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十七章 氘 氚→氦 中子 能量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6-24 18:12: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群小混混走了后,莫辞遐弹出胸口的绿宝石原来这内部还是一个类似钱包的口袋。她从中掏出一枚子弹。

  这玩意不是别的,正是带走小学妹的罪魁祸首。

  当时事发突然,马上还得回教室,时间紧迫只得捡起来好好藏着等回去时找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研究。食堂的路懒得再跑一遍了。反正不过事物的两面性现在去除了坏的一面。就算让他们看看也没啥问题,甚至还有震慑作用。

  换句话说,只要监控拍不到,那就一切安好。

  她仔细地翻来覆去了一番。10分钟后,她将那子弹收回口袋里,嵌好绿宝石。然后她走向了落日。在阴暗处的那群小混混也确实没离多远,他们偷偷的躲在拐角里目视着莫辞遐的小身板被夕阳吞噬。

  “这娘们不简单。”

  “我决定了,以后就尊她为大哥!”

  “你傻逼吧,怎么能咽这死娘们的气?应该跟踪……”

  “想跟踪也没机会了。”ai的声音冷冷地从那群混混后面响起。

  那群小混混在再次见到了一个水灵的货色后也向原先他们初遇莫辞遐一样语挑衅ai。但他们没想到ai的嘴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臭,他们远在天边无辜的妈平均来来回回死了不下上百次。他们也没吸取教训试图强行办了ai,可他们每一拳每一刀都穿过了它的身体。

  “呵呵,老子又没有实体咯,你们他妈只是在白费力气。来,再来啊,再打一下啊。”ai看着那些拳头和脚穿来穿去,乐了“人的劣根性从古到今果然都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傻逼。”

  “算了算了,跟用弔思考的人没人话可说。”ai恢复成深蓝色省电模式,招手投影出一个电击炮台“可惜现在拖着个没实体的破身体,草。”

  她看向气喘吁吁的混混们“哪个司马的想加害刚刚那个呆毛双马尾女孩?”

  虽然刚刚的攻击都不凑效,但见到这个虚张声势,几个小混混还是秉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怕……”

  ai暗骂一声**m一束电击飞过去,刚刚大笑的几人当场冒着黑烟倒在地上。ai又电了一次,那几个人倒在地上的人当场人间蒸发,没了,什么都没了。连衣服布料都没剩下,包括刚刚莫辞遐打出来溅地上的红色液体全部消失了。

  “好了。”ai拍拍手,“我再问问你们这群劣等群居生物,谁想加害那个呆毛双马尾女孩?”

  这回留下的混混们双眼直勾勾地看着ai,嘴上也在念叨着什么东西。

  ai的测谎仪不断地扫描捕捉,炮台也在不断地放着双数倍的高压电击。最后只有零零散散的混混跪着留在原地请求ai放他们一命。其他的人全部人间蒸发,什么都没留下。ai又低声给他们注入了些什么,然后摆手示意他们滚开。

  混混们的命运在短短20分钟内就天翻地覆了。

  “我就说怎么两颗子弹看上去有点相似。而且玩具枪不应该存在的后坐力——至少游乐园那边的都没有——可那摊子上的却有了,我还得费点功夫去压,战线还拉长了。综上所述我用的那把就是真枪。”莫辞遐边跑边想。

  老妈在直升考第一天跟莫辞遐说要出差一个月,然后补了一句“反正你也大了,能打理自己”后就道了别。所以怎么晚回家都不会被骂了,真好。莫辞遐这次赶上最后一位老人回家之前到了家。她从书包里翻出另一枚子弹——玩具子弹——然后刚刚强行背下的胸口假绿宝石钱包里的做了比对。那枚子弹绝对不能拿出来,谁知道家里连着世界的监控摄像头会在哪里。不过有小混混的地方就代表监控被破坏了,所以嘛。

  可惜比对结果很失望:唯一可以非常确定的不同点是手动填充那94发子弹侵彻力和停止力都远小于这一枚真弹,这用脚指甲都能想出来:要是一样的话子弹早就把那棚后纸糊的墙打穿九十四遍了。

  “jackpot。”莫辞遐无奈地咧了咧嘴吐出这个词。那几个摆摊儿的真不靠谱,居然连枪这重要的玩意被掉包了都不知道。

  或者说是故意换的?

  莫辞遐立刻否决了第二个想法。故意换的话学院肯定已经调查到他们身上了,很显然没有。再者他们这之后都非常安静地坐下来赏烟花了,就和其他人一样的那样席地而坐。对,无事发生,第二个想法应该直接枪毙。

  不过第一个也不靠谱,要在那个摊子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枪这种可能性为零,因为高悬赏金额的缘故,不仅一直有不同的人在那边徘徊而且摊子还是用的木质桌板,发出的声音完全可以引起那几个崽子的注意。

  线索中断了。

  不对,还有第三个想法:他们自始至终拿的都是真枪。只是子弹做了些许修改后换了一下而已。可是真枪不是世界列入违禁品名单的东西嘛?为什么他们能弄到……?现在的小孩手段那么多的嘛……

  好可怕啊,我需要无限子弹激光枪。这之后的事明天再解决。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打五把csgo。

  第二天早上莫辞遐和以往一样又趴在桌上睡着了。虽说昨天五连胜后莫辞遐就退出了毕竟联机游戏不敢多玩,怕身败名裂。退出后她将手机和电脑连接试图去看给她发图的匿名人和给她发情报的匿名人是谁。如果是同一个人就好玩了。可是那个算法实在是......

  太!复!杂!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超越了时代的算法在里面啊这些人到底是什么高人啊没关系反正明天也会见到一个明天再去讨要讨要吧!反正是昨天的明天中午,那今天早上睡觉也没问题吧!

  然后她熬夜把堂姐新出的东元系列最终作主线打通了。这次是开放性结局,而终作也留给了玩家们一个问题:我们永远不得而知那个绿瞳的孩子在这之后活得怎样。希望不要因此失去了活的希望,但愿。

  姐,你好文艺啊。

  电风扇在摇来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掉下来。上次掉的时候把一个人搞破相了,这次也不知道呢。莫辞遐伴着这嘈杂的声音又进入了自己的梦境里。她把整个梦境先摸了个遍,然后晃着晃着又晃回了玻璃天桥。是的,不管一个人在梦境里怎么走,最终也只能回到同一个原点。

  是的,这是一个莫比乌斯环。莫比乌斯环和莫比乌斯环之间相互可以套,但终究也只是原点。

  她翻身坐在栏杆上。没有人,只有空旷的废土景象。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没有活的东西存在。只有一个灵魂静静地等待永远不会升起的朝阳。车全部掀翻了,路面坑坑洼洼的。

  在梦里虽然死不了,但翻身做玻璃栏杆把双腿放外面还是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第三次了。天空上浮出了些云,天空逐渐变得梦幻。真是的,我们永远也不知道梦境的天气系统是如何运作的。要是涅姐知道并且能告诉的话就好了。

  可是她不在了呀。连能找到她的线索都没了。不过她大概率还不会死。可是羊却……

  “小学姐?”熟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小学姐别回头。”那声音静静的述说着,“我已经走了哦。趁现在还没有完全消散完,我还可以给小学姐传一点话。毕竟这里是阴间。”

  “我昨天大概四点的时候在食堂四楼看到蓝色的圆月。而现在不可能看到这景观。果然这是一个开关,后面没有任何东西。所以可以推测出整个食堂都没有窗户,这些都是电子屏幕。”

  “然后我到了顶楼,看到有人呈现出怪异的将死的模样。现在想来那应该是那个小学姐讨厌的人,但当时我没意识到,第一反应是去救人。小学姐应该知道我距医师资格证只有年龄这一个条件不符吧。”

  “然后我从后面被人用枪贯穿了喉咙。前面的人也被爆头了。接下来我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直到小学姐把我摇醒。但当时我可以确定我失去了记忆,否则我怎么可能不认得小学姐和其他家人们呢。家人们估计对我失望透了吧,我想小学姐也是。中午的时候我意识到了点所以又回到了天台,想要知道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你们对我那么好,我想应该是我记忆出了问题想要找回来。果然。在记忆重新回到脑子时特别痛苦,整个脑子全被信息所灌满。我也想起了一切,否则我也不会给小学姐留下信息。我想小学姐肯定会开始单独调查此事,毕竟小学姐以前也给我委托过奇奇怪怪的事。比如说花园的泥土。”

  莫辞遐好像听到后面传来微微的苦笑声。

  “小学姐,我很抱歉。我违约了。第一次违约竟在这种时候,可真是……可真是抱歉啊。我知道这不是一声‘抱歉’就可以原谅的事,可是……”

  “可是我马上就要消散了。所以我还能留下最后一点对小学姐有用的信息,就是从我这两天的经历上归纳总结下来,一个人有概率可以死两次。但在死第二次的时候,死掉的就是灵魂了。换句话说就是灵魂像玻璃一样破碎,彻底无法维修和回收利用。世界上在不会出现这个人和这个人的转世。灵魂破碎真是种新奇的病,但我永远都无法研究它了,算是遗憾吧。”

  “我还想跟小学姐一起玩双人成行。不过已经不可能了。我很抱歉,小学姐。我也想见到懒懒地躺在阳台上的小学姐,我也想再听小学姐给我补补课,我也想再看到小学姐毫无保留的笑容……我也想和其他人说抱歉……”

  “永别了,小学姐……莫辞遐。”

  莫辞遐勾了勾自己的小拇指。

  下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小学妹的死讯没瞒住已经传到下面了,一时间整个初二几乎都崩溃了,也终于轮到初二的学生烦初一和初三的了。一些对谬论论坛的置顶帖有印象的人试图访问网站,但只有404notfound在上面挂着。

  初三有些人又一次想到了羽涅,可羽涅两天都没来学院。楼下的中心人物是在报告失踪后确认死亡的,那顶层的现在看上去也失踪了……不会吧……

  白色恐惧弥漫在初三,然后扩散到初一。初二已经沦陷了。

  初一的学生们如梦初醒,一清点人数发现也有人失踪了。不过不是失踪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有人说最后见到他们是在夏日祭的打枪摊上,当时他们才亏了两百块。

  刚入学一年的预备班学生们将这件事传到了外校。一传十十传百,仅仅半个小时后世界的所有初中学子全知道了,然后扩散到了世界的其他高中,逐渐三个小时后整个社会都开始讨论了。在各大平台上学院初中部失踪事件立刻冲上了巅峰。而后一瞬间所有有关这事的讨论声全部消失了,再没人讨论这事,大家的注意被其他事情吸引了,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的轨迹,电力也十分充足。不对,一切都很正常,而且电也是大家的必需品,怎么可能不充足呢?大家和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和和气气地过着日常生活,失踪几个人可太正常不过了。只是通往食堂五楼的通道上放了道铁门,上面挂满了厚重的锁。毕竟也怕人到天台想不开嘛,这是种非常必要的防护措施。这是后话。

  莫辞遐没有参与讨论。她不想参与这种讨论,她只想好好打游戏,但她直至最终都会回到原址放下一朵绣球花,不管路途有多遥远和艰辛。

  这也是后话罢了。

  早上最后一节终于下课了,莫辞遐从梦中醒来——南柯一梦。她顺着人流下楼来到后花园。

  s..book585842712928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