嘿嘿!吓到了吧!”

  “小学姐才没吓到我!”小学妹慌张否认。

  “是嘛,那怎么桌上有滴酸奶呢?”

  见小学妹脸上写着twt地找餐巾纸,莫辞遐感觉节目效果拉满了“你们前门的门把手又掉了诶。我都没怎么用力它就弹飞了。”

  “啊呀,天天坏,就这么凑合凑合着用了。”

  “这样还不如爬窗进来呢。”

  “真要是这么做的话,小学姐会摔下去的吧。”

  “喂喂,你说啥呢,我摔不下去的啦!就算摔了,只要臂力足够就可以了,从四十米高空摔下来有个凹槽一抓不也没事嘛。而且再不济,再再再不济,只要会二段跳也可以了嘛!”

  “二段跳?这谁会……”

  “只要不是不死人都可以!谁是呢?话说不死人们应该都是英勇善战的……直到他们膝盖中了一箭吧。”

  “不知道诶……”

  “然后没有了膝盖。”

  “这里是现实啊小学姐!”

  “是啊!是现实嘛!现实和虚拟不都是一回事,地球ol超好玩的!还记得曾经我给你放用延时摄像机拍的高清风景嘛?你以为是现实,还反问我‘不是只喜欢游戏么’这样的问题呢!”

  小学妹象征性地生气噘嘴“好——吧,但小学姐,我郑重的告诉你!这里是巫师的世界!”

  “我可没说我是主角!只要我不是主角,我就不会死!”

  “如果小学姐你是呢?”

  “放心吧!没有人愿意看早上睡觉晚上打游戏的人当主角的!”

  “如果说有这种可能呢?”

  “那我会从早到晚二十四小时不出家门日以夜继打游戏,反正是主角也死不了嘛对吧!嗯还要保证电网充足!顺带给我配个防火女更好!”

  “学院未解之谜之我们永远不知道为什么小学姐那么爱玩游戏成绩还那么好——”

  “因为这些知识是我脑子自带的——”

  “哪里买的c盘给个链接——”

  “这个c盘得要用五年的小学成绩倒数第一名和运气来换——”

  “哦哦哦——原来是觉醒了血脉的力量——”

  “然后可以进阿尼慕斯!”

  “判断是否是亲生只要一剑戳穿肚肚就可以了——”

  “喂喂,这里可是现实啊。”莫辞遐笑着用小学妹的话反击小学妹。

  “哼?这好像是我刚刚说的话!付版权费!”

  “多少啊,反正我没钱,钱欠着欠着早就不担忧了。”莫辞遐顺手从小学妹手上抢走了还未拆包纯度99可可的巧克力。

  “哼!版权费是免费的一对一历史课!怎么样!”

  “要问讲哪段?只要不是现代史都可以,哼,现代史算哪门子历史,明明是政!治!”

  “东元前百年的那段啦。”

  “哦哟这段啊,放心,这段不怎么考的。毕竟这段历史什么一手史料都没有,纯靠人们的口口相传。”

  小学妹丢来一张密密麻麻圈画了的卷子试图砸莫辞遐的头。

  莫辞遐抬手接住,扫了一眼,清了清嗓:“这道题,你不会。我真的觉得,你很差。为什么?”

  “一股浓浓的北方腔!”小学妹咋舌。

  “它看似给了你一堆条件,一堆情景,让你头昏脑涨。但请注意,这不过是选择题第十二题,还没有到真正能恶心人的地步。只要将这些情景划去即可。我们进行一波删除,就得出了题目所问,即‘为何现在不用西元纪年而用东元纪年‘的原因。那我们想一下,西元终年发生了什么事。”

  “是235u n→236u→144ba 89kr 3n嘛!简单点说。”

  “对,就是这回事。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了——”

  “是a!了解了!对了小学姐,还有一个问题!”

  “说!”

  “唐朝在西元755年发生过什么吗?我总记得有什么……”

  “唐朝中期啊,那个时候的统治者开始腐败了啊,最明显的是西元755年,是唐腐败迹象表露的开端。”

  小学妹睁大眼睛“真没什么事吗?不许骗我。”

  “真没什么事,书上都说西元755年只是腐败迹象显露的年份而已啦,没事的!”

  “好滴!以后做到这种题时就不慌了!”小学妹重重地点头。

  陆陆续续学弟学妹都回来了,吵吵嚷嚷的午休在突兀的上课铃响声中也戛然而止。

  莫辞遐闪回本班教室,从书包里拔出历史书放桌上摆样子。今天理论上所有人都精神抖擞,因此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唾沫星子四处乱飞;但整个班昏沉沉的,或将出现自电归以来世界上第一个睡着的人。

  已经出现了,那“第一个人”就是莫辞遐。她一口哈气打了下来,脑袋晕乎乎的,眼睛不自觉地闭上睁开再闭上,然后就永远地闭上了:“历史课这种课,和政治课一合并就成了双倍催眠的课啊……”

  以前的历史课的情况是大家都坐挺了腰,一个比一个还要精神,老师不得不关上门以免吵闹声闹到其他班,而且还不停地看表,甚至一节课连问三次“还有多久下课”,比所有人都期盼着下课;现在到好了,情况截然相反了。

  这难道是老师的阴谋吗!大大的坏!

  但说实在话,政治就算直升考已经考完了,可它的余热和阴影依旧笼罩在初三。最突出的就是历史课,后期是各种的体系理论,哲学,逻辑,法律法规和校史,然而对一个思维活跃的班来说这堆都早都背下来了,根本不想听……

  于是乎靠窗的某些同学在强撑着数车:“一辆、两辆、三辆……五十……一百……”

  坐在教室中央的同学:“啊,电风扇吱呀吱呀地转啊,转啊,会不会掉下来呢,喂掉下来的话会不会伤到人呢,会不会呢,会……”

  还有一些:“如果我这次睡着了……寂酱就不会直播了……撑住……”

  就连作为班长的羽涅都无聊地左手托腮看书,右手随意地将刚写好的笔架在手指间转了好几个圈;汪闲芷强睁着眼睛也快睡着了。

  莫辞遐第二次进入自己的梦境。她正坐在玻璃天桥的栏杆上,看着朝霞,脸上带着一丝阴沉。明明一直喜欢的是晚霞,但梦境投射的居然截然相反。

  有句农业谚语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虽说要特定环境才能发生,但这也是事实。事实明摆着朝霞之后就是雨。

  莫辞遐向来讨厌雨。雨这种东西向来太过沉重,它令天地间充斥着阴暗与潮湿,没有阳光,没有希望,只有阴暗在蔓延;而晚霞和夕阳一起出现的时候,大地一片和平、恬淡和震撼,没有任何玷污,只有壮丽和明日的希望。同为丁达尔现象,朝霞是虚伪的,晚霞是真诚的。喜欢霞的人到底喜欢哪个霞?还是说,喜欢的是霜?

  别想了咯,明天又是周三了,这回逃不了社团活动了……说实在话,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社长了呢……

  s..book585842708648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