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十四章 直升考 夏日祭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4 18:1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直升考的时候了。汪闲芷硬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一脸怨气来到直升考考场。一进教室就看到莫辞遐坐在一排五靠窗地方。

  晦气啊,太晦气了!她这么想着,看了一下座位表羽涅不在这个考场,自己在一排一靠门的地方。坐定后那门还在吱呀吱呀被风吹,她伸手关上门,可穿廊风还在拍打这门,扰得她第一场语文考试都没好好答卷。

  这波开门红了。不过没关系……

  另一边莫辞遐没有理睬汪闲芷的隔空怨气,依旧按照她惯常的方式做题,虽然有种未知物在后面看着自己的感觉。她花一个半小时写完语文卷后因为不能提早交卷就开始托腮看云。今天天气很好,云朵洁白得像原味棉花糖,在空中轻飘飘。天空很蓝,蓝得不像天空,缺少了一点灰。一切都是那样宁静、祥和、美妙、诡异,阳光温暖地洒下,照耀着整片大地,很亮,很亮,很亮,亮得只剩事物最纯的颜色,和事物最黑的颜色。

  好亮啊。

  教室里根本不需要开灯,为什么要开呢?浪费电。

  好亮啊。

  好亮啊。

  ……

  第二天早上依旧是这番场景。

  直升考也考到了灼热期。

  昨天全是文科,上午语文和地理,下午历史。今天全是理科,上午数学生物,下午理化。考试安排分配得非常不科学。试想一下第一天单是语文作文就要写800字,历史小论文也要500字,还不加上前面的语文两道现代文阅读理解、地理三道文字题和历史两道文字题,写得腰酸背痛脖子扭;第二天在牙都被打掉三颗的情况下拄着拐杖,一下就看到题量足有三十道的数学巨人僵尸扑过来,背上还背着机动性极强闪避拉满的生物——好家伙你是不是让它基因突变了虽然基因突变确实可以发生在任何时候但概率应该很低啊——,后面还有一对恩恩爱爱9的理化……

  放过我们吧。

  钟表响着滴答声,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

  好亮啊

  第二十四题第三小问。

  草稿纸已经打了满满三页了。

  好亮啊。

  第二十五题第二小问。

  好亮啊。

  做完了。

  好亮啊。

  好亮啊啊啊啊啊!

  一声惊雷凌空劈下,响彻整片天际。不过这是夏天的暴雨,只是纸老虎而已。感谢雷公的唤醒,否则莫辞遐就叫出来了。回到现实后她正要继续做题,发现卷子已经在梦中画完了,而且答案还是对的。当然梦中其他东西反正和现实是相反的,那就好。

  下午雨停了。也是最后一场考试。规则规定每场考试都会提早五分钟下发试卷,这五分钟学生可以看卷,但不能动笔。当莫辞遐拿到理化卷子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在开考铃声响起半分钟后,她就填好了所有的填空题和选择题,只剩几道大题没答了。

  对莫辞遐来说直升考就这样非常顺利地结束了。结果将在一个月后出,准高中生们还要呆在学院学习一周,而别的学校期末考考完后就放人了。

  很多同学对此表示不满那必然的。学生已经毕业了,为什么还要继续上课呢?而他们面对的下场也很清楚全部被请出了学院体系。怎么可以公然聚众抬杠学院的制度呢?全部清除全部清除。不过这是后话,这里暂且放着。

  总之今天下了场骤雨,至少今晚不会再下一场雨了,烟火晚会照旧举行。莫辞遐和羽涅的手机上同时收到了这样一条邮件“你们早恋,还同性。学院制度明确规定严禁谈恋爱。今天晚上烟火散去之时食堂顶楼天台见面。如果你们不按时出现在现场,以下图片将会直接被送往举报箱。那么,预祝二位新人学游玩愉快。”

  附图第一张两人在夕阳下牵手走路的图,第二张是两人共度蜜月的双人全身图,第三张则是两人啵嘴。

  莫辞遐和羽涅点开的瞬间同时懵了我们怎么记得这些事我们都没做过?

  “虽然我确实对她抱有好感,但也仅限于搭档的程度,这也太出格了吧。”羽涅如此想着。

  再仔细一看,第一张图居然牵手了。呃呃!不要啊!

  第二张图槽点更多了白边没抠干净,正片叠底没叠,人物没有融进环境,甚至连脚都没有着地……第三张脸挖的坑坑洼洼的……这抠图的是得了帕金森综合征嘛?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个人——汪闲芷。

  “好家伙,她没考好,还想要把我俩拉下水啊!”

  “但这事还是需要管一下毕竟我们永远都不知道高层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看到这么劣质的图他们也会认识是真的。”

  “我们之间做的最近一步的事……只有我到你家来着的吧。”

  羽涅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今天晚上去求证一下是不是她吧。身正不怕影子歪,我们确实什么都没做过。”

  “她不发还好,她这一发可完全暴露了呢。今晚就去拆穿那小人虚伪的面孔!反正手机已经到手了,去的时候直接开个录像怼她大脸。”

  “话说这么难得机会你不逛逛街吗?”

  “这么难得的机会当然要打游戏咯。我陪你逛的话她的威胁还有可能成真……要把在揭穿前一切可能性都杜绝掉!”

  “有道理。”

  夕阳西斜,橘红色的霞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一缕缕金黄色的光线斑斑驳驳地落在草地上。

  莫辞遐坐在靠近后花园门的草地上。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也坐在那。莫辞遐看不到他的脸,或许只是个社恐罢了。她坐在离那人十米远的背光处,插上耳机这样就不会打扰到双方了。

  收了一曲后,后花园的门悄悄开了。莫辞遐一抬头就看到那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起身,走进后花园。她见四下无人,好奇心突发,变跟了过去。

  她向花园内探头什么都没有。没有花草没有大棚……等下?!

  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没有气的充气道具……

  道具??!都是道具罢了??!

  她揉揉眼,想再看一眼。

  没想到已经到晚上了,打开手机一看晚上七点了。一不小心睡了那么久啊……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东西?嗯!后花园!

  后花园还开着,一切照旧。

  “果然看错了。”

  庆典已经开始了,小摊也已经摆好了,到处热闹非凡,一片繁华昌盛的景象。人声鼎沸,喧嚣声此起彼伏。莫辞遐来到一个打枪的摊头。里面的工作人员好像是初一的一些娃子。

  “五十块十发。”摊主说。

  “黑心商家。”莫辞遐回答。

  “只要你中两发,我们就送一发;中两发送两对……”

  “可叠加嘛?”

  “可以。”

  “还是好黑。”莫辞遐如此评论。

  “当然我们也有丰富的奖品。鼓励奖中15发可以换得一包餐巾纸;三等奖中30发可以换得一把折扇;二等奖中45发可以换得一个价值199……”

  “最高奖呢?”

  “要是你没钱话,最高就别想了。”

  “说。”

  “特等奖也就是大奖中90发可以换得这个。”摊主拿出2700元奖金堆在桌上,“来吗?”

  “好东西。子弹可以单买吗?”

  “想的美。要玩就赶紧买,不想玩到一边去。”

  “滴——收款到账二千五百元。”

  “50发。收到了啊。”

  这两千五百元的付款声一下惊动了旁边摊子的人。莫辞遐身后一下围了一圈人。大家都想看哪个傻子居然豪掷两千五百元玩玩具枪。羽涅在远处一个小摊上看到绝版手办时听到了这个消息。

  “那没事了。”她这么想,然后一转手办看到了一个初伤。

  回观莫辞遐,她端起枪先试射了一发,正中靶心。

  其他还可以,除了后坐力有点大。不过没关系,压得住。

  她这么想着,对着开始移动的靶子一阵扫。五十颗子弹在五分钟后就用完了,而围观群众的眼睛也慢慢睁大了:全中。

  “好了,五十处以二等于二十五,再给二十五颗。”莫辞遐扛起枪做出招手手势。

  因为不能单买子弹,那么只能豪掷两千五了。两千五换两千七,这怎么想都能赚。不过这前提是50 25 12 6 3 1共计97发子弹要中至少90发。要是存粹打不动的靶子还有点困难,居然考验动态视力,而莫辞遐在几年的游戏时间中将动态视力磨练到不破坏正常静态视力的最高点。

  前八十发一发都没偏。莫辞遐甩了甩扣扳机的手,察觉到旁边人那些羡慕的眼光,她感觉有点过火了。

  “没事,还有七发,可以打偏两发……不对,四发。四发后还有五分钟烟火晚会就开始了,拿了钱后还能有四分半的时间,然后……”

  于是莫辞遐最终以九十四发拿下了两千七百元后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迅速消失了。

  围观群众正议论着人跑哪去的时候,一声巨响,烟花在夜空中划过绚丽多姿的弧线,照亮了黑暗的天空。人们都选择席地而坐欣赏这难得一见的人工景色。

  莫辞遐找到了羽涅,此时她正在拍照,而不像其他人都带带地看着烟花。确实很绚烂,红色的烟花在黑夜中炸开,然后落下。就这样结束了。

  “我也想有一天亲手放一次烟花。”莫辞遐说。

  “只要钱够多,放多少都行。”

  “是啊……”

  “去除60%多好。”

  “不知道诶。”

  烟花散尽,天色已晚,人们都收拾东西回家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是烟火燃烧不充分的颜色。涅遐二人看着在黑暗中张牙舞爪的食堂,烟火的痕迹在楼上炸开。

  她们推开食堂大门,大门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响声。应急通道的绿灯逐渐不稳定;而四楼出现了一轮……

  蓝色的月亮。

  “好冷啊。怎么顶楼还没开门就那么冷?或许应该多穿点?”

  “马上就暑假了。”

  “她是不是要存心吓我们。”

  “不知道。”

  “被要挟的感觉真是差劲。话说这路上怎么一个人都没?”

  “真可笑。要挟别人的人自己失陪了。”

  “这门推不开。手感和往常不太一样了。总感觉不太对劲。”

  “推不开就推不开吧。下楼的时候注意一点。”

  两人走向出口处的楼梯。

  “真搞不懂楼上不装灯为什么不装灯……而且建筑物老化一直不修……难不成还搞成古文物为了保证原生态无污染无添加剂保护起来了?也不必这样吧,连灯都没有,甚至连电都没有,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怎么回事啊,真就古文物保护了咯?”莫辞遐在下楼时这样抱怨,“今天真该料到这点把相机拿过来的……然后配合手电筒,相机照到后当场拿出手电筒对着,一套组合拳下来干脆利落又完美!而且相机还继续照着,真相必须被透露。”莫辞遐一边走在前面一边手上还在比划着。

  五楼。

  “我记得手机上也有摄影和手电筒两个功能。”羽涅跟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

  莫辞遐转向羽涅。

  “也是呢。”

  她将头转回去,继续看路。

  四楼。

  羽涅又开口了:“这种气氛,在黄油中也常常有呢。”

  莫辞遐一想到那间房间就瞬间脸红了:“涅姐你就别提你房间了!”

  莫辞遐脚下好像踩到了些什么,听声音像是有壳动物的身体。

  “好恶心。”

  “知道涅姐怕虫的啦!”

  蓝色的月光反射了进出口处楼梯。

  “这种时候……小心背后有人。”

  “涅姐你就别再说你……”莫辞遐脸上扑扑红,假装气愤地一转身……

  “涅姐你背后!!”

  羽涅听闻莫辞遐的话,转向身后……

  在黯淡的幽蓝光照射下,赫然映照着两个诡异的人影。

  在黯淡的幽蓝光照射下,赫然映照着两个诡异的人影,而莫辞遐身后也出现了两个,紫色的雾慢慢飘起,然后散开。

  刚刚的一切都是梦。除了羽涅消失了。

  s..book585842712928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