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七章 后花园中的正常与不正常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六月十五日下午404分。

  “嘿社长,咱都快一个月没社团了,干脆这学期不上了现在直接放我们回家吧哦内该以内!”

  “不行。”社长干脆利落地回绝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连起来不好嘛?”

  “莫辞遐,”眯眯眼的社长转身,“不参加社团活动算旷课哦。旷课的后果,想必你应该非常明白的吧。”

  莫辞遐鼓嘴别头表示不满。

  “我在从不拖堂的基础上比别的社团平均早40分钟下课。正常社团活动应该1800放学,我们最晚17:30也放人了。还有啊……”

  社长突然俯身看莫辞遐,“我记得你当时是为了逃离2100放学的数学研修班向我死缠烂打来园艺社的吧。某种意义上你早回家的资格是被我保住的。”

  莫辞遐别过头,委委屈屈什么话都不说。

  “想必你也权衡好咯。”见人齐了,社长一拍掌“ok大家都齐了,去后花园吧。”

  莫辞遐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眯眯眼果然都是怪物。社长更是怪物中的大怪物,毕竟她可拥有后花园上那一大坨厚重锁钥匙的女人!

  后花园四季长春,有欣欣向荣的花草,也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占地面积不算太大但与地价相较还是过分奢侈。更奢侈的是,后花园全年全月全日无时无刻都有光照射早上是阳光,晚上是led灯。总所周知,影响光合作用的外部因素有五种光照强度,二氧化碳浓度,温度,水和矿物质,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前三个外因。

  光合作用是将光能转化为化学能的过程,因此光合速率和光照强度的变化呈正相关。只要无时无刻有光照,植物就能无时无刻进行光合作用。

  光合过程中的碳反应是酶催化的化学反应。温度直接影响酶的活性,因此,温度对光合作用的影响也很大。但换句话说,能将后花园的温度控制在所有植物酶的最适温度,只能说这是一块吸收了财力之精华的宝地了。

  二氧化碳浓度倒不必多。二氧化碳是光合作用的原料,而城市的空气在使人自由的同时也充满了温室气体。郊区贫民窟的空气质量都比城市的好。

  这也是城市雨岛效应形成的原因。随着城市中高楼大厦密度增大,温室气体的增加在城市上空形成热气流。同时随着建筑物的增多,风速减小。热气流越积越多,且难以被风吹走,造成降水量增多。某种意义上,水不缺了。而且花园的排水系统很好,不会产生内涝造成植物烂根。

  或许这就是为何它周围围着一圈通了高压电的铁栅栏的原因吧。这花园看来唯一正常进入方法就是用钥匙打开门上挂着的那串厚重的锁。除了高层领导以外拥有钥匙的人只有社长了。哦对了,还有从高空中摔下来成为一摊烂泥这一进入方法。

  不过谁愿意做肉饼。烤熟的肉也不要。还有本身假设就不成立,除了好奇心强的人谁要去后花园啊?除了花草树以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了,难道后花园是种营销手段?

  因此第一次看到后花园的时候莫辞遐就对社长吐槽了:“你确定这不是在致敬秘密花园嘛?”

  社长没有回答,打了个“天气好的话去散步吧”的幌子忽悠过去了。于是莫辞遐将焦点挪到社长身上:眯眯眼,进花园前还会看四周有没有人,进入后第一件事就是锁门,还不允许社员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那可真是奇怪的举动呢,配上眯眯眼更怪了。”

  还有一件怪事是后花园的绣球花全部开着美丽红花。官方解释这里地质特殊所以才会开出这样美丽又带有魅力的奇异的花朵,确实这也非常有科学依据但……

  “按照科学的道理,绣球花遇碱才变红。学院都是碱性土就活见鬼了。”本着对科学追求真理、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八年级的莫辞遐在一次活动中用长筒靴假装无意地踢了踢花园的土,蹭了点泥在鞋上,并在第二天把鞋上的土收集到一个做了记号的纸杯里,又拿了另一个纸杯装学院其他地方的土,将两个杯子一并交给了小学妹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后花园的土地偏碱,学院的土地偏酸。

  “肯定有怪事在这儿发生过。”一周后莫辞遐在小学妹的教室里玩着前一天从后花园里捡到的一根奇异的羽毛时这样对小学妹说。小学妹当时才进来,她并不觉得花园内外土地酸碱度不同是什么怪事“小学姐,不是所有花都需要酸性土来养活自己。”

  当时莫辞遐还没翻完学院的藏书,她点点头吸收来一个知识点便继续玩弄这羽毛除了通体金黄,它其他地方和孔雀的毛一样。

  “变异孔雀毛?”小学妹走来。

  “应该是的吧,我也不确定。”莫辞遐把毛交给小学妹,小学妹小心翼翼地接过。但那毛立刻就显出植物缺镁的症状了。

  “看来它针对你,嘿嘿。”莫辞遐本想打趣,但看到小学妹一脸哭哭的表情决定手动升自己eq的档,“不过算了,反正是捡来的鸡毛,没想到居然有勇士敢摸鸡。”

  此时在班主任办公室的羽涅打了一个喷嚏:“照你的意思,幻想生物曾经在这世界上出现过,但现在绝对已经灭绝了。那为何幻想生物不能直接称为已灭绝的生物呢?”

  “你见过渡渡鸟吗?”

  “没有。”

  “你见过渡渡鸟的化石吗?”

  “见过。”

  “那渡渡鸟就是灭绝的生物。你见过凤凰吗?”

  羽涅摇头:“也没见过它的化石。”

  “这就是凤凰被称为幻想生物的原因。没人见过也没证据证明该生物曾在世上存在过的统称幻想生物。可实际上,凤凰曾短暂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最终它没留下任何痕迹罢了。口口相传总有误,而且也有传说的可能。这就是幻想生物和已灭绝的生物的差别。”

  “幻想生物没有其存在过的直接证据,而灭绝动物有。好吧。”

  “但我见过。”

  听到班主任的这句话,羽涅疑惑。

  “如今被称为幻想生物的灭绝动物,我都见过。”班主任直勾勾地看着羽涅,看得羽涅心里发毛。办公室一片寂静。

  半晌,班主任打破了沉默:“仅此而已。”

  羽涅从办公室走出时刚好看到莫辞遐在一头摆弄那根嫣了的羽毛。不知为何,看到那根羽毛的瞬间,班主任刚刚那看似无厘头的话却久久回荡在脑海里。

  “涅姐你咋了,”莫辞遐迎上前去,“想啥呢?一匹阿拉伯骏马一只俊秀的鹿小羚羊”

  “是初驯的巴巴利马。”听到熟悉的诗句,羽涅将自己神游的灵魂拉回现实,看到莫辞遐举给她的羽毛。她顺势接过去。羽毛突然像是有了生机般焕发出金黄色的光,然后变成了莫辞遐刚捡到它时的样子。

  莫辞遐和羽涅同时看向那羽毛,然后面面相觑。

  “嗯……,”莫辞遐特地摆出一副严肃的姿态摸着下巴,然后用官腔对羽涅说,“撞大运了,涅姐。这羽毛选中你了,那送你吧。”

  羽涅赶忙接受并把它收好,下午自修课的时候拿出这羽毛若有所思。

  汪闲芷偷看了几眼羽涅,对羽涅看鸡毛之事嗤之以鼻。但每次汪闲芷偷窥时那羽毛就明显萎了一截。一扭回那羽毛就神清气爽了。羽涅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手上笔耕不辍,然后一束白光直愣愣地打进了她眼中。

  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搭档之间基本的默契早就该有了。

  “不行。羽涅你给我留下。你怎么能和莫辞遐一起拒绝修理大棚呢?而且摇头频率出奇一致。留下。”

  大棚位于后花园的中央,是园艺社室内活动的场所。不知为何这耗材的玩意总会倒,而社长也执意修它。这次倒的有点彻底,看样子需要两人协助共同修理,于是羽涅被强制留下来了。

  莫辞遐瞅了瞅两人:“你俩今天当真能扶起这阿斗?”然后走开了。

  羽涅看着其他社员的离去“不用管其他人吗?”

  “除了莫辞遐,谁都不会那么在意这个烂地,就当给她一点搜索线索的时间。如果莫辞遐以外的人能找到什么新发现,那算他们厉害。”

  “除狼毛和花草以外的东西?”

  “别那么针对我啊,”眯眯眼地社长张嘴表示震惊,“咱好歹也算同一种人吧。”

  “我没有狼耳。某种意义上是你进化不成功。”

  “好毒的嘴!”

  “这是事实。”

  “原句奉还,我们都一样。涅槃和投胎一样,只是缺个乘地铁的机会而已。”

  “提兰。去过。”

  “和明白人说话就是简单。”

  “早决定了。”羽涅捡起一块玻璃碎片。

  “这下有得忙了。”社长背对着羽涅,“不过之后的日子里……”

  “变数的堆积罢了。”羽涅随手将那块碎片丢到一从牵牛花里。

  “包括她?这取舍有亿点点难哦。”

  羽涅点头。两人之间的气氛居然如此和谐,实属莫辞遐意料之外。不过现在莫辞遐并不特别在意这,她正在长板上偷听园艺社的两个社员对话。

  “最近我去谬论论坛上逛了一圈,发现关于这大棚有一个奇怪的传说。曾经学院里有一位学姐,她是当时的年级的状元。这名学姐可比我们的状元好多了,她是全能儿:修过车,漂过移,甚至还会建房子……”

  “有意思。说下去。”

  “据说学校大棚曾经是玻璃制的,这要亏的那名学姐巧手能干,先搭好钢筋骨架,然后一个一个安好玻璃。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反正大棚建造完毕后,学校后花园成为了全校师生们最爱去的地方。冬暖夏凉,不用开空调,有水果,有鲜花,就是人间仙境。”

  “现在也可以这么说。”

  “别打断我。一天在一个园艺社因为种菜所以谢绝参观的日子里,大棚的一块玻璃掉了下来了。学姐和另一位学姐正在里面种菜。然后……”

  别卖关子急死了。莫辞遐急不可待地吐槽。

  “理论上学姐死了。当时场景太吓人了,那个叫血流成河啊……”

  “理论不等于实际。”

  “是的!那个该死的,我指物理意义上,的学姐居然还回班里上课,其他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

  “那这事怎么曝光的呢?”

  “据称有一个目击者在食堂看着这一切。”

  “好家伙。那另一个学姐呢?”

  “好像因为这事给她触动太大导致她离开了这个体系。”

  “离谱。谁都知道学院的体系是世界最顶尖的。”

  “学院的状元们也都很顶尖,除了那边那东西。”

  莫辞遐正在沾花惹草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行,有你们的。

  “那两个学姐走后,大棚就换成了塑料,后花园也被装上了厚的栅栏锁上了锁,换句话说就成这样了。没想到我有一天居然能到这里亲眼目睹这一切,这可真是,太美了!芳草地鲜花……”

  “得了,得了,别用魔音灌耳了。”

  “不过换成塑料后那个坚固啊……”两人看向社长。

  正在躺板板的莫辞遐也顺着那两人视线看去。但气氛很好,没看头。

  “话说那个全能学姐长啥样?帖子里有描述吗?”

  “据说是个白毛,还是白长直。”

  “白长直好评可以一冲。”

  “不过那是她散发的时候。日常据说是将长发随意地用绳子束在脑后的样子。”

  “哦低马尾那更好。”

  “而且还是灰瞳。”

  太阳已经准备落山了。逆光中伫立着一人,身高约一米七,白发至膝,黑色长大衣底如被猛禽抓过般破损,但那人单立在残阳种就带来了种肃杀的气氛。

  “话说那边是不是有个人?”

  感觉身后有目光盯着,那人缓缓转过头灰瞳,冷漠的表情,心形刘海,中发至股,后面的长发随着她的转身而带动……

  莫辞遐视野里突然闪了一阵白光。诶,好奇怪啊,怎么突然闪起了白光?

  “很像那个人哦。”那边又说。

  莫辞遐等眼睛稳定后,倒吸一口凉气。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

  “堂姐”。

  s..book585842708648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