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十三章 回顾战况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4 18:1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返回羽涅家的时候,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轻轨驶过重重高楼,将美景呈现给车厢里的人,向着地平线尽头驶去。由于此时大部分南部新城区的人已经到家了,所以车厢又空了出来。

  此时羽涅掏出一串钥匙“以后你随时都可以来我家。”她将家门备用钥匙交给莫辞遐,“不用打招呼。”

  突然有人把自家家门钥匙交给自己四年的搭档,这实在是异常现象,于是莫辞遐试图找一个理由推脱“别给别给,反正我以后也不会用到。”

  “多一把钥匙多一个保障。相信我。拿着。”

  “你也太相信我了吧。”

  “我这边门禁很严……这钥匙上又没涂什么毒药也不是什么小型定时炸弹。”

  莫辞遐见羽涅执意要送她这贵重的礼物,也就只好收下了。羽涅似乎了解了一桩心事“学院有计划在直升考结束后会举办烟花晚会。”

  “烟花晚会!?……也对。这样蛮好的。下周三晚上?”

  “嗯。据说举办地点就在初中。而且还有什么夏日祭活动。花里胡哨的。反正都在直升考后。”

  “说到直升考,今天记得借书给我。因为政治不用考了,所以只要其他三门就可以了。嗯……语文、古外语和历史。”

  现在的学生就是这样,玩游戏的时候,整个人生龙活虎,学习的时候书刚翻开来看几秒人就睡着了。

  “或许是真的累着了。毕竟另一边的另一半昨天耗费的精力太多了,今天早上也没睡着。”

  “不对,另一半好像没有耗费太多精力。”

  “哎呀,她居然在学习的时候睡着了。”ai突然投影到莫辞遐家,低头看着睡着的莫辞遐。

  “正想着你呢,怎么来了?是怕我对她图谋不轨吗?”

  “你们小孩子之间的事,我想管也管不上啊。对他图谋不轨,就图谋不轨吧。”

  “从没见过如此不负责的半个妈。”羽涅嗤笑到。

  “半个妈,可把我说老了。”ai立刻否认。

  “你难道不老吗?”

  “是比你们大一点。”

  “不扯这些了。你昨天在哪里?为什么她今天这么累?”

  “战——地——记——者——,战地记者,你懂吗?”

  “你昨天在场?”

  “全程在旁边录像呢。不过因为开了隐身,所以他们一个都没看到我。开隐身可累了你懂吗?不你不懂,你一点也不会体恤别人。”

  “昨天不只有两个人在场吗?”

  “两个?想哪里去了?就她们两个开打那这个世界上哪里都可以打起来,而且这样能打出胜负吗?”

  “她好歹也是造你的人。”

  “好歹?你这么说就这么定吧。我跟她交情不深。而且你不要给我随便乱认妈好吗?”

  “你难道不是她编写的程序吗?所以你就认了这妈吧。”

  “那这样一算你辈分比她还小了两代呢。没想你居然是一个对所有人都能喊爹妈的人。完了完了呀,要是你认得一个爹是一只狗的话……”

  “是你先这么做过,才会这样臆想他人吧。”

  “哎呀,被将了一把。要不重开一局?”

  “转移话题。”

  “如果你赢了我这把,我这两天就不阴你了。”

  “好。”

  ai立刻从空中投影出中国象棋棋盘,然后ai又投出一枚投影的硬币,丢了出来。红方ai,黑方羽涅。

  红方先行。

  这ai开局左边动車弃马,羽涅直接炮打马;ai又弃一马,羽涅选择吃马……

  ……

  和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ai一阵狂笑,“和了!和了!你也不咋样啊羽涅!”

  “你又没赢,笑的还跟界外科学一样,搞得好像我输了一样。”

  “作为吸收了众多精华的天造之物,居然还下不过区区一个电脑,好逊啊!”

  “作为一个号称拥有最强大脑的ai,居然还下不过区区一个人类,更逊了。”

  “打嘴仗有意思吗?”

  “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你先挑衅的。”

  “那就是你记错了;你们人类记忆总是会出错。哎,太可怜了。”

  “包括现在在桌上睡着的那位吗?”

  “哦,她啊,她不叫人,她那是超越了人类范围从碳基生物变成了羧基生物了,不属于探讨范畴。”

  “废话少说。”羽涅进入另一个房间,“昨天的录像你从头到尾都录下来了吗?”

  “这么精彩的一架怎么可以不以最高的待遇录制呢?”

  羽涅关上门“投影一下,把声音放出来。不要太大就行,会吵到辞遐。”

  ai老实地照做了,毕竟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可以开玩笑的“多少合适?50%?”

  “45%。”

  “你可真会为他人考虑。”ai一边投影到天花板上一边叨叨,“ai没人权呐——”

  “ai什么时候是人了。另外谢谢你治疗好了我多年的颈椎病。”羽涅怼完后仰头看向天花板。

  “哼。”

  录像开始播放了,羽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她们讲话声音怎么那么小你这录像不行啊。”

  “能拍到已经不错了,要不你去现场拍一下?还嘴犟。”

  羽涅没说话,继续观看录像。

  “等下,在这里暂停一下。”羽涅对ai做出停车手势,“往前倒五秒。然后0.1倍速慢放。”

  “有什么问题吗?”

  “垂直向下砸肘,明令禁止使用的招数。”羽涅对ai说,“连世界禁令都不顾了吗。”

  “这怎么看都是一场死斗,而且也不是正规比赛,两人死斗时根本不会顾虑有没有踩到世界的禁令。再者这两个都可以无视所有规矩……这你是知道的。”

  “我还以为这些在脑中根深蒂固的东西拔不出呢,看来有一丝希望。”

  “维利安?维利安可不是……”

  “我指雾笙。”

  “在?啊……她确实。毕竟是他们一手拉扯大的。反正另一边的维利安就不是了。”

  “原来这人叫维利安。”羽涅仔细地看着那静止画面。

  “原来你不知道她叫什么吗?”

  “每次我在梦中问她时她总是拒绝了。而且她第一次来我家时……”

  “哦?她来过你家?”

  “第一次我梦见她的时候,她跟我说她是真人。我说不信。然后她说半个小时后,她在我卧室窗口等我。我又睡了15分钟,突然她那句话就忘不掉了。我当时因为困就想,那我就再等你15分钟?”

  “哦哟,梦啊。”

  “然后14分钟过去了,我看外面只有蓝色的月光,就打算爬上去睡个回笼觉。然后当我转头时,我听到后面传来了非常有规则的敲窗声。”

  “那确实有点惊悚。”

  “当时的敲声如下滴滴滴滴,滴,滴嗒滴滴,滴嗒滴滴,嗒嗒嗒。”

  “你搁这唱歌呢。”

  “那我用更通俗的语翻译一遍,省的某些语功能确实机器听不懂。短短短短,短,短长短短,短长短短,长长长。”

  “hello?”

  “你过期的算法终于派上用场了,真不错。”羽涅无视ai的白眼,“我就看着一个头顶着鹿角的女人剪影坐在一台会悬浮的机器上。她那双绿瞳似乎在散发着幽幽鬼火。蓝色的背景光,人脸背光面,还有那双眼睛,真瘆人。”

  “没想到你也有这种昨天。”

  “你这行为可以近似地称为ky。”

  “ky?”

  “空気が読めない人。当然因为你不是人,所以只能称为‘近似’。扯多了,总之就是这样我俩才认识的。”

  她终于皮一次了。ai暗想。

  “继续放下去。”羽涅终于兜回了原话题。

  “两人下手都真狠。”羽涅看完后感慨道,“帮我传到电脑上,我琢磨琢磨。”

  “才认识几天你就这么命令我,你是我谁啊?”

  “这么一想来前天可真是糟糕的一天。而且有人在刚见面的一刻就开始怼别人了,在那边试着套近乎现在还有脸说这话,ai都是这样的吗?”

  “你他妈……”

  “反正你的ai生来就是为人服务的,现在终于有了用场你还不开心了。”羽涅离开房间,把ai孤零零地丢在原地。

  “我!说!你——!”ai穿墙而过正要理论,可羽涅却抱了碟毯子铺在了莫辞遐身上。

  勉强安静一会吧。ai想。

  羽涅铺好,见ai在一边便嘲讽:“刚刚还各种穿模,现在模仿得有模有样啊。”

  “我以前也……也经常穿模的好吗?只是你没看到,而今看到后感觉惊奇了而已。见识短浅、鼠目寸光、买妻耻樵孤陋寡闻井底之蛙一孔之见管中窥豹!”

  “哟哟哟,检索功能用的不错啊。还得依赖网络的你真是可怜啊。把你网线拔了怎么办?”

  “呵,那还怎么办?认个主儿投个胎儿完事。”

  “你还信这一套。”

  “不是信……算了你经历过,我觉得我不必费嘴舌解释了。还是说你忘了?猪脑子。”

  “怎么突然那么气急败坏?是因为看着这些美味佳肴吃不了而愤怒吗?我只能说,无能狂怒。”

  “看上去面相很糟,难吃!”

  “吃不到葡萄的ai狐狸。辞遐今天吃后还称赞我。馋着吧。我去洗澡了。”

  ai气鼓鼓地看着这一桌美食,见羽涅走后,收起了脸上的那气鼓鼓的表情,然后撤走了在羽涅家中的投影,来到一户人家窗口。

  “傻子,来活了。”

  “涅姐你今天来的比我还晚诶。”

  “刚刚在做作业。”

  “话说,昨天不是说……在外面有些事情不太好说出来嘛?”

  “是的。那我现在开始说了如果每次直升考都通过的话,应该是幼、小初、高、本、研、硕、博、博导连读的。这话没错吧。”

  “完全没问题。”

  “那么这就是问题:为什么学院要从小就收集这世界上所有孩子并集中到一起学习呢?你现在记忆已经拿回来了,那还记得幼儿园那些脸上带着微笑的和善的老师教了你们什么呢?”

  “涅姐没上过幼儿园就直接来小学了吗?”

  “那段记忆有点忘了,所以我现在向你求证一下。”

  “嗯……60多人的一个大班,两个老师,带我们玩玩游戏,有时也会带我们出去实践活动,因为全住宿的生活快憋死我们了。曾经在小班时,有些人尿裤子时,他们也会帮我们擦裤子,然后因为中午要午睡,起来的时候女孩子头发散了还要帮我们扎辫子,还有帮那些不会穿衣服的穿衣服,系鞋带之类的。有时还会教我们一些小知识。比如说教会我们看世界地图之类的。就这么多了,幼儿园的生活还是蛮愉快的。”

  莫辞遐说完一大段话后,顿了一下。

  “小学的时候才正式教我们如何写字。比如说先从横竖撇捺开始学起,学会后第一个教我们如何写我们的名字,然后是一、二、三、半这种数字,还有“正反”这种统计字符……”

  “那老师有教过你们‘叛’这个字吗?‘叛变’的叛。”

  “叛变?诶?这个词没听说过。是什么新词吗?

  “这么写。”羽涅从虚空中拉出一块黑板,用粉笔在上面认认真真写上了这个字。”

  “半反?”莫辞遐歪头,“这什么词,最近新造出来的流行词吗?”

  “只是一个组词罢了,那起义呢?”

  “哦哦起义啊,就是仗义起兵啊。在危亡时刻人们挺身而出,为了“义”。”

  “好,看来语文学的不错。那我来考你的历史。西元680年发生了什么?”

  “隋炀帝杨广把王位禅让给了唐高祖李渊啊。”

  “那在唐所统领的这块大陆上,西元755-763年发生了什么?”

  “啊?啥都没发生啊,涅姐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些非常基本的历史问题啊……?”

  “只是看看你历史背到哪里了。记住你现在对答如流的东西。””

  实际:公元680年,隋朝灭亡,同年唐朝建立。公元755-763年安史之乱。

  怕不学历史的被以上所误导,故ps

  s..book58584271292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