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现莫无名 第三十五章 不喜欢联机也只能联机了,岩石

小说:六现莫无名 作者:鸦绥霜 更新时间:2022-07-14 18:08: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这么拌着嘴,莫辞遐还是把遥控权交到了ai手上,ai拿到行驶权就当场功率开到1000%飙机起飞。

  “你搁这给我开赛机呢!!!城市上方有好多灰尘啊!亏得我闭拢了嘴否则我肚子里就被灰尘填满了!还有大楼的光污染!一闪一闪的跟蹦迪一样!”莫辞遐一边与对流层的狂风对抗一边抽空擦掉一脸的灰大声抱怨说。

  “诶呀毕竟我是ai啊而且说实在话你刚刚不也是这样飙的吗???”

  “谁一上手就会把速度提成这样啊!会掉下去的啊!!”

  其实只是故意找茬儿吧,ai想。然后她问:“不提这有的没的了。你知道八拜之交吗?”

  “管鲍之交、知音之交、刎颈之交、舍命之交、胶漆之交、鸡黍之交、忘年之交和生死之交?什么啊小学常识而已,还能难得倒我?”

  “小看你了。不过这是西元前期结拜兄弟时才用到的。按传统礼仪要先行八拜之礼,然后杀红公鸡一只,将鸡血滴入酒杯内共饮。寓意是患难与共、肝胆相照、逢凶化吉。”

  “你还蛮通民俗啊。”

  “幼儿园知识罢了。”

  中午的小巷里人烟稀少,偶尔能听到几声猫叫和狗吠声。ai跳下悬浮机:“就是这。”

  莫辞遐也跳了下去。她四处张望了番:“这个小巷怎么那么眼熟。”

  “你天天上放学都走过这里。”ai说。

  知了无力地在树上叫。一滩血突然滋——地溅了出来。莫辞遐头一歪,那滩血就打到了白色的墙上,留下了猩红的印记。

  然后呆毛无奈地耷拉了下来。

  “我好像对这里有印象了。”莫辞遐眼皮同时也耷拉了下来,“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现在还杀鸡。”

  “首领?你来了!”在那盘腿烧炉的十几个人立刻五体投地,“听您号召!”

  莫辞遐看看那帮人,然后瞄瞄那钻木取火升起来的火,上面的水还在沸腾着:“喂a……”

  ai小小的投影在一边偷乐着。莫辞遐一圈砸在ai头上:“果然是你搞的鬼吧!”

  ai捂住头上长出来的三个发着热的包:“我有痛感的!!”

  “然——后,”她转向那边的几个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好像上次是用棍棒来迎接我的吧。而且……”

  “你们原来都是女儿身啊!!!还有别跪了!起来起来平身平身!”

  那群人起身:“其实上次我们的性别比是120……”

  “女扮男装得蛮像的啊你们。”

  “首领,经过那之后,我们听您吩咐苦读寒书……”

  “我可没说过这种事啊。”莫辞遐拉了拉她头上的发饰,“又是你啊小ai。”

  但是ai又消失了。

  “不管她了。”莫辞遐转头,“话说我该怎么叫你们?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我们没有名字。”她们说。

  “真麻烦。”莫辞遐向那群人走过去,“你就叫‘砾’,石乐砾。”

  “了解。”

  “你是‘砂’,石少砂;页,页面的页;泥潭的‘泥’,‘石灰’和‘白云’。我看你们六人凑得很近,干脆就叫你们沉积组吧。”

  “了解。”

  “你们四个是‘片’,‘板’,‘大理’,‘石英’,变质组。”

  “好的首领。”

  “你们两,‘玄武’、‘花岗’,岩浆组。”

  “遵命。”

  “喂……没那么简单命名的吧,你这个绑出来羁绊说不定会延续到千年后的呢。”

  “诶?可是好记啊。难不成你不知道开学见到新同学要花一年才能把名字和人脸对上的悲哀嘛?这组合那么明显那么好记。”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们可能以后会跟你很久……”

  “但是好记啊。”

  ai脑门上冒出一个问号牌子。

  “搞不懂你。”她说,“既然人也齐了,那就去后花园吧。”

  “诶???”

  “你记忆中还有哪里有后花园啊,难不成是在想高中?高中人数都减成这样了还能有后花园吗?还是小学?那好像是温房吧。”

  “四年的铺垫终于在这个时候揭开神秘面纱嘛!”

  ai投影出屏幕,把那屏幕划向那十二个人。那十二个人的手机同时开启了地图功能。

  “坐标在这里。中午十二点前必须赶到。”ai说罢还像他们wink了一下。

  “另外也不用叫我首领之类的啦……现在的咱们就放开点,叫我寂就可以了。”莫辞遐说。

  “了解,寂总。”

  “真是的。霸道总裁小说估计看多了。”莫辞遐捣叨咕了一句。然后她抬高音量:“记得把那鸡血放完共饮啊。”

  炉子上的水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这几个人虽然才看到过几眼,但怎么感觉好像哪里见到过。”

  “毕竟人的瞳色那么多,有点像也是必然的。”

  莫辞遐咬着大拇指:“话说后花园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感觉应该有很多秘密。”

  “那是西元时期的事了。”ai说。

  “历史好久!”

  “不过设备保存的还蛮完整的。”ai说,“甚至还能看到乱七八糟的动物的皮毛。”

  “动物实验?”

  “否则你觉得兽人是哪里来的,人总不会平白无故,”ai右手向额上一擦,额上就长出了一只独角兽的角,“长出这种角吧。”

  “然后你的被拔掉了?”

  ai恢复成原样:“有好好看剧情啊。”

  “虽然我不想承认。”她说,“但如果那游戏真的如我之前所料几乎全是事实的话,那那人为什么会长成这样?”

  “因为死了啊。”

  “死了啊。”

  “但是记忆是无法复制的。只有基因大体相似。记忆是后期学习得到的。”

  “克隆。”

  “诶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生物还能年一?从六月下旬开始我就一直在被降智打击,那么明白的线索还要你提醒那么多次迂回那么多次。现在可就不必如此打补丁了。”

  “你演我。”

  “大家都在演。”

  “……欢迎回归。”

  “……好烦。”

  “话说你知道幻想生物吗?”

  “龙凤那种?”

  “因为没人见过,也没有证据证明该生物曾在世上存在过的生物。简单而就是没有化石。不过龙我不知道,凤凰应该还是有痕迹的。”

  “我见过。”

  “物种一共经过了六次灭绝。上一次就在一千多年前。和那些单位是亿万年的相比已经很近了。”

  “因为世界大战?”

  “在这之前就开始了。科技的发达打破生殖隔离,为了最优配子,接管了生育权利,现在继承了过去的部分。”

  “然而成果是多数动物在折磨中死亡或者成为量产工具。极少数幸存的后代因为与正常人类格格不入被排斥。”

  “那有实验中的动物活下来嘛?”

  “据我所知,只有一个被协助逃了出来。帮助者被送去参与了最危险的实验。”

  “凤凰?”

  “就是它。”

  “那凤凰有没有孩子?”

  “她总算还是保住了自己的清白。”

  “那就好。”

  “到了。”ai降下悬浮机。

  熟悉的校园……

  莫辞遐拿起万能钥匙打开后门:“你查一下这里干扰源。”

  “哈?干扰?……什么?上次都没……?不对?不会吧!……解了。”ai双手搭在大棚上。

  “好慢啊ai,我一首都收了诶。”莫辞遐放下手机,然后她转头环视四周,“果然。”

  充气气球们趴在死了的草皮上。莫辞遐转着那万能钥匙的带子来到ai跟前。ai正出神地看着一处草皮。

  “这里啊,原来是这里啊,居然是这里啊……”ai念念叨叨,然后莫辞遐一个手刀劈了下来:“好吵啊喂!”

  “你不觉得这里很吉利吗!”ai回神,“那司马玩意就是在这里死掉的啊!哈哈,有图有真相,没想到死的地方还那么巧!诶?人呢?”

  “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吓!”

  一把铲子擦着ai的脚插入了地上。

  “喂!很危险的好吗!稍微注意点啊!”

  “我想着反正投影也是虚拟的……”

  “但是很疼啊!我有痛感的啊!!!我去你干嘛!!”

  莫辞遐咻咻咻铲子疯狂挖着土把ai盖住:“好啦,封口啦!”

  ai从那土山里跳出:“喂——!不带这样单方面欺负人的——!”

  然后她手一晃,一束激光就打向莫辞遐。

  莫辞遐一个后撤躲过:“ai不是人!”然后她又躲过了一击。

  ai手上也没停下:“但有灵魂!”

  “反正都死啦!”

  “但是记忆都还在!”

  “那你别打我挖出来的机关啊!!”

  两边一边在那边射着激光,一边在躲着激光,直到双方都玩腻收手为止。

  “你耐力也不好嘛。”

  “你耐力更不好,傻逼。”

  “呵呵。”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那小土丘旁边露出的机关。ai摸着下巴:“既有现实中的锁也有虚拟锁……”

  她伸手解了一下,但门没开。莫辞遐也伸钥匙扭了一下。

  “看来得同时开。”

  莫辞遐把万能钥匙再次插进那机关,同时ai的也伸手对准那机关:“准——备——!”

  吧哒一声,锁应声而落。而大棚内部好像也发生了什么变化。莫辞遐跑过去。

  “甬道?难道这个时候就轮到充电宝出场了嘛?”

  ave感觉动静没了,也顺从地拉着悬浮机飞了过来。ai向下走去,顺带开了省电模式。不一会人就被黑暗所吞噬了。

  “搞啥呢ai!”

  突然下面的亮起微弱的白光,莫辞遐就知道她摸到电源了。ave感知到光源也飞了下去。莫辞遐见两个都下去后左看看右看看拖着刚刚拿来的铲子下去了。

  白织灯越来越亮,突然窜出一个蓝色的人影:“rua!!”

  莫辞遐想也没想一铲子拍在了那人头上,铲子砸地还砸出了一个铁坑。

  “下手真狠。”ai重新投影出一个人影。一边的ave已经被吓掉到了地上。

  “别想着吓我。”莫辞遐说,“你还的得感谢我今天没拿刀出来。”

  “我谢谢你没下来。”ai说。

  “不吓不就行了。”莫辞遐说着,拉开一扇铁门。

  正中一条铁链从上方垂落而下,上面锈迹斑斑。房间整个都是红铁皮打造,里面摆满了各种刑具,老虎凳,烙铁,竹筷子,披麻戴孝,电椅,粗绳子、手铐脚镣,辣椒水,带刺钢鞭,撬杠、狼牙棒……能说出来的刑具这里全都有,并且全部都看不出他们原本的颜色……

  或者说,这里面的墙和外面的墙都是同一个材质同一种颜色,只不过里面被染透了好几遍。说到底,从下地下室开始就有一股浓郁的腥味了。原来源头是这里。

  “原来这里这么大啊……”莫辞遐说,“怪不得上面这样监视着不给我们进……是怕我们拿这里的东西到废品收购站里换钱吧!小气!”

  “对她们而不一定。”ai立刻进入扫描模式。

  “诶?嗯……我记得你说过这些人都是被逐出家门的吧。那我以养尊处优大小姐的心思揣摩一下……”

  “哼,手上不溅点血你真觉得她们能活下来啊。而且背上没条命见到这个场景就算再冷静的人也会吓尿吧。往前走。”ai结束了扫描。

  拐了七八百个弯后,ai让莫辞遐打开一间房:“最终的处刑房,平常不处刑的时候是射击场,因为里面都是热兵器,我想你会喜欢这里。哦对,那群家伙们到了。”她接到了一个通知,“你在这里玩一玩,找你喜欢的玩意,最好每天都过来。我去接她们。反正你现在做什么都无罪。”

  “你的逻辑板块是不是出问题了,需要我帮你物理敲开来看看嘛。”

  “她们这几天就住这。东西够用,也没多久了。”

  “你逻辑板块大概或许是出问题了。”莫辞遐随手拿起一把枪比了一下靶心,一枪命中,然而人没压住枪,倒退了几步。

  “反正这里子弹多,够你练练了。其他的顺手的武器也挺多,好好开挖开挖吧。啊对,我在十三号会发动一次大停电,先预告一下。”

  然后她消失了。

  s..book58584276526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现莫无名');;