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十章 记忆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清晨莫母先出门了。餐桌上留了长纸条,莫辞遐通读全纸归纳总结后得到下面两句话:

  一、这两天老妈要加班,不能回家。太好啦。

  二、冰箱里有一些只要用火热一下就能吃的饭。

  纸末是句莫名其妙的话:“注意安全”。

  安全?我好歹也是在生物和化学课实验时帮忙划火柴的人,要是没有烟花禁令的话我会第一个冲出去放鞭炮,烧个饭还要担心我?虽然厨艺不咋地是真但也不至于这样吧!毕竟学院又不考做饭。

  雾笙帮莫辞遐做完饭后就赶飞机走了,不知下次再见到她为何时。她临走前再三强调一定不要忘了去找那柜子。

  现在同样是柜子,上面莫辞遐的家门钥匙却不见了。虽然可以在车库里熬两天但是面对老鼠打咩,于是思考再三她决定给羽涅发个邮件表明想借住在两天。

  老姐连我钥匙消失都感知到了嘛?她这么想着按下回车键。本以为羽涅不会回她,怎料答复啪一下回来了,很快啊,而且羽涅已经帮她空出了位置。天时地利人和了属于,她把一些生活必须品装在了她上学用的拉杆箱——这玩意上次使用还在四年前——然后试拉了一下,能用,效果也蛮好,好像这玩意是名牌来着的,以前的家里可真奢华。

  在检查完房屋确认一切安全后,她关上了门。接下来就是在羽涅家等约48小时后老妈回家开门了。包里这些东西应该够用了,而且初三学生拉个拉杆箱也很常见,反而是日常只背一个小书包会被认为才五年级……嘛,虽然一米五八的身高很矮,确实会被认为是小学生,被混混骚扰,但又不是打不过!敢惹我,一脚一个!

  因为一点也不想碰活人。好了,不想了!走啦!

  “涅姐早上好啊!”

  “辞遐早好。东西都带了?”

  “当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你钥匙怎么丢了?”

  “大概老妈上年纪了,走的时候一并带走了。吓,这么说还有点担心,停电的时候一声招呼不打人就消失了,这两天要是在外面突然迷路了咋办?”

  中午和小学妹聊了会天,顺带帮她讲了两道题。小学妹现在成绩稳步提高,马上就可以榜一了。其他人都很期待下一次考试时小学妹的量变引起的质变,但莫辞遐第一反应是:没关系你永远是我认的妹!不管你是不是年级第一有没有瞎眼耳聋就算化成灰被打爆脑袋我都认!

  “那还是算了吧小学姐,总感觉现在脑袋在脖子上不对劲,全身跟起了麻子般。”小学妹放松了下脖子,无意间看到了窗外,“那是你同学汪闲芷?”

  “哦?“莫辞遐张望了一下教室外,汪闲芷正在偷窥教室内部。

  “没事,第一个爆点的是她。”莫辞遐把餐巾纸当枕头正要继续慵懒地靠在窗边晒太阳时,一根白色的羽毛顺着开着的窗飘到莫辞遐的鼻尖上。

  莫辞遐一下跳起抓着这羽毛:“这羽毛哪来的,难不成学院还养大白鹅了?养大白鹅是打算干嘛?啄谁背后长的莲子还是脚底板上的眼睛呢?还是想一把子完成收集一百根羽毛的任务?这还不如入风灵月影宗呢!还是说这是供给亚人的高级饲料?”

  “亚人也该保护一下了吧。”

  “虽然我赞同保护亚人这个观点,但很多时候亚人做出格事情的频率和次数都相比正常人高。不过人也会做这种事,而且有些高素质人才也是亚人。可总体来看贫民窟还是亚人居多,现在机会都均等放在了人手上,算是咎由自取嘛?”

  “只能是了。看看小学姐的社团指导老师……”

  “叫社长,这样顺口。”

  “好那就社长。而且据说亚人之间有鄙视链什么的小学姐既然住在贫民窟,应该很清楚的吧。”

  “贫民窟我是不敢进的啦,我只是住在它旁边的小区里,对里面还是不知道的啦。虽然我那栋房子刚好是最靠贴那边的,一开窗帘可以看到扭扭曲曲的房屋,是凌乱美的最安全观赏平台了。内部很乱,才不想进去。”

  “这可以算是……烂皮树现象?”

  “半半分,涅姐说南部这个地方全是高素质人才,没有贫民窟这玩意。不过说实在话虽然贫民窟内部很臭全是腐烂的垃圾,但相较这里市中心的空气可清新多了,只有冬天和下雨臭霉味冲鼻时要开空气净化器,大概是盛行风的原因。”

  “下雨的话我们处于季风区,次数很多”

  “所以我讨厌雨还有这个原因啊,嘛事物各自都有各自的优缺点。边缘房屋的房价便宜,水电什么的也便宜,开直播画稿发视频可以分担家里的经济负担,老妈也在外工作,一个月下来甚至还有点小库存,生活可以有些许改善。就是每天走路通勤有点烦。地铁,好贵。”

  “所以小学姐为了节约经济和有更多时间打游戏练出了这样强的体能?”

  “还有空气质量。影响城市问题的第一个就是环境问题嘛。”

  窗外发出轰然大响。

  “外面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响声?砖瓦掉落的声音?”

  “什么抛瓦啊不对砖瓦啊,大概有人蹲着穿模了。”

  “哈?穿模?不可能的啦这里可是现实!”

  “咱来康康。”莫辞遐向小学妹做出请的手势来到教室外,然后带着一副嘲讽的表情看着被砖埋着的汪闲芷,“好汁,下次直接开鹰眼标注我吧。”

  外面的汪闲芷脸都扭曲了。

  莫辞遐立刻戏精上身:“不要这样盯着我嘛,又不是我搞的。bug而已啦,地球ol的b-u-g-bug啦,难不成你不知道这词?哇!好无知!无知者无畏太可怕啦——!!”

  “这只是一个coincidence(巧合)而已。”汪闲芷咬牙切齿。

  “coincidance?那你给我跳一个看看啊?来来来我唱起来,thefirstman’snameis……诶你为什么不跳?是我唱的不好嘛?羊,你评论一下?”

  小学妹:“嘿嘿嘿。”

  “哦,你看看人家,都被我曼妙的嗓音折服了,那就不是我唱的原因咯,我音是准的咯,那为什么你不跳诶?哦——原来是你卡墙里了!!太可怜了!要不哭一个看看?哭吧哭吧哭吧不是泪……到我怀里哭个鼻子吧乖宝宝……”莫辞遐咧着嘴笑道。

  “小学姐,她不是孟姜女也不是杞梁妻。”

  “哦哦!大师我悟了!那两位女子能哭倒墙都是因为她们带了人妻属性!那只要在场的任意一位成为别人的妻子后就可以哭倒墙壁了!然后解救人质!”

  “沙子和火药可以合成tnt。”

  “我都忘了现在早已不是冷兵器时代了!”莫辞遐一拍脑袋,“而且现在医疗技术发展如此迅猛,在医疗无人机上粘个c5都没问题!”

  “她确实应该去看医生了。”小学妹点头。

  “羊,咱们去找你老师!”莫辞遐说完还转过头看了眼汪闲芷,“另外啊喂喂,请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

  汪闲芷差点没气昏过去。看着那两身影消失了,汪闲芷乘机对路过的人传教说莫辞遐和她身边的人把自己推进了墙里,不过这回只博得了路过的学弟学妹看跳梁小丑的怜悯的目光。

  教学楼里抬出了一副担架。

  由于突发事故,汪闲芷四年以来第一次缺勤了。莫辞遐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城市的空气是自由的。

  真自由啊。最后一节课上完绝对会更加自由了呢!随着下课铃的响起,她像往常一样立刻开溜溜,不过先去了同楼层的厕所,等人们陆续走出了教室时她再次回到小教室门口。

  喜闻乐见的门锁上了,不能从这一侧打开。但是感谢汪某人的贡献,今天身后暂时不会窜一个人监视自己——她从笔袋里掏出一根回形针,摆弄了一会便打开了门。

  这年头谁不会撬锁呢。

  门口放着的监控被她一支笔打了过去,监控的插头因为常年没人修理落了下来,垂到莫辞遐的呆毛上。呆毛还弹了弹。

  没事,反正没有毁坏公物,如果被发现可以说设施年久未修掉了下来。而且一路上的监控都这样被打下来了嘛,要出事的话早在上课的时候就被带走啦。

  莫辞遐捡起笔。

  小教室面积不大,大概20平米左右。东面放着黑板;左边是窗,朝北;右边朝南处是书柜,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面部分通常放的是杂物,因此总是被堆着的桌椅挡住;上面则是书柜。书柜上偶尔放着几本教科书,通常是空着的。莫辞遐挪开桌椅打开橱门。

  里面出乎意料很干净,面积大到足以藏进一个两米长的人,但没什么虫子之类的从柜子里落出来。

  “诶,那到底是啥玩意呢。”莫辞遐伸出右手掏了掏:“嘶,好疼!”

  她伸出手,摊开掌心。一块早就被血染成暗红色的玻璃碎片扎在手上闪着暗淡的光。

  其他地方被大概是斗篷的残布包着。

  热月的气候和它名字一样,炽热的阳光无情地刺伤着人们。世界是蒸笼,无人能逃离这个蒸笼,也无人能无愧地说这不是他的责任。

  终于傍晚时分太阳落山,热量也逐渐减少,红绿灯不断在红和绿之间来回跳动,天桥下的来来往往达到了高峰,高楼的玻璃间反射着光。站在天桥向下看也终于能感受到一丝微风。

  “烦啊!居然在这三伏天还要校内补习……还不开空调和风扇!我看这补习就是把人绑在放在滚动带的课桌上,前面的黑板上写着满满的「生命の終わり」!”莫辞遐趴在玻璃天桥上看着日落。

  “再熬两天就能熬出头了,啊啊,烦死了烦死了烦死啦!”莫辞遐嘟嘟囔囔,“不过今天行人真少啊……废话!谁出来谁是大冤种啊!”

  一位黑色高领风衣将双手插在口袋慢慢踱过;一位甜系lo娘正低着头玩着手机;一对母女,母亲大概30岁出头,牵着的女儿蹦蹦跳跳:“妈咪!我想吃冰淇淋!”

  “不行,你已经吃过三个了。”

  “可是我想吃!”

  “不行,明天再吃,你这小馋猫。”

  莫辞遐看着她们南去。好吧,看来还是有些冤种的。一辆大卡车驶过,带来了一阵风,她习惯性地将中发撩到耳后。

  不过谁愿意在这种天出来呢?肯定都是夜晚出来散个步乘个凉什么的。这几天天气都不错,晚上应该会有很多人出来的吧。天色也晚了,夕阳都血红了,该回家了。

  莫辞遐这样想着,转头向北走去。下天桥过一个红绿灯就到家了,住闹市中心可真方便。

  她打开手机,上面显示时间东元1011年7月27日下午5时48分46秒。

  “话说爸妈肯定又要逼问我今天学什么了吧,真是的。”

  只要光在,林立的高楼就不会停止反射。光污染依旧笼罩在这个城市。或许到晚上能好一点。这高楼怎么外墙全是玻璃。世界被玻璃所充斥,一切都透明无阻地漏在一切眼前。玻璃天桥是一个大胆的尝试,整座桥唯一采用的材质只有玻璃。

  咔。

  可是玻璃是易碎品。

  随着这轻微的一声,莫辞遐脚下的玻璃迅速崩溃,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失重感就袭向了心脏。

  来不及了,根本来不及迈开第二只脚。

  好在莫辞遐手速快,在坠落过程中凭本能抓住了破碎的玻璃边缘。右手瞬间开了几个口子,痛感受器迅速产生传入冲动形成痛觉。然而一只右手在应急情况下力道也不足以让她爬上来。性命攸关,用一双手换一条命还是值得的。两双也不是不行。

  花05秒权衡好后,莫辞遐抬起左手。

  玻璃天桥边的高楼上异常地反光了一下,一枚子弹裹挟着利风噗嗤一声打穿了莫辞遐的右手,然后又是一枪打穿了她的小腿肚。

  右手上还握着一块碎玻璃;桥下车辆来来往往,刚好一辆卡车从那底下疾驶,随后——

  当天的新闻着重描述了这起事故:大道上发生了一场连环车祸,不过奇迹般只有一人死亡,并且是当场死亡。那千里挑一的受害者据称支离破碎,玻璃像是刀叉一样插在熟了的肉饼上,据目击者称。

  但是拦起警戒线开始着手调查的时候,警方发现所有肉块全部不翼而飞,不过脑浆和血浆还溅在原处。另外一提,今日另有两具尸体凭空蒸发,案件均发生在该路段旁边的小区里。

  这一段是用灰色8号字体标注的。

  「从我的过去的一片荒墟中,至少,至少有这些我能记忆……」

  见莫辞遐还没有下来,羽涅工作完毕后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回到了最后一节课上课的地方。她靠在在教室门边的白墙上,一翻开就是这句。

  “……”。

  羽涅合上本子。对庞大的记忆进行修改和恢复需要较长的适应时间,再等一会吧。

  小教室里突然发出了一连串大声响。羽涅开门,发现莫辞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手上握着的那块玻璃滴下了新鲜的血液。

  s..book585842708649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