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八章 堂姐驾到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姐姐姐姐姐!?”莫辞遐揉揉眼睛,可刚刚看得真真切切的白影却消失在其面前,代之的是羽涅。

  “姐?”羽涅问道。

  白开心一场。莫辞遐想。堂姐是认的,以前天天来莫辞遐家辅导她和陪她,因此莫辞遐将她视为家人。

  “涅姐,我,我,我刚刚看到我堂姐了!”莫辞遐慌慌张张,“不过大概是我看错了。”

  “堂姐。”羽涅特意加重了语气重复了一遍。“你指那边和社长说话的人啊。”

  “!?”莫辞遐扭向那边。

  羽涅小声加了一句莫辞遐听不到的话“玷污了堂和姐这两字。”

  “雾笙你居然连这两人都没认出来,是不是该抠出眼睛换一双了?”那边修大棚的社长呵呵笑道,“换紫色吧。”

  看着倒下的大棚架,雾笙踹了一脚:“死……办事效率真低。”

  “留一会玩玩。”社长摆了摆手。“你也是。”

  雾笙没有回答:“其他人呢?不放他们回家?”

  “再放工资扣光了。”

  “这是你的苦衷?”

  “显然是的。话说今天怎么想不开来这了?以学姐的身份来玩还是搞破坏?”

  “了心结。”

  “哟,觉悟了?不错。”

  “呵呵。”雾笙正要结束谈话,下面却叫起来了:“姐!是你嘛!”

  那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堂姐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莫辞遐心里波涛汹涌。

  “是我。四年没见了。”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哟。”社长呵呵地对莫辞遐笑道。

  莫辞遐没听社长的话,反而是把注意点放在了奇怪的地方“四年?姐你大概是在四年前看到了和我很像的人了吧!虽然我这长相确实挺大众的,剪影里认不出谁是我,但咱都五年多没见过面了!”

  “那就是五年。怎么今天想着来园艺社了?天天种地不脏吗?”

  “因为园艺社放学早嘛!放学早,就可以在家多打会游戏耶!是存粹的摸鱼社!”

  雾笙点点头:“以后电子游戏少玩点,多读读书。”

  “打咩!好不容易能摸到手机电脑平板怎么能看书呢!”莫辞遐一边叫着,一边暗自思索姐好像和自己生远了。

  “辛苦你了。”雾笙对莫辞遐说。

  羽涅已经把头别过去了。一种奇异的气氛弥漫在三人中。

  莫辞遐看看羽涅再看看雾笙:“你们老早就认识?”

  “不我不认识她。”羽涅立刻撇清关系。

  雾笙鄙夷地看了眼羽涅。羽涅也回敬了一眼。

  “集合了大家!”社长的声音从远处花园的角落传来。雾笙暗示莫辞遐留下。

  “她得走。”羽涅看破了雾笙的动作。

  “她不走也没关系。”雾笙强行按住莫辞遐。

  见羽涅愤愤地走了,雾笙对莫辞遐做出一个招手的动作,“稍微耽搁你一点时间。你不觉得这花园……”

  “很怪异!”莫辞遐秒答,“但其他人不这么认为……”

  雾笙将莫辞遐带到了一株绣球花前,并挡住一朵:“因为绣球花和牵牛花?”

  “颜色不对劲。”

  “还有别的原因吗?”

  “没了。社长不允许我们乱走。”

  “那这株白色的绣球花呢?”雾笙蹲下,摆弄着这朵格格不入的白花。

  “后花园居然还有白色的绣球花?”莫辞遐惊讶道,“我以为只有那些开得妖艳的红的……”

  “看上去是白色,但事实上是绿色绣球花。最常见的绣球花色之一。”雾笙指尖一用力,那花便落在她手上,“美吗?”

  莫辞遐点点头。

  “美吧,为了这美丽明天你去羽涅家住,在这之前去上课的小教室最里面的那个书橱,这外围有几层桌子挤在一起,挪开桌子后打开书橱最下层的储物柜。”

  “噢……好像是能推动主线发展的关键任务诶!虽然很突然……也就是说盒子已经确定了在书橱里了咯!可解开的时候会不会有人传送到我附近啊!或者已经见到了这随机刷新的盒子?那样我就没法冲刺了!”

  “她不可能捡到。但你不解锁链就会被强行拉着走向一条路。”见社长正带着一众人过来,雾笙便停止了这个话题,“二选一罢了。”

  “二位在这里做什么呢?啊呀,怎么少了朵花?”

  莫辞遐顺着社长的视线,脚边全是绣球花被掰开的花瓣。社长点点头:“原来在这儿呀。”

  “风刮的。”雾笙说。

  “好——吧,那既然是妖风刮下来的也就没办法咯。莫辞遐你可以回家了。”社长打开了锁,推开门,左右看了看,确认一切无误后,悄悄对莫辞遐说了句“提高警惕”。

  厚重的大门合上了。羽涅心不在焉地对莫辞遐说了一句“我去查卫生,不用等我,你先回家”后就走了。

  雾笙突然出现在了她身边:“该回去了。”

  莫辞遐全然没有被吓到:“姐你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来学院了!”

  “来看你。”

  “这么突然诶!”

  “突然想到你要直升考了。”

  “直升考姐就放心吧!我绝对能踩死线过!”

  “日常呢?”

  “好巧不巧刚好都是第一。”

  “那刚刚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吧。”

  “当然!就连鱼都有超过一个月的记忆,我怎么可能呢!”莫辞遐嘟嘴表示不满。

  “那就好。我今天和妈打过招呼了。”

  “也就是说姐你要来我家住一晚嘛!太好了!不过我现在天天熬夜玩游戏,你不在意吧?”

  “既然成绩在那里,那就够了。”

  两人走向天桥。莫辞遐先开口:“我还以为你会对我玩游戏说三道四呢姐!”

  “不至于。”

  “我那成绩就不可能是我偷看来的?”

  “能在学院的监控下偷看成功也是种本事。”

  没有逗成姐,莫辞遐有点小失落,于是她赶紧转移话题:“在这桥上看水泥森林沐浴在残光下真是一大奇景。”

  车辆在脚下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残光就算了。什么都照耀不了,还会带来黑暗。”雾笙看着另一边的逆流。

  “姐在看什么呢?”莫辞遐将头探去。

  “只是在向往朝霞罢了。”雾笙转头。

  “朝霞后面就是雨……才不要下雨哩!”

  雾笙听到后没有一点反应:“并不是每次朝霞的时都会下雨。冬天上学时停一下脚步在这里好好看一次日出吧,你会很喜欢的。”

  “但我真的不喜欢朝霞。”

  “星球不能停止自转和公转;海陆热力差异不会消失;高压和低压一直存在;锋面也是。虽然梅雨已经过了,但随着全球变暖逐渐严重,暖热气流向极地扩展,高纬度地区气候变暖,降水增加;中纬度地区气温升高,台风频度和强度增加,台风源地扩展,极端天气变多。”

  对于教科书上的原话莫辞遐无以对。

  “而且如果你生活在热带地区怎么办?热带雨林气候,终年受赤道低压控制,高温多雨,全年皆夏年降水量大多都在2000毫米上,且全年分配比较均匀;热带稀树草原,受赤道低压和信风交替控制,全年高温干湿季明显交替,赤道低压控制时为闷热多雨的湿季,信风,不论是东南信风还是东北信风控制时为干旱少雨的干季。这时你可能会喜欢,但你的机体那时会严重缺水。同理热带沙漠气候也是,受副热带高压和内陆信风交替控制,常年干旱少雨,年降水量不足125毫米,气温极高,日照强烈。那时你估计就会喜欢上雨了。”

  “谁闲着没事干要去那种地方啊。”

  “当地的原住民。”

  此时有些人闹闹哄哄地爬上了天桥。是一些高中生,好像在讨论他们今天模拟的地理考选择题答案。

  -“嘿!温带草原带年降水量在250~500毫米之间好吗!这个老师上课还强调过的!”

  -“不管了,反正考完了,今天放飞去咯!”

  打算把自己绑在火箭上来场宇宙之旅?莫辞遐心里吐槽。那群人走了下去,天桥上又只剩下形影孤单的人了。

  “我知道了,或许温带大陆性气候适合我居住。”莫辞遐说。

  “书本上的理论还要放在实际上实践。你可知大陆内陆是什么样吗?为什么机场只有这几个地方?”

  “这我还真没想过。因为我不怎么喜欢旅游”

  “鬼城。只有靠海的地方才适合人们生存。”

  “鬼城?”

  “西元时期的遗迹罢了。”雾笙给出提示。

  “到现在还没修复好嘛?”

  “一颗ragazzo的影响到现在才勉强消失,更别提几十颗了。”

  一辆大卡车从莫辞遐身后的呼啸着飞过。

  “书本上的知识大多只剩理论了,不过这种东西越少知道越好,大概,呵呵。”雾笙看向那开过的卡车,“就和这大道上有车飞过一样。”

  天色逐渐昏暗,晚霞也逐渐褪去了它的斑斓,只剩一个逐渐沉闷的颜色。天桥上开始出现人影,并且来来往往。夜幕将至。莫辞遐穿过人流正想拉雾笙,却被躲开了。

  羽涅在桥下找了个死角看着两人。

  “话说姐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因为我还是你学姐。”

  “那姐你当时怎么样内!”莫辞遐眼睛闪闪发光。

  “和现在的你一样。”雾笙看向桥下,“你上来,我知道你在下面。”

  “谁啊,难不成是粉毛?”莫辞遐也向桥下探去。

  “等下。粉毛?一个扎着双麻花头发长度拖地的异色瞳?”

  “其他的没看清。涅姐将她赶跑了”莫辞遐对手指。

  “那人怎么了?”羽涅走上桥。

  “呀!说涅姐涅姐到!”莫辞遐惊喜,“我还以为你早回家了呢!”

  雾笙对羽涅的语气暂时缓和了点:“不错。”

  “粉毛是谁?你有线索吗?”

  “你相信阿飘吗?”雾笙问道。

  “我是无神论者。”莫辞遐说。

  “我信。我非常相信。”羽涅给出了相反的回答。

  雾笙点点头:“阿飘是存在的,不能直接控制阳间,但她可以靠媒介间接控制。”

  “内粉毛就是阿飘?”莫辞遐问。

  “这个阿飘就是很逊。”羽涅说。

  “要是这阿飘真的逊的话,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相遇了。”雾笙疯狂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能力不够,但脑子真他……亏的没被吃。”

  羽涅饶有兴趣地看着雾笙。

  “她曾试图控制阳间,可惜计划流产了。”雾笙看了一眼莫辞遐后又看向羽涅,“具体流产成什么样我也姆知。”

  太阳完全下山了,夜幕降临。

  “哇——天都黑了!我就不奉陪了二位!老妈要骂我了我先回家了!灰灰!”莫辞遐突然叫到,随后立刻无影无踪了。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桥上的二人同时叹了口气。

  “或许我们该和解了。”雾笙说。

  “什么和解,你又不是她,没必要和解。”羽涅向雾笙伸出手做出握手状。

  那手穿过了雾笙的身体。

  “维持这个形态辛苦了。你是雾笙的ai吧。”

  “没事不辛苦,呵,除了学习那个逼的语调和维持这个形态很累以外都没事。还有别叫我雾笙ai,喊雾笙,那个逼用的我名字。ai也勉强可以接受。”ai立刻将自己设置为最舒适的蓝色透明状,然后她双手在背后的栏杆上一用力,撑坐上了玻璃天桥栏杆。

  “怎么,没见过ai坐栏杆上吗?”

  “你身模呢?”

  “严格意义上早死了。”

  “非严格意义上什么时候合眼的?”

  “你指那个逼?你不是和她一起……哦对,那没事了。她随后无的啦,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个逼的呢?我明明装的不错啊。”

  羽涅看了看脚下的玻璃:“在花园里我都没意识到。直到这里。”

  “哦?”

  “一个满口跑脏话,还有一个就是……你没提醒她。”

  s..book585842708649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