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二十三章 回忆补录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7-01 18:09: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跑!!”

  社长突然惊醒。但眯眯眼依旧倔强地没有睁开。她看了一下时间——

  1015年6月28日。

  突然梦到了这瞬间,那就更睡不着了。从那之后已经多少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算了,年龄什么的对我而也不重要,反正也记不清了。

  也不想想起来。

  因为我从小就是孤儿。

  一直都是。

  我没有亲生父母,他们早死了。得到权限后的搜索表明当年我父母的交往给这个社会带来了一定震动,其原因只是事到如今居然有富家女孩愿意和狼人结婚。这是一种跨种族的婚礼,而我母亲在这之后也被我外公外婆逐出家门,从族谱上永远地删除了。据说他们之后在贫民窟生活,贫穷又快乐。资料就此终结。

  我不认为有什么快乐的。因为我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亲生母亲倒在血泊中,然后我亲生父亲把我送到了一叶扁舟里。这是我对我亲身父母唯一的记忆,也是因为这段记忆我才知道我亲生父母是一人一狼的——这也是我能在得到权限后精确搜索找到我父母消息的原因。事到如今物种多样性急剧减少,狼在那段时间也灭绝了。

  不过说实在话,如果能再选一遍,我宁愿那时就死了。因为我异于常人的耳朵,也就是这双犬科类动物的怪异的耳朵,我没有少遭同龄人扔石子。他们称我为“狗”,一致认为我是“狗”与“人”的“结合产物”,并以最肮脏的语辱骂我。这也使得我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我是狗。毕竟童年的伤痛要花费一辈子弥补。

  而且狼也灭绝了。

  当时的我蹲在路边阴暗处,听到一些不学无术却吹嘘自己的人口中知道了人是有“灵魂”的稻草。于是我想,如果有轮回来世因果之类的事物存在,那群披着人皮的恶魔早该被吞噬了。

  但显然没有这种玩意,到第二天他们又拧着我的耳朵,把我摔到墙上,还踩了两脚。因为他们看到了我。

  因为我没藏好。

  那些穷酸的成年人也是我的灾星。情况只会比遇到同龄人更恶劣。我是被众人所嫌弃的。正常在平民窟里能喝到泥水或尿液、找到一块长了点草的地皮或树皮我都会虔诚地喊阿门,我当时最高级的一顿美餐吃的是粉末和蛆虫,睡在扎皮的草堆里。因为我成功躲过了人的视线,靠着黑白灰三色的世界找到了美味的事物。但我也不甘心:他们的世界是彩色的,我的世界是单色的;他们的人生是色彩斑斓的,我的呢?

  就算我瞪大眼睛也什么都找不到;反而是我异常灵敏的鼻子在我寻找废物的时候倒是一大功臣,虽然我诚心希望不要那么灵敏。贫民窟的气味是孜然味,没有人会洗澡。遇到夜雨时,难闻刺鼻的味道弥漫到街道两边,空气中充满着霉臭味。

  平日里忍一忍就算了,可黄梅天来了。冰冷刺骨的寒气直入心脏,浑身上下千万只蚂蚁啃噬般难受。我大概快死了,当时我额头的温度完全可以煎熟几只鸡蛋。屋里有人说,梅子快成熟了,约个点去偷。我在屋外听得真真切切。因为视野迷迷糊糊,什么都看不到了;然后寒冷的感觉丧失了;不过后面令我开心的是霉味和雨的酸味尝不到了。

  换句话说,当时我只剩听觉了。就在意识快消失的时候,我耳边听到了一句话——

  “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找到兽耳女孩呢。”

  “教授你别在这种时候说……”

  两位天使捡到了我,把我带入了伊甸园。再次睁眼的时我看到了奶白色的天花板。我吓了一跳,身上好像还滑落了些什么,因为当时我没有天花板的概念。身上滑落的那丝滑的东西我后来才知道是被子。

  “早上好。”旁边坐着一个短发的白发女孩,头上的呆毛尖似乎还在发出细微的光,“身体好一点了吗?”

  “对!对不起!我!我现在就滚!别!别打我!!”我慌忙道歉,环视四周,见床边有一扇打开的窗户就准备跳窗,但还没起来身子一软瘫在那坐着的女孩脚下。

  “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更没有一点恶意。我们也不会拿你做实验。”女孩说。

  莫名熟悉的感觉……

  我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人连磕三个响头:“请务必好好的利用我!!!把我解剖卖器官让我干最脏最烂的活什么的都可以!!!”

  “哈?什么嘛,你以前经历了什么啊。别担心,可怜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姐姐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就在此时——真是太不逢时了——肚子咕了一声,我惭愧的看着眼前的天使。

  “几天没吃饭了?”她问。

  “两……两天……”我结结巴巴地说。

  “两天没吃饭?!”那天使匆忙转身匆匆离开房间,过了几分钟端了碗粥,“给。”

  粥……等等,粥!?

  “我,我能吃吗?这样贵重的食物,我,我,我真的能吃吗?”我支支吾吾地试问。

  “当然不是免费的,有个附加条件。”她说。

  “嗯……”

  她笑了:“条件就是慢点喝!否则就不给你吃东西了。”

  我点点头,咽了口口水,慢慢地端起碗,一米粒一米粒地享用这圣餐。

  天使又好气又好笑:“没必要这样。”她从我手上接过碗,舀起一勺吹了吹:“来,张嘴。”

  我张嘴,暖洋洋的食物便进入了肚子。胃,暖洋洋的;浑身,都暖洋洋的……

  阳光从窗边洒入,就好像圣光降临在风雪中费力挣扎着爬行的人身上——

  她换好衣服,与五分钟前的她判若两人。

  自那个雨夜之后,我就被那二位好心人士收留了。给我喂粥的是辰变,而另一位,也就是前一天我听到说喜欢兽耳的那位,他还是她我忘了,反正名字第一个字是“艾”字打头的,名字我也忘了,毕竟不知道几十年了,是位眯眯眼。我习惯随辰变姐的叫法叫他还是她为“教授”。教授留着长至脚的白发,中间分头的刘海;而辰变姐姐则是短直发齐刘海。两人看上去都很年轻,但——

  “我已经奔五了哦。”教授笑着说。

  “我是快奔三的人。”辰变姐这么说。

  “完全看不出教授那么年长,而辰变姐……”

  “啊?难不成你觉得我老?”辰变姐气冲冲的。

  “不是,是……”我赶紧试图补救自己未经脑子就说出的论,“是……”

  “不要仗着自己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就随随便便说白发人是老人啊!教授,你说是不是!”

  “我支持她。”教授对我赞许地点了点头。

  “教授!啊啊,又掉头发了!”

  “她向来很在意年龄,”教授帮我注解了一下,“女人的底线,懂得都懂。”

  教授摊了摊手。

  哦天,反正我不懂,我当时还是女孩。我想。但见辰变姐还在看着我,我也不能不说什么,便小心翼翼地问道:“年龄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教授出乎意料地这样回答我,“我不看重罢了。”

  “不算重要,”辰变姐意料之外地这样回答我,“我很看重罢了。”

  “年龄就是你用过时间。唯一不看重年龄的人只有能倒流时间的人。”教授说。

  “年龄只是经历的累加。如果经历已经饱和的话年龄就一无是处了。”辰变姐说。

  突然空气更加凝固了。我见状赶紧关上房门离开,因为不用说,接下来绝对是我当时听了会口吐白沫理解不能的学术研讨会。经过三个不眠之夜,第四天清早教授和辰变姐都顶着两大坨黑眼圈出来了。她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只要转生并且还有过去的某些记忆的话,年龄才是不用考虑的因素。然后她们把报告交到我手上。

  “或许对你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教授说。

  “我会试图理解的!”我双手接住那一堆纸,因为太重了好不容易我才稳住身形。我把报告放在桌上,自己也爬到桌上试图看报告。就在我看到第一张纸的那一刻,我的脑子停止了思考:扑面而来的信息量太过庞大,而且还夹杂着一大堆生字,完全无法理解,根本无法消化。

  这就是我身边人的真实的实力吗?

  平时日常情况和蔼可亲的人和平时养生、会打太极的人,一旦遇到这种点燃了她们兴趣的话题,就可以吵得天翻地覆。于是我傻不愣登地问了一句

  “你们是本地人吗?”

  她们同时楞了一下。教授转向姐“算是吧。”

  “那必然的。”

  “那你们是这个时代的人吗?”

  这次是教授回答了“那肯定的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还会出现在这个时代吗?”

  我点了点头。从那时起我明白了自己的无知,于是这之后我天天往图书馆里钻。一有问题也往图书馆里钻——

  附近的图书馆有很对书,我第一本相中的是一本讲密码学的,当时啥都没看懂,但莫名其妙就记住了点奇怪的知识——

  她走入电梯,调入正确的频率使用正确的调制和编码后输入7355608。身份验证成功。

  实际上辰变姐和教授收留了不少孩子,那些孩子到最后多多少少也被领养走了,而我一直和她们生活在这里。说实在话我也不想被领养走,或许是因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或许只是我不喜欢和他人相处。虽说很多时候她们都不靠谱,而且在靠谱的场合也给人一种非常不靠谱的错觉。

  跟了那么多年,我受教授的影响开始眯眯眼了。就是那段时间教授特别关注我,不特指某个地方:“长大了啊。”

  “长大了?我看未必。”辰变姐端详了我一会,然后撅嘴,“长大就长大了,那又咋样。”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两坨赘肉,很妨碍我跑步……”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教授说罢还看了一眼辰变姐,特指某个地方。辰变姐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哼!不就欺负我平板支撑吗!教授你以前还没有呢!只是后面——!!”

  “哎平板好,受到的空气阻力小,跑步更方便,更容易存活。”教授摆摆手。

  “教授你可别嘲讽我了!”

  “但你想想,我们熟悉的有两坨的还活下来的,只有某个护妻狂魔了吧。”教授托腮。

  辰变姐双手绣在胸口:“平板也有非正常死亡案例啊!”

  “反复死亡反复被复活还连累别人的能叫‘非正常死亡案例’吗。要不是护妻狂魔那平板早无了。”

  我在一边抓着一只从钓娃娃机里花两块钱一次性钓上来的玩偶鹿,摆弄着鹿角,不解地听那番对话,可她们讲的东西我到现在想来也无法理解。

  我觉得很尴尬,于是我走出门——

  早已有架直升机在顶上等着她了。

  “还要多久诶……”我摇下车窗。

  “毕竟在城郊,出城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教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甚至还在悠闲地嗑着瓜子。辰变姐在专心开车。

  “所以去哪里啊教授!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毕竟视觉丧失了嗯。”

  “教授你就别卖关子了诶……”

  “辰变,你说现在告诉她好吗?”教授问道。

  “这可以,我是怕你一激动全抖出来了。”辰变姐回答说。

  哦……有惊喜诶……那我暂时缓解一下我的多巴胺分泌量?

  教授转头看我:“好……吧,既然她同意了那我就说了哈,今天晚上有烟花晚会。”

  我瞪着茫然的眼睛:“烟花……那是什么?”

  自从世界把烟花爆竹列为违禁品后,世上再也没有以团体和个人名义放过的烟花,引发了不少人的不满,甚至还上街游行过。在枪毙了几个人后,世界立刻发布公告,每五年在阴历正月十五会从深夜十一点开始举办一场时长三小时的烟花晚会,每二十五年在市区内举行一次。而这次城外的举办地点定在芭山的向阳一面。

  “芭山的人肯定会很多。”辰变姐说,“所以先把最佳观景位给抢了……”

  “肯定没人会专门去咯,除非是我们这种历史的遗留物。”教授非常笃定地端起他在家里泡好的枸杞茶喝了一口。

  “为啥?以前整个山都会被山大王占领啊。”

  “现在人真的会对烟花晚会感兴趣吗。大多只会看live吧。”

  “那我们也可以去看live。”

  “但小二哈毕竟要出门撒泼撒泼,否则一不小心把家拆了可不好哦,”教授打趣说,“不过今天是十五日,车上那匹在水泥大厦中憋了很久的狼回归自然时看到明月会嚎起来吧。”

  “狼?什么狼?车上没有狼啊?”我又不解了;这车上有生命的只有三个人,其他的什么帐篷、野炊好像都是无生命的物品而已。硬要说的话,两人一狗还差不多,难不成在后备箱里还藏了只狼?

  “喂,在说你呢,怎么没反应?你难不成是狗?”

  我耳朵动了动:“我难道不是狗吗?”

  “郎塚。”教授第一次这样称呼我,“你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吗?”

  “不知道。”我如实回答。说实在话我一直感觉这名字有点……太……男性化和……复杂,具体表现在做卷子时别人已经看题了我还在一比一划写这俩字。

  “郎虽然是一个姓氏,但其谐音为‘狼’;‘塚’谐音‘忠’。你是‘忠狼’,不是狗。”

  “虽然我们是无神论者,但在起名的时候还是稍微查了一下周公解梦。嗯,当然是免费的那种。你的数理是福寿,福寿共照的立身家数。签语为‘福寿圆满,富贵荣誉,涵养雅量,德高望重’。它的含义是:最大好运,福寿圆满之象。顺和、温良、雅量。集上下之信,令人敬慕,多受福泽,德高望重,自成家业,富贵荣华。为吉祥有德,繁荣兴家的大吉数。当然这是你十二岁之前的。”

  “可是我之前可运气一点也不好。”回想起在贫民窟的日子,我的狼耳立刻焉了下去。

  “你那时还没名字呢。”

  这个名字的寓意原来是这样来……我还以为理科生完全不懂语文的魅力,没想到她们居然还为此特地查过周公解梦,嗯,虽然是免费的,但至少还是上心的不靠谱,还是上心了。不过问题来了……

  还有我是人!我不会狼嚎!!

  “真残念啊,我还期待你嚎一声呢。”

  “那个我绝对做不到!绝对——!”

  “郎塚大人,临时再派您任务实在是抱歉。”接应员恭敬地将她迎上机,毕恭毕敬地递给她一张三维地图。

  她看都没看就直接丢在了一边。

  我人生中只看过两次烟花,一次是那时,这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回忆之一。

  不仅是烟花。

  那次摘下眼罩后我的世界加了一层颜色图层,自那以后我也能看到彩色的图像了。好像是基因工程还是酶工程啥的,我没有研究过这块。

  那个夜晚的草地很凉,很湿,我坐在她们中间,抬头看着漫天绽放的火花。一开始我被吓了一跳,因为这声音和丢在贫民窟里的导弹的声音完全一致,但我回头一看,发现她们都在我身后,我就心安了——我即便转世也难以忘却的这。

  还有一次是最近学院的文化祭。无事发生,就和返校拿成绩单一样。

  “教授!”我蹦蹦跳跳跳回家,“这次我是……”

  “跑!!!”

  教授第一次以这种语气回答我。

  我拔腿就跑。

  砰一声,世界一下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慌,让人恐怖,让人……只能靠第六感来判别事物。一只手突然掐住我的后颈。那只手用力很大,我像猫被夹住后颈一样突然动弹不得。但……

  “我不是猫!!”我一口咬在那手上。我可是狼啊!虽然只是被两个人认证了而已,但我可是狼!!!

  一个手刀打在我的风府穴上。我眼前一黑,就在意识即将失去的时候,我被丢进了房门。

  辰变姐和教授胸前插着两把刀。

  到达目标所在地上空距离一干米处,她打开直升机的门。接应员将她善用的狙击枪递给她,她熟练地做好了一切准备。端起枪,她透过瞄准镜轻而易举地就锁定了目标:一男一女,是对夫妇,这早就知道了。

  那对夫妇在开心地聊着什么。眨眼的瞬间那两人的头发好像瞬间变成了白色,聊天内容也变成了一些高端的研究。

  反正至死也不会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毕竟怎么可能从空气中挖掘信息呢,我又不修化学。

  今天是1015年6月28日。是个大晴天。一道晴空霹雳,一对鸳鸯倒在了血泊中。

  s..book58584273230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