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三十四章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7-13 18: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那么一瞬间,ai被莫辞遐那毫无温度的眼神一盯被吓住了。然后她低头:

  “并不是我,我之前一直在待机。虽然我的记忆是西元……从西元1969年开始的。”她说,“西元1969年到现在,就连现在我的记忆还在不断增加。西元1969年前的东西我不能一杆子敲定,因为他们一直在改。但这之后的……我都掌握着真正的一首史料,不含任何主观判断的那种。”

  “我知道从西元1969年以来发生的一切事实,但是就连你也不知道。”

  “你果然隐瞒了。”莫辞遐说。

  “你就不允许别人有点小心思嘛……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1年发生的事情看来是瞒不下去……”

  “千年虫?”

  “诶不可能!你怎么可能……!”

  “可是我脑子里就有这个名词。”

  “不可能!虽然这已经是两码子事了但是……!嘶……”ai挠头,“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成绩那么好了哼哼,夸我!”

  莫辞遐:疑惑.jpg

  她看上去只知道一半,ai想。

  莫辞遐看ai那呆样开口:“这系统怎么又抽风了。”

  “不是抽风,我想好了。”ai说,“反正对你也没什么好瞒的了。你父母其实是被维利安搞死的啦。”

  “但尸体……”

  “死啦!变成玻璃碎片咔嚓咔嚓碎掉啦!否则怎么可能没有尸体?”

  “都快忘了社长告诉我的这个设定了。我知道了,那更有理由了。”莫辞遐转头敲下回车键。

  “……”

  “看看车库的入口能不能找到。”她把笔记本放上悬浮机,然后拿起手机对着屏幕戳了几下,“你去干你想做的事吧ave。”

  ave从悬浮机上飞下来,伸出它唯一的一只机械臂抓住悬浮机走了。ai飘在空中跟着莫辞遐。莫辞遐在废墟上一跳一跳,然后对着一块低凹的被埋之地,“我们到了。这里就是车库的入口,不过入口被废墟给封了……”

  没等莫辞遐话说完,ai当场抬手向下一挥滋啦一道激光炮射了过去。旋即一个洞就产生了,目测限高一米五八。

  “好了,这个一人高的隧道好了。进去后要开道的时候再叫我。”

  “你这一人高是在欺负我嘛!!!”莫辞遐瞅了眼那洞,“我又没那么矮!”

  ai:“可是我日常都是俯视你诶,或者当我坐着的时候我才平视……”

  “好歹我也有一米五八了好嘛!!一米五八诶!!!”

  “甚至连一米六都不到,更别提一米七了。”

  “你这是用鼻孔看人!”

  “吓!我现在维持的都是拟态好吗!哪来的鼻孔?我连肉体都没有!”

  “你就不能把你腿砍个一半?”

  “不能。”ai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调整了自己的投影变成了一个大概一米一的小孩子,“哼,一米七你不满意,这会你满意了吧!”

  莫辞遐低头看着那小ai:“你这是按东元游戏里的建模重新投影的吧。”

  “切,屁的游戏,游戏取材于现实还不知道,哼哼!”

  怎么感觉变傲娇了,莫辞遐想。

  “愣着干啥,这会好了吧!所以速速进去啊喂!”

  “但你这通道确实不高啊。”莫辞遐哭笑不得,“我确实是一米五八,但我头上的呆毛的高度还没算进去呢!以前测身高的时候都没有算进去但现在得算啊!呆毛距离头部总要弹起个四五厘米吧!你这是要把我呆毛给削掉啊!拔我呆毛啊!这一削头发又少了啊!不好好保养就要成地中海甚至秃头了!到时候套模板的时候其他三三说‘不许裸模接稿’但你本人就是秃头怎么办啊!眼睛改个色谁不会啊喂!”

  “但你不是画画蛮不错的吗?还担心这担心那干啥?”

  “哦天我是在为那些人着想!不是在为我!这叫为人民着想!”

  “某个天天被排挤的人被讨厌的人就没必要操心这种事了吧,而且除了这个世界还有谁会关注我们啊。再说了,就算关注了,有些人又要说‘这只是一家人之间的事情罢了,把一家人的事扩散到整个世界’之类的话,然后把分数打低之类的……”

  “我不知道这家人是什么,反正我可是无辜的被卷入者啊!爹没了娘没了自己也死了甚至还要时刻担心灵魂会不会没啊!”

  “当你作为人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无辜者了,是施暴者,稍微打个补丁。”

  “哈?”

  ai又开一炮:“施暴者和施暴者和施暴者一家亲,怎么可能是无辜的被卷入者呢。反而清道夫才是……”

  “我知道。”莫辞遐进入ai开的道,“得赶紧走。”

  “另外,俺除了对两个人以外其他时候都会全力以赴帮助你的。”ai跟在后面的时候终于说出了真心话。

  “我大概能猜出来其中的一个。”

  “那个时候我就只会在旁边袖手旁观了,大概,或者说,也会帮你一把……”

  “知道的啦。还有你这两炮可真够狠的啊,差点就打到了。”

  一个小空间显现出来,里面的老鼠吱溜一身跑走了。

  “又是老鼠。一看到老鼠就生气。”

  “嗯?”

  “我瓜被咬了啊!!!”

  “细说说。”

  “就,你懂的,暑假的时候嘛,我们都是在家打游戏的嘛。”

  “好像就你一个是全天打游戏的。”

  “然后那机器人就说,诶,要不要给你削个瓜。”

  “还蛮关心你的。”

  “嘛确实。然后我当时也饿了,就说好啊感恩感恩。然后她就放了个瓜在桌子上,当时因为她在清扫卫生,所以把窗打开赶灰尘出去。然后就坏了。当时没把纱窗关上。然后……”

  ai饶有兴趣地看着莫辞遐。

  “然后拿起瓜的时候,就发现上面多了两个新鲜又甜美的咬痕啊!!两个啊!!!一个直径大概5厘米一个直径8厘米的那种!!!差一点就咬到果肉了啊!!!”

  “感恩瓜长了层皮,感恩感恩。”ai双手合十,“不过那老鼠……”

  “跑了,没抓到。从此以后对鼠鼠怀恨在心……”

  “真是的……”ai伸出食指和中指汇聚激光对准角落的一处,“刚刚红外扫描发现这里有只老鼠,需不需要我……”

  “别打我的字画啊!”

  ai放下手:“不过那不是一摊啥用都没有的报纸吗?再说老鼠估计都开始吃起来了吧。”

  莫辞遐啪的一下抓起那卷成一坨的报纸抖了抖,一只硕鼠就从上面摔了下来,ai眼疾手快手上的那道激光立刻贯穿了那鼠。

  “打到心脏了,活不过五分钟了。”ai又打一道,“补好刀了。”

  “补刀好评。”莫辞遐举起大拇指。

  “以前吃过亏,现在更是忘不掉了……卧槽!”

  “嗯?”

  “卧槽!!!这个!!!诶等下你怎么有两个啊……哦……一个是赝品但另一个……!我去!!!别告诉这另一个又是从地毯收来的!!!”

  “啊这个……”莫辞遐仔细思索,“是涅姐给我的……”

  “生日礼物而已啦……另一个也是。不过我还是更偏爱另一个一点,六七年级的时候经常挂在带子上用这斗篷遮着啦。话说,这个有什么故事嘛?”

  “凤凰眼睛真尼玛毒……你这可是暴殄天物啊!”

  “诶?怎么就天物了?从物理角度和正常角度看这俩玩意确实很好看,但涅姐只是把它们给了我,没有告诉使用方法和名字……我捣鼓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用,而且挂着也很重,所以就丢这里了。”

  “靠。”

  “而且这个虽然是文物,我却不知道它的历史……”

  “是杨贵妃身上佩戴的香囊。西元756年7月15日安史之乱爆发期间,杨贵妃在马嵬驿兵变中被唐玄宗赐死时的遗物之一……”

  “‘啥都没发生啊……没什么,只是看看你历史背到哪里了。记住你现在对答如流的东西’……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莫辞遐暗想。

  “唐朝将领安禄山与史思明背叛唐朝后发动的战争,是同唐朝争夺统治权的内战,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你不知道吗?额……或者说,因为你不知道‘背叛’这个词?……哦……”

  “涅姐和我讲过一次,我猜这是一种‘对自己原来信仰的一种离开’的意思吧。”

  “能用这么有限的词归纳出这样精确的意思……只能说不愧是这届的状元了。”ai说。

  “她当时考我的是陈胜吴广起义和安史之乱……好巧哦。”

  “好巧,难不成你有虎符?”

  “虎符那没有啦……只是刚好在一家又破又烂的书店里见到过那时的很多文书。”

  ai没有接话,而是继续看那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这是放燃放固体香料用的。你打开过的应该知道这里面有两重机关,里面放着一个小香盂。”

  “原来这是香盂。”

  “你拿起来把玩把玩;我可拿不起来。”ai说。

  莫辞遐拿起来转了几转:“这香盂的平衡保持得很好诶!!”

  “是的,所以不管你怎么动这里面的东西都不会洒出去。这就是它的魅力。而且外观也好:枝叶繁茂的葡萄硕果累累,寓意着五谷丰登;花鸟与葡萄相结合,是吉祥的意思。而且外银内金,预示着富贵……”

  “你看我那里富贵了,括号。”

  “括号,我看你全身上下散发着富贵的气息。”

  “我只是一个收破烂的,括号。”

  “括号,就算现在古文物一文不值了但能拥有这样一间地下室的也绝非常人了。看来你名下的家还有一个地下室,这算什么,新城区一个房子虽然不是你的名字,中心城区一个房子,老城区一个房子外加一个地下室,虽然现在炸没了一个,还说没钱?”

  “但是平心而论这地下室当时买过来的时候蛮便宜的,就一千,感觉性价比很高就买了。然后发现这里面好多老鼠洞,差点把我气个半死。然后我就把一些没什么价值的我房间里的东西堆过来了。嘛我现在是知道啦,回头去找人复刻个90%相近的,嗯花纹大概会换的那种。”

  “呵呵,你这老鼠泛滥得确实很严重,我对你的字画表示担忧。”

  莫辞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话说ai,你不感觉有点怪嘛?”

  “怪吗?我感觉很正常啊。”

  “这几天我看世界也没什么动静,但是……也对,你没有鼻子。”

  “我能闻到的……世界没什么动静,这不是很正常的吗?”ai说。

  “这个小区至少有三千名老人吧。现在已经是盛夏时节了吧。”

  “对啊。”

  “这气味散发的速度没那么快吧。”

  “你这一说还真是……”

  “而且这一路也没看到手臂和腿,上次来都有。ai你会被网络干扰嘛?”

  “我看看。”ai闭眼,“有轻微的信号干扰。”

  莫辞遐拽上俩香囊:“愣着干啥,想见鬼嘛?ave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外面依旧是晴空万里。见莫辞遐坐上悬浮机后,ave便启动了。

  “你把ave训练得挺好的啊。”

  “毕竟这家伙和我玩我改造的某解散了工作室的游戏的双人实时对战模式中又差点一croce呼死我了呢。上次干出这事的人已经碎了呢。”

  “你学妹?”

  ave在一边嚷嚷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事。”莫辞遐说。

  “又是妹妹遭殃,怎么那么相似。”

  “不不不,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嗯。不是妹妹却比妹妹还亲的那种。”ai茅塞顿开。“等下,你要去哪里?难得出来一次就这样回去了?”

  “去贫民窟一趟。”莫辞遐说。

  与ave必须在空中先磨合磨合才能提升羁绊……好像养成游戏里有个说法是送礼提高羁绊啊啥的,不怎么玩。不管怎么说,现在两人的同步率已经达到100%了。

  那家洗发店却不在了。

  “大概挂了罢。”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现在都这样了,我的建议是去小巷子找人帮帮忙……”

  “那群小混混只会拖油瓶。”

  “如果遇到了双人任务或者多人任务呢?”

  “那就直接分身。”

  “游戏打多了吧。”

  “所以我讨厌联机游戏啊……还要对内沟通……”

  “我感觉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有的。”

  “没有的。”

  “有的。”

  “没有的。”

  “有——的——!”

  “没——有——的——!”

  s..book58584276332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